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沈从文《边城》

最近忙于处理一些琐事,译读《老人与海》暂停一周。

此刻坐在电脑前,突然想起听过很多次蒋勋讲《金刚经》里有一句:“不惊,不怖,不畏。”  听的时候,曾立志一定要把这六个字记在心里,可我其实一样都做不到。

断断续续读完了沈从文的《边城》,读这本书的感觉,就像看山间的明月,听江上的清风,总让我回忆起童年家对面山里,那种雨后泥土的清新味道,让人怎么闻都闻不够。

《边城》里讲的是一个叫茶峒的小山城里,血气方刚的兄弟俩同时爱上了情窦初开的翠翠,小说里没有一个坏人,但是没有一个人是幸福的。 明明知道是虚构的故事,可总想一定在某个时空里,曾经有过这样的爱。

整个小说的气氛一直是凄凉的,但是又不是让人那么透心凉的,因为总有希望,总有爱意深情,总有善良。

最近读了很多的小说,惟有这篇给我清风拂面的感动,文字简单淳朴,不造作,不华丽,句子短而有力,大爱这样的文字。

摘抄了几个打动我的地方。

细雨还依然落个不止,溪面一片烟。

到了家边,翠翠跑还家中去取小小竹子做的双管唢呐,请祖父坐在船头吹“娘送女”曲子给她听,她却同黄狗躺在门前大岩石上阴处看天上的云。白日渐长,不知什么时节,祖父睡着了,翠翠同黄狗也睡着了。

黄昏照样的温柔,美丽和平静。但一个人若体会到这个当前的一切时,也就照样的在这黄昏中会有点薄薄的凄凉。于是,这日子成为痛苦的东西了。翠翠也觉得好像缺少点什么。好像眼见到这个日子过去了,想要在一件新的人事上攀住它,但不成。好像生活太平凡了,忍受不住。

翠翠不作声。祖父又说:不许哭,做一个大人,不管有什么事都不许哭。要硬抓一点,结实一点,方配活到这块土地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