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一个人去了大梅沙……

昨晚七点下班,我一个人去了大梅沙。

准备第二天凌晨,跳海自杀。

没人知道,我去了那里。

我先坐的地铁5号线,再搭乘308公交。

下车时,我看到远远就是海边,海浪被灯光照的发白。

下车时,公交司机还撇头看了我一眼。

这一个多月来,我晚晚失眠,凌晨四点一个人醒过来。

汗水顺着我的刘海,浸入眼角膜。

我又做噩梦了。

有时醒来,不知身在何处。

这几天,我常常梦见,自己在海边,海角线远远看过去,她模糊的身影,在晨曦微光中,离我越来越远。

我认得她。哪怕只是背影。哪怕她一直远远站在那里不动。哪怕现在是凌晨,地球将亮未亮。

公交车上,我头被晃得好疼。靠在窗玻璃上,外面是车流,是光影交错的夜晚,是习惯了夜生活的下班白领。

我已经很久没打电话回家。听我爸说,老妈头疼病又犯了。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我结婚生子。

还有多久才到海边,我好想慢慢走进海水里。慢慢看着凌晨冰冷的海水,浸入我的眼里,耳朵,还有鼻孔,直到我难以呼吸。我沉入大海,伸手触碰蓝天。

但却总是出现你的脸,你跟大海一起,看着我慢慢落入深不可见底的深渊。发不出声音。

听朋友说,你去了广州。你去了广州塔。

我想起了去年,我从广州塔,看到了底下好多人,密密麻麻,那天阳光很刺眼。我请了两天假,当晚住在城中村一旅馆里,第二天就早早去了当地有名的寺庙,给你求了一个平安符。

现在我把它带来了。我今天特地穿了刚买的白球鞋。

小时候喜欢踢足球。一个隔壁班的女生,经常在放学后跑来看我踢球。

小学毕业那天,她送了我一双白球鞋。

我把它扔了。白色容易脏。

第二天,听说她搬到大城市去了。

在那后,我再也不喜欢踢球。

最近工作压力大,同事们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事,背后诬蔑我,说我在领导面前让他们难堪。诅咒我掉入海里淹死。

到海边后,我把外套从背包里拿出来,挡住冰冷的海风。坐在沙滩上,望着遥远的海角,我感到耳朵被风刮的生疼。黑色的夜,像熔浆灌入我眼珠。

对于生活,我似乎没什么好说的。每天上下班,走同样的路,买同样的水果。晚上一个人看一部剧,困了就睡着了。

我从口袋里,掏出平安符。上面还写着你的名字。我将黑色签字笔从书包第二格拿出来,在你名字旁边,写上我的名字。

海中心慢慢因为进入深夜看不清。听说以前有人在晚上十一点整,看过一个女子,从海的那边慢慢游过来。

她长长的黑头发,脖子以下,都是鱼鳞。但晚上太黑,没人清楚看过她究竟脸长什么样。

我怀疑是人早被吓跑了。又或者,没人真正看过,都是听说。更重要的是,这里晚上十点后,就不准人进到这个区域。

我也是趁管理员没注意,爬铁门进来。

现在幽暗的海边,只有我一人。

真有女鬼或者人鱼怪,快出来吧。反正我第二天也要死了,让我见一眼,我也不怕。

这个时候,她应该也爬上广州塔了吧。

旁边是她的男朋友。搂着她,看着夜晚的广州,灯光璀璨,车流不息。

我大学毕业后,回老家那个旧球场最后再踢了一次球。

那天很大阳光,我睁不开眼,最后一颗球没踢进去。打到铁门,反弹撞了我额头一个大包。

倒在湿漉漉的草地上,我心里想着,那双白球鞋我究竟扔哪去了。

太阳下山,球场的人都走了。刚拿起背包,旁边一瓶水,明明刚才没有的。不知道谁买给我喝的。

回到家后,我问我妈,有没看过我小时候那双白球鞋。

“什么球鞋?”老妈在一楼厨房大声回应我。

“不知道。就六年级呀。有一天傍晚,我从球场拿回来的。”

她跑上二楼,说让我上去看,是不是压在最大的那个箱子里的那双。

本来此时此刻站在她旁边,陪她看广州塔的,应该是我吧。

那次,我放了她鸽子。

准备去广州的前一晚,我喝了很多酒,第二天睡到天昏地暗。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傍晚,拉开窗帘,拿起手机一看,都是她的未接电话。

起雾了,海水在白雾里翻腾。

那是什么!!

不会吧?真有人鱼女怪?

不能怂!

刚刚不是自己要看的吗?都决定要死的人,还怕什么美人鱼吗?

真的好长的头发,从海里冒出头,朝我这边游来。手臂很长,没有手指,而是像鱼掌,扑腾扑腾,把海水都朝我这边涌来。

我看到了,她的下身,是一条很长很长的鱼尾巴。身上很多发光闪闪的鱼鳞。

她会不会吃了我?

抬头,月亮似乎从乌云后,悄悄走出来了。

四周鬼一般安静。只有海浪翻滚的声音。

再定睛一看!

