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息与利润

利息

      行动中蕴含时间偏好。对于同质同量的某种物品,现在作为手段的评价高于未来作为手段的评价。时间偏好产生原始利息。原始利息不是价格,它只是现在评价与未来评价的比值。时间是利息的唯一因素。

      时间偏好是某同质同单位的商品依(现在的)时间递增效用递减。边际递减是同质同单位的商品随数量递增效用递减。无论是时间效用还是边际效用,这种递减都只是一种蕴含于行动中的先验范畴,而非一种数量上的平滑递减。并和价值判断一样会随时空变化而变化。

      供求双方的边际效用决定交换比率,时间效用决定利息收入。边际效用实质区分的也是时间偏好,即最迫切希望欲望、次迫切的欲望、及至最不迫切的欲望。某种手段的价值取决于其能满足的最不迫切的欲望的判断。因此时间偏好是价值的根本决定因素。

      储蓄行动的选择,是时间偏好本身的一部分。消费是现在满足,储蓄是未来满足。商品未在现在消费,即意味着其评价降低。 现在的消费优于未来,储蓄就一定是因为未来能够有更多或更好的满足。只有这样储蓄才是值得的。储蓄缩短了生产在没有储蓄(资本品)的情况下所需要的时间,并可以生产出更多或更好或没有储蓄就无法生产的商品。生产力的提高完全靠时间的准备,储蓄本身就是时间、劳动和物质的储备。

收入的组成

      利息是唯一收入来源。消费者的时间偏好就是某种需求的利息。除了利息之外并没有其他任何成分可以加入这个现在价格和未来价格的差额。

      企业家卖出的是作为现在商品的消费品。这种商品所需的生产要素,只是生产未来商品的手段,所以企业家是以现在对未来的评价价格购入。现在的消费价格和对未来的评价价格的差额,即是企业家赚得的利息。利息越高,表明这种需求更急迫。

      劳动、土地、资本品及货币,这些生产要素的利息总和构成了全部收入,即总的利息。

      最终消费品的收入的产生过程,同样适合于这些生产要素本来的生产。从高阶商品到低阶商品、生产资料到消费品、原始生产要素到资本品,这些只是技术上的划分。所有这些生产收入的来源,或者说生产力的来源,都来自于时间。

      劳动这种生产要素,从一个人出生开始,需要更多的准备时间。在开始工作之前,无论是父母还是本人在各方面的投资,都可以看作是对未来收入的评价。这段时间无论长短,和土地这种原始生产要素被生产为资本品,资本品再生产为消费品完全是一样的过程。劳动作为现在商品卖给企业家,与作为未来评价的投资之间的差额,就是利息纯收入。劳动是以单位时间或产品计件出售,所以劳动的价格是租。这个单位时间可以对应以前的投资的某个单位。持续的投资部分对应未来某个时间的劳动收入。技术上完全细分不可能也无意义,性质上就是现在评价和未来评价的差额。

    土地的自然生长力来自于时间。对于土地的原始开发同样是以未来收入的评价投入现在的成本。收入就是其现在评价和未来评价的差额,即利息。对于租用土地,地主获得的是以前投入的利息,租赁者获得的是通过产出实现的生产利息。

    货币是必不可少的生产要素。缺少货币就不可能完成生产。购买其它生产要素的货币,在最终产品的收入中,同样贡献了它的利息。因此借贷利息只是总利息的一部分。企业家追求的利息必定高于借贷利息。货币只是生产要素的一种。货币不仅是交换媒介,它参与到生产活动的各个过程中,它是通用的生产要素。

      所有资本品和消费品的价格,是买卖双方的不同评价的匹配。卖方估价为从原始生产要素混入劳动开始,到现在为止此商品以货币计算的利息的总和。买方估价为此商品未来的所有利息的折现。直接租用或者借贷,那么租金就是利息。

不确定性和利润   

      尽管各种需求的原始利息有趋向一致的倾向,但永远不可能达到一致。均匀轮转经济只是一种假构。时间偏好在不同的个人对相同的事物,以及相同的人对不同的事物,必定千差万别。这种差异正是市场的原始驱动力。企业家专心发现和逐利的,正是可能实现的消费者的最急迫的愿望。即时间偏好最强烈的需求。企业家追求的是尽可能高的利润。

      在均匀轮转经济中,生产者和消费者双方的现在评价和未来评价是一致的,所以利息就是确定的全部收入。在真实世界中,生产者的利润,是消费者的现在评价和生产者的未来评价之间的差额。这就给利润带来了不确定性,使其可以成为盈利或亏损。生产者的未来评价在生产期间可能和其预测不一致。消费者的现在评价也可能发生变化。生产者的最大利润或亏损,就是这两种变化的最大差额。

      对于不同的需求,消费者现在评价完全取决于需求的急迫程度。时间偏好是变化的又是给定的,企业家只能去预测,而无法去创造。企业家才能的高低体现于预测消费者最急迫的愿望的准确性以及生产要素价格的预测能力和经营能力。利润和亏损的产生基于情况的变化以及组织生产的个人能力。消费者的时间偏好可能改变,急迫的需求可能变为不急迫。即使需求保持不变,企业家也可能因为经营不善而亏损,或者制度的改变以及发生损失较大的意外事故等。企业家追求变现的过程充满不确定。

      预测和生产是企业家的主动选择,最终的选择权在消费者手里。对于消费者来说,他不管企业家的具体方法,他只选择他需要的,而且是价廉物美的。

      市场对于不同的人在相同事物上的时间偏好的不同的处理,总是先满足最急迫的人的需求。如果急需的的产品供应不足,总是偏好最高出价最高者得。随着供应的增加,满足的是次级急迫的或者说是出价稍低的消费者。直到达到边际利润,供应就不再增加。当情况变化时,供应就会变化,或者亏损就会发生。

      无论情况如何变化,利润总归无法超过时间偏好本身的差额。利息是利润的上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