裙子不是转变的开始,而是过程

十个月了,我总是喜欢素颜,穿中性偏酷的衣裤,包里除了纸巾、耳机、笔和手机,就只有一只km的纯红色口红,那是唯一犒劳自己当个女孩的礼物,好像除了熬夜之后唇色苍白时才会偷偷用上,其余时间,它只能静静躺在我的包里。

前段时间,我们经理在与我闲聊时旁敲侧击,总是提醒我老大不小了,该爱美,该化妆了,我不以为然,觉得不管浓妆还是淡抹,对于我的脸,都是一种负担,而且,我并不觉得那些厚妆。当然,为了提起气色,我的口红还是会需要的。

今天,我穿起了裙子,这是约定,我说过下次见面要穿裙子的,总不能失约吧。不过,好像穿裙子也很舒服。这是一条米色的长裙,年前买的,那会儿是秋冬天,有点凉,但不至于冷。逛衣服的时候,我让导购员随意帮我搭配,看着不错就买,她们比我更专业,更能拼搭。

很羡慕那些穿得漂亮的人,自己却不会打扮!我这是在矛盾地自我批评么,每个人都爱美吧,我却还踏不进去装扮的世界。上大学时,两个闺蜜都很会穿衣服和化妆,我总是素素的,走路布鞋大阔步,穿衣黑白无亮点,自夸潇洒带风,却忍不住多看一眼那些漂亮的人。

开始上班后,开始日常处得好的两个同事,也是原始之人,工装褪去,也只不过平常牛仔,了无美感。我好像找到了归宿感,在这个小圈子里,大家都是一样的,不重装扮,挺好!

深圳这个大都市,快节奏、人员流动大、灯红酒绿,等等,各种形容词,很赶时代。而我,开始觉得自己就是个底层蝼蚁,蜗居在公司包住的小房子里,有男有女,说干净,但却又存在着让我浑身发麻的蟑螂,说不干净,但相比其他,却庆幸这个公寓里一切都挺有序,起码每个人都管理好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我除了不常接触灯红酒绿,快节奏和人员流动快是非常让我感触深刻的。一眨眼十个月了,在此间,我送走了好几批勤勤恳恳的人,有实习结束回校的,有换身份转到别的分院继续努力的,有结束拼搏回故乡建立家庭的……

现在,我身边的同事除了几位主干人员,都已物是人非,而我能够很轻松地适应这种不可控的变化,这得益于我早年的独立和独行!

可以很开心地说,用真心换共事同事的友好相处,是一种简单的方法。我很幸福,且在这种氛围中,我越来越舍不得离开,把院长当成了想要追随的大哥,两个医生也亲得很,总会尽心尽力为他们护理好病例。

扯远了……一条裙子!容易拓展,无穷无尽,且回归中心吧,要说说被影响的爱美之心。

我的上铺,是一个每日都打扮的人,尽管牛仔裤加t恤,也会带个淡淡的妆,店里的人都很喜欢她,一则是美丽,再则是开朗,是个纯粹的开心果,能够逗趣周围人。

刚开始接触她,我很不主动,而她也更偏向跟男生相处,是毫不避讳的性格,各种嬉皮打闹,甚至互动手脚。起初我是不理解且特别反感这种没有底线的行径,对于我这种安分守己,男女有别意识强烈的人来讲,我跟我上铺是不会有更深交流的。

事实证明,我被影响了,而且层度挺大的,我也开始跟男同事们“玩”,开开心心,偶尔小打小闹,不亦乐乎。而这种相处模式,更加深了我们同事间的感情,多了一份友谊。

除了开朗,我也开始关注起买衣服买高跟鞋买化妆品买包包,好像是女性的天性使然,逛街时总是觉得自己的少点什么,于是买了很多当时心动,而后用不上的东西……

我要表达的主题已经模糊不清,也许是时间会让想法发生转变吧,我已经忘记了起初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写到后面,就想着多记录一些,毕竟时隔半年了,好不容易打开这个APP进行写记录。

但是半年挺长的,那细细碎碎的东西,以及不同时间段的情感变化,要一一去写那就太多了,写不完的,就记在心里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