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树|故人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些树木凋落了,被埋在地下,漫长的时间过去了,他们经受着强烈的外力挤压,最终变成了煤。”

相隔十四年,朴树终于发了新专辑《猎户星座》,之所以现在才来蹭热度,是因为这篇文章被我一直放在私密空间里。总是因各种情绪不停的修改,不敢发出来。

或许是太爱朴师傅了,才不想那么随随便便……

清楚的记得两个月前的四月三十号,一个人坐在大巴车上,带着耳机,热泪盈眶的听着朴树的新专辑,那一刻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后来在网上出现了一个段子,说朴树在1999年推出首张个人专辑《我去2000年》,玩了四年后才发布了第二张《生如夏花》。当时有人采访朴树问:

“你的第二张专辑让我们等了四年,下一张专辑还会让我们等四年吗?”

“不、不、这次不会的!”

于是,我们等了整整十四年……

在03年推出第二张专辑之后,朴树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不仅横扫国内各大奖项,各种商演也接踵而至。

这本是一件值得让人骄傲的事,但朴树面对这些却说“很乱”,之后,便沉寂下来。

这一沉寂,就是十年……

在这十年间,朴树结了婚,也患上了抑郁症。但当他重回大众视野时,这些都不是他的标签,打动大家的,依旧是他的音乐。

2014年,朴树以一首《平凡之路》正式宣告复出。这首歌获得当年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奖。网易云上也有了那句经典的神评:

“十年前你说生如夏花般绚烂,十年后你说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去年八月,朴树罕见的露面出现在综艺节目《跨界歌王》上,被问及为什么会登台时,朴树一脸认真的说:

“我最近在筹办新的专辑,在录制MV,所以这一段时间真的很需要钱……”

朴树的回答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镜,这些话从朴树的嘴里说出来,即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没错,这就是我们所熟悉的那个朴师傅(_)。

关于发第三张专辑前的十四年间,朴树为此都做了什么? 我之前看过一个对朴树的采访。朴树表示,在前几年他都没有想过发新专辑,直到2010年才开始写歌。

那时候朴树说他会整星期的不下楼,就呆在屋子里面,好不容易把编曲做完了,旋律有了,歌词又成了一大难关。

因为他说他不想写歌词,他不喜欢自己写歌词的哪个套路。后来总算勉强把词写了出来,跑去英国录了两年,回来后却发现不是自己想要的,又全部放弃重新录。

这段经历,朴树曾经在一段博文中提到过,那是在2015年的10月,原定于演唱会前夕发布的专辑因为没有录完不得不延迟发布,也影响了巡演的曲目,朴树为此发表了一篇长文向观众道歉。

演唱会虽然如期举行了,但朴树却很沮丧,觉得那个“劲”没有了,就这样又“混”了一年,直到去年才奋起直追,终于在今年的四月底发布了第三张专辑《猎户星座》。

朴树的令人欢喜,就在于他的诚恳。对人,对音乐。也在于他的纯粹与个性,只用自己的方式爱这个世界,并用心为这世界创造音乐。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管怎样,不管发生了什么,总之我们终于又能听到朴树的新歌了。

《清白之年》

故事开始以前
最初的那些春天
阳光洒在杨树上 风吹来 闪银光
街道平静而温暖 钟走得好慢
那是我还不识人生之味的年代
我情窦还不开
你的衬衣如雪
盼着杨树叶落下 眼睛不眨
心里像有一些话 我们先不讲
等待着那将要盛装出场的未来
人随风飘荡
天各自一方
在风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
此生多勉强 此身越重洋
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
数不清的流年 似是而非的脸
把你的故事对我讲
就让我笑出泪光
是不是生活太艰难 还是活色生香
我们都遍体鳞伤
也慢慢坏了心肠
你得到你想要的吗 换来的是铁石心肠
可曾还有什么人 再让你幻想
大风吹来了 我们随风飘荡
在风尘中遗忘的清白脸庞
此生多寒凉
此身越重洋
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
大风吹来了 我们随风飘荡
在风尘中熄灭的清澈目光
我想回头望
把故事从头讲
时光迟暮不返人生已不再来

