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毛蒜皮

今天早上一如既往的~~忙~碌!

六點起床準備早餐,衣服丟進洗衣機,洗漱自己,再用一個晚上積攢的精力——叫醒兩隻娃娃——聲音一遍比一遍大,溫柔的,急促的,威脅的~

是不是很熟悉,熟悉的不值一提,連我在輸入這段文字時,才寫下‘衣服丟’三個字,後面‘進洗衣機’都自動跳出,手機都知道我做了日復一日的事。

在娃邊吃早餐時,我幫她梳頭髮,伴隨著她的哀嚎聲,我忍耐的完成。這空檔還得提醒吃完早餐的老二去穿襪子。

催促中想起老二的藥還沒吃,迅速的將藥水配好藥粉遞給他,我端著一杯水侯著,看著他把藥水從右手換到左手再換到右手,然後—掉—在—地—上,沒錯,我應該直接喂到他嘴巴,可是,他每次都會把頭偏的遠遠的,一定要自己吃。

看著時鐘的接近,撒掉的藥讓我爆發,我大概像瘋子一樣罵了他一堆話,還發現他居然沒穿襪子,剛才去房間只不過戴上了他昨晚做的眼鏡,在罵聲中他倆迅速的整裝完畢。我又和昨天一樣,在一堆趕著上班的車流中爭取每一秒中。

昨天才在告誡自己,一天罵小孩不可以超過三次。一大早就這麼用掉一次。

回到安靜的家,在曬衣服時,感覺喉嚨很不舒服————剛才真的罵太大聲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