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过许多种类的花,还是最难忘珞珈的樱花🌸

有关珞珈樱花的记忆。

一、江城有珞珈,三月落樱花

前几日有朋友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张夜色下的老图樱花,我才意识到原来又到了三月樱花盛开的时候。

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外地工作的小伙伴趁周末回学校看樱花,我因为家在本省,平时有机会回学校,倒不会再专程回学校赏樱,但珞珈人普遍对樱花的敏感也让我想起了自己与樱花的过往。

二、樱花:盛时极灿而凋谢极猝

学校有许多花,樱花、彼岸花、梅花、桂花、石楠,但还属樱花最负盛名。

樱花中有日本樱花、山樱花、垂枝樱花和红花高盆樱花,但花姿最美最受关注喜爱的还是日本樱花,尤其是老斋舍下的日本樱花。

樱花以及日本樱花曾是这所这所学校、乃至武汉近代史的一部分。

日本樱花生长于珞珈最具代表性的民国建筑老斋舍下,樱花树与建筑齐高,冬天还是满树枯枝,三月春雨一来,树枝上便开始长出花骨朵,在某个晚上,花骨朵舒展成有五个花瓣的樱花,满树繁花白日下耀眼,夜色下如幻,和背后的老斋舍构成独具韵味的珞珈樱花风景。

老斋舍下的樱花是不需要绿叶衬托的,花与叶共存,樱花盛开极猝,凋落也极猝。樱花的花期只有2-3周,三月下旬,一场大雨后,满树的花瓣坠落,到4月出,樱花树长出叶子,樱花的花期也就彻底结束了。繁盛地开、决绝地落,是为樱花姿态,也正是这种姿态显出它与其他花的不同。

情人坡台阶上落在地上的樱花,手机自摄。

后来在广州的春天,满街的木棉花让我十分钟爱,一直不知道原因,现在想来,大概因为木棉花和樱花一样是开在高高的树枝上的花,高度不俗,大概因为木棉花和樱花一样是朵朵红花盛开无需绿叶衬托,大概因为那时的木棉花也和樱花一样以极美的姿态坠落满地,不忍卒拾。总之,它和樱花太相似了。

三、樱花是珞珈人绕不开的记忆

樱花快要盛开的时候,每天上课经过樱花大道都会抬头凝望樱花树,看上它什么时候结花骨朵,什么是时候花骨朵会开花。

樱花盛开后学校里更是热闹非凡,市民和外地游客都赶过来看樱花,学校里有人如织,前几年高峰期曾达到一天20万人,校车改道,小摊聚集,平时5分钟走完的樱花大道需要花半个小时挤过去,为了不迟到,我们只好绕小路避开人群。

樱花是珞珈人的记忆,经常有已经毕业了、已婚生娃了的校友带着家人来学校赏花,还有在学校待了许多年的老教授仔细的研究着樱花的花期,学生们在樱花盛开期间给游客当义务导游,向游客讲解樱花和珞珈的历史,在校的学生也免不了带着亲朋好友来校赏花。

四、我的樱花记忆

(以下图片均为当年自摄)

在学校的四年一共看过三次樱花,那时没有纪念意识,加上游客总是太多,竟然没有留下在樱花下的照片,就像我在老校门拆之前都没有要去跟校门留影一样遗憾。。。。

第一年樱花盛开时带着在武汉的高中好友在学校赏花,那次赏花也是我们少有的齐聚首,之后大家见面变少,毕业时也是四分五散,现在有的快要结婚了,有的已经当妈了,有的已经没有联系了。

樱花全景。

抬头便是满树繁花。

赏花人摩肩接踵。

路边售卖工艺品的小贩,樱花盛开期间也是外来小贩、赚零花钱的学生的绝佳时机。

一位长相很古希腊风的外国友人,目测身高2米,学校留学生很多,有可能是留学生。

此处省去我和小伙伴的合照。

第二年樱花盛开时我们正在上摄影课,摄影老师让我们去拍樱花,于是,我们每个人扛着一台尼康D80去拍摄了。

那时的我对单反拍摄除了焦距、白平衡、大小光圈外一无所知,所幸是,樱花够美,还是能拍出几张像样的照片来。

第一次出去拍是阴天,拍出的照片都比较暗。

成簇盛开的樱花。

长在树干上的樱花。

盛开的樱花和尚未盛开的花骨朵。

当然也省不了学校建筑随手拍,藤蔓缠绕的行政楼。

空气中的彩色气泡,by某个小孩。

光线对摄影的效果影响很大,两天后天气晴朗,我又出去拍摄了。

出发拍摄之前试效果,我大珞珈果然哪儿哪儿拍都好看,又忍不住放图了,绝望坡下少有人居住的老宿舍。

天晴了,樱花也更亮了。


可以看出花朵上有光。

还有光晕。

远看樱花。

在樱花盛开期间来学校做肖像绘画生意的小贩。

售卖花环的少年。

在樱花树下拍照留念的母女。

赏花途中休憩的老夫妻。

和zz等一起作为志愿者带两个很少出门特殊家庭来学校赏樱,虽然活动是由武汉一个电视组织,但是还比较自由,可以感受到大家是真的逛的很开心,我也没想到我和这家的小朋友可以玩的这么快乐。

(此处省略配图)

除了拍樱花也拍了其他花。

某种不知名的花。

也拍了树叶,特别喜欢从下方逆光拍树叶。

忘了是什么树,红色叶子和绿色叶子长在一起特别好看。

樱花盛开的第三年去广州实习了,因此没有目睹樱花盛开,那段时间贝克汉姆还来学校了,不过也是看不到啦。

樱花盛开的第四年,在学校,没有再去专门赏樱拍樱花,只是在樱花快要凋谢的时候和朋友戴上我们现前很鄙视的花环,在晚樱树下合了影。

(此处省略合影)

四、何时再回珈看樱花

樱花是心中美丽的记忆,安静夜晚的樱花比嘈杂白天的樱花更好看,仍然记得,樱花盛开的晚上10点从图书馆回来,走在静谧的樱花大道,昏暗的路灯下,满树繁花,星星点点,明明没有花香,却闻到了空气中最美好的味道。

这是一份留在心底的美好。过往的都是历史,现在和未来才是重要的时刻,回珈,随时都可以约三五好友回去,最令人向往的方式当是像雷军师兄那样,成为一个对社会做出突出贡献的企业家,回家校企合作、纪念捐款。

(图来自朋友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