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记忆—高中篇(80)

二斌其人

“老宋,明天周末,上午咱们上外头吃(shi)炒饼呗,去不去?我请客。”看完戏的宋南极被身后的张二斌招呼着。

张二斌是个个头很高,类似于《爱情公寓》里边的关谷的一个人,不但是相貌像,瘦高,眼镜,长发不分,连口音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不要误会,张二斌同学不是日本人,他那口齿不清的发音主要是因为年少时曾经受过伤的嘴唇。据他自己透露,自己这个乍看之下有点像唇裂的嘴唇其实是小时候爬树一不小心摔下来碰到石头上摔的。

张二斌除了说话不利索,走路也有点弯腰驼背。但是喜欢打篮球的他还是投得一手好篮,姿势标准,准确性很好,就是出手速度有点慢镜回放的意思,而且必须得先弓腿弯腰准备一番才能发射。

除此之外,张二斌深受好友紫龙影响,也喜欢喝两口。

“吃炒饼?你请客?”宋南极口水又差点流出来了,“你是有啥喜事吗?怎么突然想起请我吃饭来了?”

二斌抿嘴一笑,拍了拍宋南极的肩膀说:“老宋,咱们啥关系啊,请你吃(shi)个饭还需要理由吗,呵呵。”

“二斌,咱们啥关系啊,请我吃个饭还需要理由吗?”一边的紫龙顺口接上了,“老宋,明天二斌请咱俩吃饭,你就别推辞了。”

“唉,真是,好吧,看二斌这么诚恳,咱也不好意思不答应啊,同去同去。”

第二天,天朗气清,三个人骑着自行车出洞了。

“二斌,咱去吃个炒饼骑自行车干啥啊?”宋南极出门的时候问。

“放心,我又不会把你们给卖了,嘿嘿。”二斌扶了扶金丝眼镜,有点诡异的笑着说,“先带你们去吃炒饼,然后咱们顺带着再干点别的。”

“干点别的?”

宋南极和紫龙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在县城每人吃了两块钱的炒饼,三人一行就骑着三八自行车开始一路往东。

在一条马路骑行二十分钟,穿过了一个村,翻过一个坡,越过一座大桥,再过一个村,又穿过一片树林,最后上了一个颠簸的土路。

“我刺儿,不对啊二斌,你这是干啥呢,要领我们上哪儿啊?”宋南极擦了擦汗,抬起屁股让已经湿透的裤衩风干一下。

紫龙帅气的发哥式分头也已经凌乱了,“二斌,我怎么看着这条道儿有点眼熟呢?”

骑在队伍最前边的二斌回眸一笑,半媚生,“对,紫龙,你说得对,这条道儿你走(zhou)过。”

“哎呀,我想起来了,这是去你家的路!”紫龙惊呼一声。

“啥玩意儿?”宋南极一个不留神前轮撵到一块大石头上,差点没跳沟。

二斌停下自行车,大长腿拄地,对俩人说:“今儿个给你们个惊喜,到俺家请你们搓(chuo)一顿!”

宋南极推着自行车,靠边停下笑着说:“那感情不错,俺们这么多汗也没白流。对了,你家还有多远呢?快到了吧,我感觉咱们这得骑了有一个钟头了。”

二斌还没开口,紫龙率先说话了,用以往都没曾有过的语气,“快到啥啊,他们家还远着呢,咱们现在这才刚刚走了一半。”

看着很壮,其实很虚的紫龙大气喘着,俨然是一个提前衰老的周润发。

“一半儿?”宋南极闻言也是一惊。

二斌面不改色,依旧笑眯眯,“唉,这事没提前跟你们说怨我。这么着吧,你看你们要是嫌远那咱们现在就回去。不过我事先说好了,昨天我给我娘打电话叫他提前弄俩硬(ning)菜,什么鸡鸭鱼肉都不在话下。对了紫龙,还有你最(zhui)喜欢的啤酒。不过还是看你们,要是觉得远咱们现在就往回返,反正也就是二十里地,去俺家也还有这么远。”

宋南极,紫龙对视一眼,相顾无言,唯有汗满头。

“二斌,你小子平时看着挺老实,没想到也这么阴。算了,都走了一半了,就这么返回去忒不值当,还是去你家吧。”

