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上到底有个什么鬼?

夫妻关系写作营,4月11日。

久久的写不了作业,看着大家各式各样的体验和感触,我像是个不食烟火的外星人。别人的日常与我少之又少,我一直唱的是独角戏。

前几天晚上,我在厨房做饭,大宝做作业,稳住小宝不去打岔。与此同时,队友坐在房间看手机。我内心非常希望他的分担,希望他陪着小宝练钢琴、讲故事、画画什么都行,让他不去打扰哥哥作业就行。同时心里也升腾出这10年不被看见不分担的委屈,还夹杂着多年来求助无果的失望。于事带有情绪、故意问

我:“睿林,你爸爸是不是在看手机?”

队友咆哮:“关你屁事”

一场战争,把门也踢烂了(踢的时候不心疼,房子要马上要翻修的)。这样的剧情经常上演。

往常我的情绪要低落一段时间。从两周,到一周,到三天,这次一个晚上基本上恢复平静。

至今记得,领完结婚证当晚兴奋到失眠的悸动,独自一个人太久,噬骨的孤独、无依无靠化生出对家的朝圣般向往。

一晃十年,我像个单肩挑子一头热。像个满腔孤勇的战士,在队友只有工作、没有生活的状态下,孤军作战没有后援,终敌不过锁粹生活的林林大军。从1个人的孤独跌入了2个人的孤独。

我内心渴望温暖的拥抱、良善的语言,温存爱意。渴求而不得,异变为愤怒指责,激烈争吵。应景也好、息事宁人也罢,哄我也罢,想恢复家庭运转功能也罢,在吵架完之后,队友会短时间内“满足”我的需求。“抚平”我、生活秩序得到了保障,队友回复原态。相安无事的日子,又能继续一段时间。再爆发,再循环,一晃过了十年。

也正常平静的表达过我的需求,这种“不痛不痒”的方式,队友是不以为意的,会有一大堆的工作上的理由。

用工作解释生活,队友用了10年了。他越解释的壮志凌云,我就跟更加的上霜冰冻。比如机构从一家开到两家三家,我没有随喜的心情,因为很清楚:新生的小家庭会得到更少的心力、陪伴;更多的工作情绪带回家;不变的是我没有工资、物质生活不会改善。

逐渐形成了“相爱相杀”的怪模式:我负面的表达需求,才会被重视被看见,才会有短暂的满足。可是,这终究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热情就这样的消失殆尽。我很想结束了。我冷却的比队友还早。我甚至分不清楚他是在意我本人,还是依恋着我维持的家的功能。

我相信因果,现在是我召唤而来应得的。这样的磨励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呢?我为什么一次次的召唤来这种果呢?近来有个让我自己都吓一跳的觉察:❶我是个有社会使命感、有英雄情结的人。尽管现实差强人意,总期待着自己可以发光发热、造福于人。这就决定我不会轮陷在霸道总裁、玛丽苏之类。(会偶尔神游一下,平衡一下满地鸡毛的现实)。我“允许”队友用工作的态度解释生活达10年之久。他用工作的眼光“挑剔”生活中的我,七年的居家生活,油盐酱醋、孩子的屎屁尿没有将我淹没。❷我是个越挫越勇的人。在特别急切、特别繁忙时会迸发更旺盛的生命力。(爆发完之后,会虚脱,需要休养)队友正是完美的“磨刀石”,保持我的锐利。

这样的方式太激烈了,损耗生命能量。我不想再要这样的模式了,把耗费在争吵~愤怒~低沉的能量用在我想的事上,很美好啊。

现在开始练习,愤怒时关注自己的身体,关注呼吸,问内心到底需要什么?想要的爱先自己给吧。读书、唱歌、散步……让自己开心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说你要给我一颗糖,我等啊等啊,望眼欲穿时你竟然说是骗我的,或者说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明白我那失落的心情嘛。不要给...
    环盈阅读 197评论 0 0
  • 今天,上午的时候上课的状态不够好。因为顾虑着幼儿园的事,一直想着想参加毕业晚会可幼儿园又要加班。我的天使也...
    请叫我小嘟嘟阅读 126评论 0 0
  • 铁角蕨(Asplenium trichomanes),是铁角蕨科铁角蕨属的一类中小型蕨类,铁角蕨喜温暖湿润环境,生...
    绿汀阅读 20,947评论 5 7
  • 我们在使用科技产品时,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经常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升级。升级有时候并非一个独立的步骤,而是一个牵一...
    聊点科技阅读 415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