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姐,不红了

写在前面:

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而已集》

如果有延续,我看到则是上流社会的觥筹交错,权权交叠;中层资产阶级的矫揉造作,向上突破;而底层的挣扎困难,常想生活。

上层不知下层之辛苦,因而可以摇着红酒杯可耻地说“何不食肉糜”;下层没见过世面,拽着工业酒精哀嚎着“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唯独中层的,有机会触碰到上层,又不愿再把脚踏进下层,故而举着手悬挂在空中,不敢松开,最是难受。

难受的还不止于此,因为长达千年的意识形态都是把下层培养成中层,再消灭他们。活,是可以活,只不过是按亿分之一的几率冲破关卡,到达上层“受精”而活;还是直接撒手,一朝回到解放前而活;但我相信,大部分的人是积极向上的,背后也是艰苦的。

不信你且听听这些故事,起源于下层群众的生活。



                    红姐,不红了

我想不带任何主观评判的思维去写她,有时候直视一些群体,不悲悯,不嘲讽,似乎这样才能心平气和。

红姐的店开在桥下的小巷子里面,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这个地方已经变迁了很多。

二十年前这里是当地最有名气的红灯区,每到夜晚,发廊外面的彩色灯条就会被“红压压”的一片灯光替代,而这种标志性的地域特色,在每个城市中都有,见怪不怪。

从社会学的角度看待这些社会群体,有她们潜在的意义。

我曾经听一个警察朋友说一桩案件,关于扫黄,把当天夜里抓获的几个中年妇女带到派出所审讯,他按照一贯的讯问套路问话,当坐在对面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说出:

“警察大哥,难道你们不该感谢我们这些工作者吗?正是有了我们这种隐形群体的存在,社会上减少了不少的强奸案。”

当时朋友语塞,虽然一码事归一码事,但是这句话还是让他们深思很久,在他们业界里,或许是见得太多麻木了,他说并不带有色眼镜看待她们,扫黄的重点是另外一个大的忌讳,这里省略掉。

图片来自网络

红姐吸了一口手中的爆珠,风情万种地撩了撩微卷的毛躁发尾,叹了口气。我能想象得到她年轻时候的模样,虽然她现在也不显老,桃花眼笑起来很迷人,我知道她的长相很讨男人喜欢,二十多年前她的性格还很温顺,脾气也好,男人,不都吃这一套么,即便是装也要装得温柔。

说起那时,红姐在这个地区小有名气,生意算的上是最好的。她说:“你能想象得到吗?当年姐算是舞厅的头牌,一年下来还能挣不少钱。”

噢,对了,二十年前她还没有现在这么落魄。

她说,有一年去了小榄,那个时候正是某行业高度发展的时候,更多的人在东莞,八十公里外的小榄风气不见得比东莞差。

当然,红姐长得很漂亮,那个时候的圈子基本上和现在的网红圈子差不多,都是一带一窜把客源搭建起来。

初到小榄之时,红姐还没有完完全全下海,而是跟在一群小姐妹儿熟悉当地市场环境,养活自己的手艺不过是靠一天下来的按摩费用。

她说一双秀气的手,开始变了形,而且自己发现指尖的力度越来越大。

“生活很难的啊,当你的姐妹儿们都开始穿当时最时髦的衣服,用最贵的香水时,你很难不受影响的。再说了,这个地方,瓜田李下,做不做回去都是一样。索性就做了,不过我不出台,就是陪酒。”

她如此轻描淡写地说着二十年前下海时的想法,现在看上来已经完全无所谓了。

决定入圈的那个月,小榄的首富看中了她,不用说首富有家室,离婚这种事情是完全不可能,至于包养,倒是轻而易举。首富说只要红姐给他生个儿子,马上就买房买车,因为首富看中的就是红姐的相貌,跟她生个娃儿,肯定长得不耐。

我在想,原来男人在寻求好基因这件事情上,一点不比女人差。

“那你答应了?”

“哈哈,没有!”红姐吸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踩在地上,熄灭。

我诧异地看着她,奇了怪了,做这行不就是为了找个金主,走上康庄大道吗?

“哎,那个时候的想法不一样,即便是做了不正当的职业,也想要甜蜜的爱情的。”

也对,二十年前她也还是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初恋这种神圣庄严的事情怎么能轻易就交给一个金主的,不过说到底,她并不喜欢这个金主罢了,如果喜欢,那又是另一回事。

“你知道吗,可好笑了。他把我从小榄带到深圳,让我去见最繁华的商场,吃顶级的餐厅,完全没把我当成下三滥。甚至是带我见他朋友,就说我是他女朋友。有次饭局,他老婆来了,我刚要起身让开,被他一把抓住,就让我坐在他身边,哪里都不准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是,她还是拒绝做他的情妇。

”我胸都没让他摸到一下!“

红姐笑了,眼角的鱼尾纹更深,她的牙也有些微微发黄。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可爱和骄傲。

喜欢红姐的何止这个小榄的首富,还有其他的老板,做外贸的,做矿业的,家里除了有钱,还有权,当然他们不全都是已婚,也有单身的。还有无数的小靓仔跟在身边,叫你姐姐。

那个时候酒吧不叫酒吧,也不叫KTV,而是迪厅,蹦迪的,花式喝酒的,摇骰子的,玩法跟现在差不多。

“就没有遇到一个单身的金主?让你心动?”我问她。

“心动得了吗?大家都知道这个圈子,谁会真正把你带回家?何况他们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外面包养再多,这种男人被夸为有能耐,但是你把小姐带回家,那这个男人就是真的怂。”