二斌的家在距离X高中约五十里地的一个小村庄,宋南极不知道具体的名字,暂且称之为张家庄吧,谁让二斌姓张呢。

接近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三人终于带着二斤汗水抵达了目的地。

张家庄村南就是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溪,百十来户人家分成五排整齐的坐落在一片槐树杨树群众。大街上很干净,而且修的是水泥路,骑在上边倍感舒适。村里几乎家家红砖绿瓦,瓷砖点缀,有些人家门口还停着小汽车,一看就是比较富裕的村子。

二斌带着俩个同学最后在一个黑漆狮口大环门前边停下了。

“俺家到了,就是这(zai)儿。”二斌下了自行车,冲着过道就喊,“娘,我回来了。”

宋南极穿过过道,进到院子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满面笑容,烫卷了披肩长发的中年妇女围着做饭的围裙冲了出来。

“哎呀,你们可算来了。这一路过来可累坏了吧,呵呵。来来来,先洗把脸擦擦汗。”二斌的老妈说着抬了两个脸盆过来,放在手压井前边就要给他们接水。

“大娘你别忙了,我们自己来就行了。”宋南极和紫龙说着就抢过了脸盆。

二斌母亲笑着说:“那你们先洗着,我去给你们泡点茶水喝,呵呵。二斌,你们洗完了就领他们到屋里先看会儿电视,我还有俩菜就弄完了,你爹等会儿应该马上也要回来了。”

“知道了娘,你先去忙吧。”二斌答应了一声便将身上的衬衣拖了,露出一身白白净净的排骨。

“俺们村早就用自来水管了,没想到你们还是用这手压井,不过我喜欢这种感觉,哈哈。”宋南极压的起劲儿,眼看一个脸盆的水就要溢出来了,赶紧伸嘴巴过去接住咕咚咕咚一阵牛饮。

手压井用的全都是地下水,绝对的清凉解渴。

“爽啊!”饮水完毕的宋南极轻喝一声,似是要把浑身浊气和疲乏给震走。

“哎呀老宋,你这身子骨就是硬朗昂,骑(xi)了这么久自行车还这么龙(rong)精虎猛的。”二斌笑着把另外一个金鱼戏水脸盆换了过去。

“那是,也不看看咱是谁,哈哈。”宋南极大笑,然后一脑袋钻到了整个脸盆里边。

“哎呀,老宋,你这也忒蒙了点吧,小心呛水。”一旁的紫龙看着有点胆战心惊。

二斌一捧水朝紫龙泼了过去,“紫龙,你看你白长那么大个儿了,也跟人家老宋学着点啊。”

“哎呀!”冷不丁被泼了一身水的紫龙惊叫一声,像个被侵犯了的小闺女似得躲到了五米开外,“二斌,你干啥?别泼行不行。”

“不行,出了一身臭汗你不洗洗啊。”二斌说着又一捧水泼了过去。

“就是,反正也早就湿了,把你那T恤脱了呗,龙仔?”宋南极把头从盆里捞出来,帅气地甩甩长发,摸拉一把脸,也捧起了水朝紫龙泼去。

“不,俺就是不脱。”紫龙誓死守卫着自己的处子之身,在对方的水幕攻击下兀自凌乱,却毫不妥协。

二斌的母亲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前台上,看着院子里嘻哈打闹的三个人,满眼笑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拳皇争霸 “我从你们起的名字上就能看出来。你看,你叫啥啊?老鼠。人家卢红苗呢?卢红苗,卢红喵。喵喵喵,那就是一只猫...
    MJ老段阅读 284评论 4 5
  •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宋春海脸上几道已经凝固的血痕很是扎眼,头发上原来的头皮屑已经被一层黄土覆...
    MJ老段阅读 116评论 3 4
  • 看着微信圈他们光鲜亮丽的暑假——到处旅游、美食、学习新技能啥的,不是不羡慕,但一想到一个圈子甚至一群人的集体活动…...
    AliciaWong阅读 593评论 0 1
  • 感谢你我的爱人 我的爱人 漂亮的姑娘 你对我的爱 像大海一样深 包容着我的一切 在你面前 我可以像...
    寻食阅读 210评论 0 0
  • 1.猜测别人的意图显然是不对的,装作小白兔多好,一脸的蒙然,意思是说:我什么都不知道,颇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 ...
    宁致儿阅读 93评论 0 0
  • 先说说怎么区别场内基金和场外基金。 什么叫场外基金?就是你在银行、基金公司的网站、证券账户的基金理财栏目申购的基金...
    这才是真的帅气的昵称阅读 19,259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