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道儿,那妮子又回来了

96
淘米日记本
2017.09.07 22:17* 字数 1720


转眼,从北京回来已经一个多月了。在这一个月里,亲朋好友们对妮子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咋就突然回来了呢?”,刚开始,妮子还能清醒地回答说“在北京吃不惯,想家了,就回来了。”后来被问的次数多了,妮子自己竟也茫然了。是啊,咋就突然回来了呢?

最初辞职的缘由早已不记得了。印象中,结束北漂,之前不管是生活上,还是精神上,都经历了一场劫难。在这场劫难中,妮子痛苦,挣扎,不舍,地块,一意孤行.......除了不管妮子做出怎么的决定都一如既往支持她的闺蜜,其他人都不能理解为什么妮子突然就闹着要回家了。为什么这妮子的北漂之路刚走上正轨,就吵着要回去了?是的,在大家眼里,妮子的工作我所在的团队,似乎都还不错,领导对妮子寄予厚望,同事待妮子如家人,室友对妮子更是照顾有加。可妮子竟抛下这一切,义无反顾地回老家了。

人在世上的五重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人与世界的关系、人与工作的关系、人与自己的关系、人与神的关系中,表面上看来,妮子与工作、妮子与世界、妮子与同事、朋友的关系似乎都还不错。工作中有快乐有满足,与人交往有情义,北京是一座包容力很强的城市,这个小世界接纳了不怎么地的妮子,妮子与它和平共处。但这五重关系中,妮子与神的关系破裂了,随之而来的是妮子与自己的关系也紧张起来了。

在结束北漂之前的两个多月里,妮子的读经情况都很不好,断断续续,在离京前半个月里甚至已经不读经了。没有圣经的教导,妮子心里的感动很快就枯竭了。随后,妮子就被这世界拉去了,妮子思考问题时不再祷告,做选择时不再以福音为第一决策凭据。妮子开始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思意念做对自己影响很大的重要决定。

也就是这时,妮子决定义无反顾回老家。当元勋弟兄劝妮子时,妮子哭了,因为妮子发现自己的处境很悲哀,妮子在做重大决定时竟然把主抛在了脑后。可即便是这样,妮子仍然一意孤行,妮子发疯似的奔跑,逃离......

妮子不敢面对神,妮子除了因着道义的约束,每周参加主日礼拜外,其他方面没有一处有真基督徒的样子。妮子开始怀疑,怀疑自己不是真的信。这两年来,妮子心里的感动,是真实的,妮子所付诸的行动也是真实的,可妮子似乎从来没有自己挨着捋一次耶稣为自己死为自己复活这一重大事件的真实凭据。妮子问自己,你怎么就信了?有哪些客观的凭据证明耶稣的死和复活是真实的吗?妮子懵了,她一时之间竟找不到客观的凭据。妮子脑海中有许多“正确答案”,只是,妮子清楚地知道,那是别人告诉她的,不是她自己发现的。

妮子对自己失望极了,因为她发现自己可能没有真信,同时还发现自己是一个很不靠谱的人。

妮子带着几乎绝望的属灵心态,和倔强地属世心志,头也不回地踏上了回家之路。不敢和大家告别,因为潜意识里,妮子认为自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逃兵。

写到这里,也许很多人会以为妮子后悔了。后悔这么草率地结束北漂。说真心话,我没有后悔。

一个月前的妮子,状态极其糟糕,甚至无法与自己好好相处。所以,停下来,重新审视自己,重新确认信仰,这是必然的。

回到成都的这一个多月里,妮子确认自己是真信的。因为妮子对自己的罪是那样的无力,面对那位终极的审判官,妮子心里的恐惧也是真实的。那一位的话语,对妮子一直有效,妮子听,妮子信,妮子行。

可这妮子难道真就甘心放弃一切回家养老?

妮子不甘心,妮子骨子里就有一股不服输的劲。

只是这种劲儿已经变了。从两年前刚去北京那会儿,为多学一门技术,为了在职业生涯有更好的发展,当然也为了名与利,从对这个世界抱着许多期待,到听福音,信福音,意识到福音才是宝贝后,对这个世界对自己的期待就少了许多。很多时候,发觉人活在这世上,不过是混吃混喝等死。有钱人是这样,穷人是这样。健康的人是这样,生病的人更是这样。正如圣经中说的那样: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

不管在这个世界上活得光鲜亮丽还是无比卑微,到最后都要面临一个结局:死亡。殊途同归......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后还有审判。在那圣洁公义的终极审判者面前,我能坦然无惧吗?

不能。

妮子不服输,妮子要在信仰上扎根下去!

妮子不断地提醒自己,以前没时间看的书,没时间逐一确认的事实,没时间整理的笔记,在这养老等死期间,要完成得彻彻底底。

妮子不服输,妮子要为将来预备,妮子不要当逃兵,妮子的信,绝不是徒然的...

妮子知道,神必然不会抛弃她...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