这倒是句实在话,只不过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或许有人抨击她没本事,有些人骂她不要脸,但是人红姐就是靠自己吃饭,哪来这么多道德绑架。

后来她说自己爱上了一个男人,她自认为那个男人老实普通,还说为了证明自己虽然在海里浮沉,但是自己身体是干净的,直到把处给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才相信她并且跟她交往。不过前提条件是,她的工作要转变,因为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女人再去从事这种被称之为“肮脏”的工作。

上岸后的生活,真是千差万别,除了收入的缩减,生活质量的下降,那个男人的本性也开始暴露出来:贪玩,嗜赌。

男人一旦沾上赌,下场都很惨。不过换个角度看,其实很少有女人真的拎得清楚感情和生活,特别是年轻的时候,都是冲着“有情饮水饱”的感性生活去,所以到了后面,自己真的被生活蹂躏得面目全非。

红姐就是其中典型,她喜欢的这个男人年龄本来就比她小,更多是时候,红姐像带个儿子一样对待他,得到的回报,只不过是那些甜言蜜语,真是害人。

“你那时懂得及时止损就好了。”

“什么是及时止损?”红姐看了我一样,她文化不怎么够。

“就是,就是早点跟他分开。”

说到这一点,红姐倒是有些泪目。想过归想过,但是感情这事情,真的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红姐说,黄河倒是没见到,只是在河边坐了一晚上。

没过两年,红姐发现这个男人不断地向自己要钱,那个时候存下来的几万块钱简直算得上是一笔巨资,回到一个小县城买一套房子是不成问题的。

“有天,他包着手指回来,躲躲闪闪,一开始他说没事,后来我才知道他赌博输了不少钱,欠着人家黑帮高利贷,被剁了手指。”

“呵,像极了当年的香港电影啊!”

“你以为呢,那些电影不过就是事实素材加工罢了。”

追债的找上门是,那个男人居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关键时刻,是人是狗的本质才能暴露出来。红姐被一群人天天骚扰,生活简直没有办法继续。

她找到上岸前的那些小姐妹,求她们帮帮忙,涉黑的事情大家本身就很反感,帮她摆平这件事的人已经不得而知,红姐说她想过是不是小榄的那个首富,或者是当时追求她的某个人,但是她没有再去联系他们,自认为丢脸。结果就是花了钱,买个安稳,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走不出来,觉得人性怎么如何黑暗,我在小榄的一条河边坐了整整一晚上,想死又不敢死,可是最后我还是没有死。“

就像现在的人说的,死都不怕,还怕生吗?

的确,在这件事件之后,红姐像变了一个人,往日的温桑,天真没了,变得开始势利,她重回“战场”时,她已经二十好几了,相比起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她这个年纪,原先的姐妹儿们有的上了岸,也有的当起了“鸡头”。

“我就这么耗了几年。存了点钱,就回来了。”

这样几年的经历,从红姐口中说出来,已然是云淡风轻,可是想起当年的一些事情,她那些爱恨情仇全都积压在了心底,会不会再次掀起涟漪。

做过夜场的女人,最终的归属就是回到家乡,找个老实人嫁了;一种是没有人知道你曾经的经历,让很多不光彩的过去腐烂在肚子里,就这么傻傻陪着这个老实人,还有孩子,过完下半辈子。一种是完全脱离不了行业的气息,即便回归故里,也还是重蹈覆辙。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然,红姐属于后者。

她也结婚生子,但是好像很多不幸都在她身上发生,老实人是找到了,也生了一个娃,不过前些年这个被红姐叫做老公的老实人生病死了,儿子被养在乡下,孩子不知道母亲在做什么。红姐也尽量不让他出现在自己工作的地方。

即便是这么小小一间门店,被覆盖上的也是看起来正儿八经的按摩店。

“我现在唯一的寄托就是,给他存点钱,最好的是他这辈子都不知道我的工作。”

她重现点燃一根烟,二十年前的事情已经淡忘了,这些年的经历也让自己麻木不堪,很多人觉得这样的日子应该提早结束,或者被某些道德绑架抨击一翻,毁于一旦。

但红姐还在坚持地活着,我问过她有没有想过死。她说,当然,无数个夜里都曾想过自杀了解,生活真的TMD扯淡了。

“你现在活的开心吗?”我问她。

“大部分时间是开心的,说实在,我觉得现在的我比过去有底气,我这店,想开就开,想关就关。我想做谁的生意就做,不想做就让他滚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突然洒脱了,人生就通透了。

我很难想象没什么文化的她居然说出这么意味深长的话来,原来不管你的学历如何,知识面多广,有些人生的本质,归根到底也是从混沌到通透的过程。人人都可参透,看得是时间和阅历罢了。

“哎,我经常看电视,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闹自杀,问原因呢?要么是失业,要么是失恋,当然,红姐我当年也这么犯傻过,不过有时候就是恨一口气,老娘要是就这么死了,听不划算的!“

红姐笑了,想想也是,二十年的艰难困苦都过来了,虽然她还在做着本质一样的工作,但是可见日子是有些好转的,既然自己都不在意人家的眼光,就没有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心理障碍。

活着,如果人生49%是悲伤与痛苦,那么还有51%是快乐与希望。哪怕仅仅是多出来了1%,那是长存下去的理由。

红姐的那1%或许是乡下的孩子,或许是心里认定的就这么死了不划算的糊涂账,总归来说。

活着,比死了好。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8,11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963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897评论 0 240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805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208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35评论 1 21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97评论 2 31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93评论 0 19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215评论 1 24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77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88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25评论 2 25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71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5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807评论 0 19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44评论 2 27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455评论 2 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