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密码2》:一个外地“中介”的寻妻之路

:《清明上河图密码》第一部以破解“梅船消失案”为终点,“讼绝”赵不尤、赵不弃、赵辫儿、赵墨儿各破一案,并最终集结于梅船案,剧情的跌宕起伏让人拍案叫绝。本以为赵家四人会继续携手进入第二部,毕竟赵不弃、赵辫儿、赵墨儿在第一部的查案中积累了经验值,想必个个分布于接下来的几部中,但意外的是第二部却以“牙绝”冯赛为主角闪亮登场。

牙绝,我又本以为是“口齿伶俐、能言善辩、口绽莲花”之徒,却又意外的是“中间商”——中介,专门为北宋京城汴京的商人做担保、拉客户、促使交易的形成。“牙绝”冯赛祖籍不在京城,家有三兄弟,其兄留在老家照顾老父亲,为后面帮助牙绝出了不少力气;其弟冯宝,投奔位于京城的冯赛,也成为一名“牙人”,但与其兄不同的是,冯宝不仅没为牙绝出力气,还把牙绝带入了孤立无援之路,带走了冯赛的妻妾女儿。冯塞之所以卷入“飞钱案”等北宋经济危机事件中,冯宝是明面上的罪魁祸首。而第二部的经过,可用一句话浓缩——一个外地“中介”的寻妻之路。

看完了第二部,难免会与第一部进行对比,对比主角、对比案件等等。

主角

与第一部中“讼绝”赵不尤不同的是,第二部的“牙绝”冯赛既没有宗室背景,也无“将军”头衔,更无办案经验值,武力值也就那么一丢点,几乎没有。破案经过,可简称为“开局一张嘴,后面全靠走访”(中义词)。

在第二部中,冯赛的主线就是“一直在寻找,直至解救出妻女”。先是寻妻女,妻女无线索,再寻冯宝,冯宝不知所踪,再寻汪石……这场寻妻之路,也让“牙绝”冯赛感受到了自己身份的“伪劣”之处。这也很容易让读者代入进去,拟身“冯赛”:当自己卷入了一场又一场的案件当中,好像顿时跌进了深渊,如履薄冰,身边朋友落井下石,冷眼旁观,并没有像“讼绝”那般如鱼得水、亲朋好友打野,只靠妻弟邱老弟以及一位老朋友周长清的在旁进行“精神助攻”。

何为信?

“精神助攻者”周长清,以“信”点拨冯赛,在牙绝怀疑自己、怀疑世界的时候,旁敲侧击,帮助其重树信心以及重塑“信”之一字。人一旦没有了信、失信于人,生存艰难;无自信,无成一事;怀疑世界,一生折磨。

以前只知道“失信于人是不对的”,当自己经历了被他人失信的时候,我有点明白了——

在这个变化多端的世界,人们为了获得信息来消除对他人、对世界的不确定性,寻求自己与世界的一致和谐,其起源正是来自于对未来不确定的恐慌以及生存的本能。

当一个人失信于人们,那么人们便因为未能从他那里得到能消除不确定性的可靠信息,与世界有差错,造成了失误甚至威胁到生命。

那这个失信于人的人,便已经没有价值,因为他没有带来让人与世界和谐共处的信息或价值,动摇了人与世界和谐、安全共处的根基。当一个社会失信的人多了,那么社会秩序便出现紊乱,人们失去了对世界的掌控,社会动摇,因为人们之间的关系形成了社会,人们出现混乱,便造成社会混乱。这也是推崇“人不能失信于人”、出台“失信名单”的缘故吧。

同样的,不自信、怀疑世界,那么便也与自己、与世界产生了偏倚,确定性的降低,造成了成功性的降低。

情节

第二部的案件也没有像第一部那样,第一部中的案件是先各自分开的,而第二部是直接相连,更着重于“冯赛寻妻”的线路,没有分开成章,让人想一下子看完,想要知道冯赛寻妻的结果。但也有不足,精彩之处比第一部少,让人肾上腺素释放少了;同样的,因为主线是牙绝寻妻,那么其他人的着墨就少了,人物的丰满度也低,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少了。不过,在这一部中,第一部中的坑填了一些,就比如“无头案”的无头死者的身份呼之欲出——汪石(坐等第六部打脸)。


新书填旧坑,但新书不是完结本,也挖了许多坑,比如造成汴京经济危机的几个人的身份尚未明确……期待下一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