这……不是小时候隔壁班那个女孩子么?她怎么一点都没变,圆圆的脸蛋,尖尖的下巴。

不过,还真别说,她长得跟我现在那个喜欢的女孩子还真像。

要不是此刻她跑去广州塔了。我还真误以为是她。

不过,不会是她的。她不喜欢我。她没送过我白球鞋。她只是把我当普通朋友。饭搭子。同事。现在紧紧搂着她的,是她那个好看的,又高又帅的男朋友。

她男朋友是江西人。跟她同个地方。

真的是……美人鱼?

她上岸了。

“你一个人在这干嘛?”她的声音一点也不可怕,到真的很像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温柔而灵气。

“你真的是美人鱼?”

“哈哈哈。你们真管我们叫美人鱼呀?”她甩甩沾满水珠的长发。那头发真长,一直垂落到她的脚踝。

月光下,她全身皮肤白的发亮。我一开始眼珠子往下看时,还害怕她会没穿衣服。结果,她下半身都是青色的鱼鳞,不怕漏光。

“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别盯着我身子看,小心我把你扔进海里喂鱼哦。”她凶起来,也一有一番可爱之处。嘴角上扬,眼睛瞪着我,有大姐姐的霸气,却又透漏纯真活泼。

我扔下背包,将湿漉漉的球衣脱掉,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朝里边厨房喊到,“妈,今天没煮绿豆糖水呀?”

“你真不上来看看吗?要不要给你拿下去。”

“不用啦。就放那。”

其实我根本没把她送的球鞋扔掉吧。那为何我记忆里,总出现我扔了它的镜头呢?难不成前脚扔了,后脚又让我妈给捡回来?邪门!

刚那瓶水,又是谁放在我包包旁边的?不可能是我那帮损友。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只喝这种饮料,而且一喝就是二十五年。

自从她那次送我这种饮料水后,我就没再喝过其他的。那会儿我才一年级。她也一年级。我课间去洗手间都经过她们班。窗户看进去,她圆圆的脸蛋,尖尖的下巴。碎花裙搭配她的背包,好看。她一转过头,我就迅速打我同桌,追逐打闹。

三年级,我们班跟他们班一起组织春游。那次,我们去了大梅沙。我看她一个人坐在一颗树下。我同桌推我过去。

“嗨。你怎么不一起打排球。”我停住脚步,远远问她。

她似乎有点想不到我会来跟她打招呼,转过头,低下眼睛,“我不喜欢排球。你呢?”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我也不喜欢,手疼。打排球。”我壮着胆,走过去。在她一米远的地方坐下。

“要不,我带你去看看那边的大石头?”我看着她的侧脸,鼓起勇气。

“好呀。”

那天太阳好大,石头上的小碎石,发出很亮的反光。

“你去哪了。我刚刚一直看不到你。以为你迷路了。”

过了好一阵,我才看到她从一颗大石头后面走出来。

“我们快走吧,大巴车要开了。刚老师过来喊我们快点。”我着急的说。

“你相信有美人鱼么?”她突然问我。

“我……我来看看海。你呢?怎么会从海里游出来。我不相信这世上真有什么美人鱼。”

我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既害怕又好奇。好奇她究竟为何物。好奇她等会儿怎么走路。一跳一跳被贝壳绊倒,还是在沙滩上游过来沾满一身沙?

“你是不是在想我等会儿怎么走路呀。”话刚说完,她摇身一脱,竟然……把鱼尾巴给脱下来了……露出一双又白又修长的大长腿!!看得我挪不开眼。

“你……你不是鱼?”我目瞪口呆。

“哈哈哈哈。谁跟你说我是鱼的。”

“那你大半夜的,你……你……你要吓死我呀,从海里游出来!”

我差点就要站起来跟她好好理论一番,哪有一个女孩子家,大半夜跑来这边游泳的。

“别你你你的啦哈哈哈。快来帮我拉下拉链,我够不到身后,帮我把这身鱼鳞也脱了吧。”

“先说好,你里面有穿吧?”

“想啥呢。你这寻死呆瓜男。”

“你骂我我可不帮你脱了哈。”

“别啰嗦啦。对,就是那里,帮我扯一下。”

帮她脱掉这身鱼鳞服装后。她说肚子饿了。让我陪她附近吃宵夜去。她说她可喜欢海边那个失业大叔炒的蛋肉牛河了。说着朝我咂咂嘴,做出可爱的嘴角跟表情。

我身后跟着她,她走的很快,背影婀娜,似曾相识,“咋这么慢呀,快跟上呀。”

“我帮你拿这身鱼鳞,好重,肯定慢啦。”

“快点啦。再慢,等下人家关店就吃不上啦。”

我心想,谁想跟你吃宵夜呀。

我第二天还要一早起来,跳海自杀呢。哼。

手机突然在兜里震动,是她,打开,传来了一张照片。

“快跟上来,呆瓜男。不吃饱,明天怎么自杀呀。”

“等下,奇怪,她怎么知道我是来这自杀的?”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8,233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7,013评论 1 291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8,030评论 0 241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827评论 0 204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221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42评论 1 21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814评论 2 312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513评论 0 198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225评论 1 24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97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98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42评论 2 25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86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5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812评论 0 19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60评论 2 27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461评论 2 26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