原谅我把这首歌所有的歌词都搬了上来,实在是因为太喜欢这首歌了。

清白之年的“清白”取之屈原《离骚》里的“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

和以前的歌曲一样,《清白之年》依然讲的是自己的成长故事,带有诗意的表达,干净利落,自然洒脱。

故事开始以前,风吹杨树、日光从容。在不识人生之味的年代,有人躺在青草地,闭上眼聆听。后来何时呢,人随风飘荡,惹满身纤尘,数不清的流年,似是而非的脸。

最后,笛声凉,唤来歌尾一声叹息。唉,此生多勉强,此身越重洋,想把故事从头讲,但时光迟暮人生已不再来。

长不大的小孩,是朴树。

活在清白之年的少年,也是朴树。

《Forever Young》

所有曾疯狂过的都挂了
所有牛逼过的都颓了
所有不知天高地厚的
全都变沉默了
你拥有的一切都过期了
你热爱的一切都旧了
所有你曾经嘲笑过的
你变成他们了
时光不再 已不是我们的世界
它早已物是人非 让人崩溃意冷心灰
有时你怕 不知道未来在哪
这世界越来越疯狂
早晚把我们都埋葬
Just那么年少
还那么骄傲
两眼带刀
不肯求饶
即使越来越少
即使全部都输掉
也要没心没肺地笑
Just那么年少
我向你招手
让你看到
我混账到老
天崖海角
天荒地老
等你摔杯为号
Just那么年少
Just那么狂
时光不再
已不是我们的世界 它早已物是人非
让人崩溃意冷心灰
有时你怕
不知道未来在哪
这世界越来越疯狂 早晚把我们都埋葬
Just那么年少
还那么骄傲
两眼带刀
不肯求饶
即使越来越少
即使全部都输掉
也要没心没肺地笑
Just那么年少
我向你招手
让你看到
我混账到老
天崖海角
天荒地老
等你摔杯为号
Just那么年少
亲爱的 我的战友
我一直都以你为荣
Just那么年少
跟它干 一直干到
我们全都被干掉
就跟他干
Just那么年少
Just那么狂
Just那么年少
Just那么狂
Just那么年少
Just那么狂
Just那么年少

十八年前,朴树的第一张专辑里有一首《New Boy》,与他通常略带忧伤风格的歌不同,这是一首让人感到快乐的歌曲。

歌里唱着“十八岁是天堂”、“我们的生活甜的像糖”、“Windows98”、“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Now Boy》新潮又很酷。他张扬地引领着当时的一群年轻人奔向了2000年。

那是十几二十岁的人特有的感觉,未来一切未知,一切都有可能,一切无限的自由。

十八年后,朴树将这个歌重新编曲填词,写出了这首《Forever Young》。

这首歌的歌词里写着:“所有曾疯狂过的都挂了”、“所有牛逼过的都颓了”、“所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全都变沉默了”。

人们总会在那些失意的日子说: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不只属于我们。我们可能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但你以为时隔18年的对话,朴树想表达的只有迷茫和失望时,后面的歌词会告诉你:没有!

Just那么年少
我向你招手
让你看到
我混账到老
天崖海角
天荒地老
等你摔杯为号

一句“让我混账到老”让那些质疑的人闭上了嘴,也给那些以为自己不再年轻的人一剂安慰。

也许我们可以像朴树一样,承认世事没有想象中的顺利,承认青春的荷尔蒙就那么几年,即使这个世界早已物是人非,但那份热情却可以选择留下。天涯海角,天荒地老,依旧等你摔杯为号。

所谓的“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大概指的就是这个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今44岁已经到了不惑之年的朴树,依旧保持最初的那一份真诚。再次面对镜头和观众他依然还是会像个孩子一样很紧张,不知所措。

说朴树归来仍是少年,多少有点情怀渲染的成分。关于“年少”,朴树在一次访谈中说:

“我是觉得,不是我过于少年,是因为我觉得这个国家的人提前就老掉了。很多年轻人提前就老掉了……”

有人说朴树的这句话真矫情,但我觉得这矫情是诗意点染且又本真的。长不大的孩童应该固守自己带有稚气的童话梦境,这是他作画的颜料。

不管怎样的朴树,都还是原来的那个朴树。

那怕朴树到了50岁、60岁以后,你听他说话,听他唱歌,你也会觉得:“没错啊,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