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娶了一个好姑娘,我挺开心的。

婷婷告诉我李想要结婚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心脏像是被重重的击了一拳。

然而只有那么一瞬,接着就恢复了平静。

我看了眼坐在我对面,眼神里略带试探和紧张的刘婷婷,笑着对她说:“是吗,挺好的呀,你未来的嫂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婕婕,你真不在意?”

刘婷婷大概是没想到我会如此云淡风轻的说出这样的话,所以又追问了我一句。

“我在意啊,我在想我包多少红包才合适呢,这个月已经收到了三封请柬了,大家怎么结个婚都扎堆啊。”

随着我这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开完,刘婷婷终于不再一副苦瓜脸,恢复以往轻快的语气说:“我就见过她一次啦,长相一般,但气质挺好的,听说做的一手好菜,我姑姑特别喜欢她。好像是在小学教数学,真没想到我哥最后竟然找了一个数学老师,他们以后小孩的数学不得好上天啊。”

刘婷婷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了一个画面,李想牵着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女孩,小女孩的另一只手牵着一个温柔的女人,三个人穿着相同款式的衣服走在一起,和谐且温馨。

想到这,我还挺开心的,我是说,知道他能娶到一个好姑娘,我真的挺开心的。

1.

李想是我小学六年级同桌刘婷婷的表哥,也是我的初恋。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虽然我与刘婷婷认识的很早,但是与李想认识的时候,已经满了十八周岁,所以我们算不上早恋。

作为刘婷婷整个童年的完整见证人,她和我说话时一般都是以下这种格式。

“我哥数学这次又考满分了!”

“我哥说family是father and mather I love you 首字母的缩写,婕婕你看,真的是这样诶!”

“我哥说周末带我去钓鱼,好开心!”

“我哥…”

刘婷婷就这样一口一个我哥,一直在我的耳边念到我们高考结束,终于把她口中那个无所不能的哥哥李想带到了我的面前。

那天我们刚在学校确认完大学志愿的填写,刘婷婷拉着我的手一脸惆怅的说:“躲得过初中高中的升学,没想到大学我们却要分开了。”

是的,我和刘婷婷初中和高中都顺利的考在一个学校,一起玩了七年,突然要分开,我的心里也一样失落。

“不过,婕婕,我哥也在南京啊,你们学校挨的挺近的,我会让他好好照顾你的,我也会经常去找你们玩的!”

说完后她在此之前自己营造出来的悲伤气氛便一扫而尽,拉着我去肯德基买第二个半价的甜筒。到了肯德基门口,刘婷婷停了下来回过头对我说:“我哥好像在这做兼职,一会儿要是遇见他,让他给我们多加点冰激凌。”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刘婷婷的话后,那一刻我竟然有些紧张。或许是因为听她说了太多遍李想了,我的心里对他也是充满了好奇。虽然一直以来,我都挺想见见她心里唯一的男神表哥的,然而当真的要见到他时,不免觉得有些慌张。所以在进门前,我借着玻璃门还顺手整理了一下额前的刘海。

肯德基的人很多,但是这并不影响刘婷婷一眼就认出了他,隔着排队的人,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李想正在帮一个小女孩点单。眼里温柔的不像话,我的心思也随之一软。

排到我和刘婷婷的时候,她兴冲冲的走上前去对李想说:“哥,请我吃甜筒吗?”

李想显然没料到刘婷婷会来,还有些讶异,随后就扬起了嘴角笑着说:“志愿搞定了?甜筒自己买吧,我下班后请你吃别的。”

我在旁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又不敢让他发现,这时候刘婷婷突然拉过我说:“好啊,哥,这是婕婕,我跟你说过的。你先忙,我们等你下班。”

说话间李想给我们递来了甜筒,他冲我点了点头后,笑着说:“久闻大名,我是李想。”

就这八个字,让我在冷气开足了的肯德基里红了脸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2.

后来那天我没和刘婷婷一起等李想下班,以我妈催我回家,下次再约的借口提前离开了,刘婷婷还因此特别的失望,嘴里一直念叨着:“还想正式介绍你和我哥认识呢。”

我听到后心跳又是一阵加速,然后对她说:“没事的,又不是没机会了。”

那时候我还不懂什么叫能握在手上的东西,就不要随便放,总觉得反正来日方长,机会和时间能够供我任意挥霍。直到后来我和李想分开,我才明白,在被珍惜的时候,千万别矫情,在该去珍惜的时候,一定要用力。

我小学时被我妈丢到少年宫学过几年画,后来因为学习任务加重就不学了,但是我偶尔还会心血来潮画两下。那天我先回到家后,赶紧跑到房间,找出纸笔,开始慢慢的回忆他的样子。

李想是单眼皮,虽然他戴了副眼镜,但是我能看出他的睫毛很长,笑起来的时候,右脸颊会微微泛起一个酒窝。

我不知道为什么仅仅只是一次不到五分钟的见面,我就能清晰的记得他的样子,后来我和刘婷婷说起这件事时,她曾数次调侃我说:“这就叫一眼万年。”

我们显然都活不到万年,但是李想在我后青春里的几年里,真的就凭这一眼,让我为此死心塌地。

大学开学前,刘婷婷打来电话问我怎么去学校,我回她说我妈会送我过去。她听后在电话里大呼:“你们俩能拿多少东西啊,我哥和你一起开学,他说可以和你一起去学校,我把你联系方式给他了,他晚点会联系你。”

刘婷婷说完后就挂了电话,所以并不知道电话这边的我,面对这么突如其来的情况,心里有多忐忑。

李想的电话果真随后就到,他在电话里和我说了一些必须要带的证件,还有哪些东西完全没必要带的东西,他慢慢的讲,我细细的听着,不知不觉竟然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

我握着手机的手冒了满手的汗,只听到他最后说:“婷婷从小就喜欢和我聊你,我一直很想见见她口里那个什么都好的小女生到底长什么样。上次在肯德基,其实你们刚进门时我就看到了。后来我下班后听她说你先走了,还有些失望,不过现在总算认识了。祝你大学快乐。”

李想讲话的时候,断句很明显,我透过听筒都能帮他加上标点符号,而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仿佛蘸着我的心动,贴在了他的一字一句旁。

去大学报道那天,我一个人拎着行李箱去和在火车站等我的李想汇合,我没敢告诉他,我和我妈软磨硬泡了多久才换得了一个与他单独相处的机会。但是他仿佛早已料到似的,穿过人群几步就走到我面前接过了我手里的行李。

我们坐了一个小时的高铁就到了南京,可是对于我来说,那天比任何一次长途旅行都让我觉得难忘。

3.

大学生活与我想象中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军训对于我们大一新生一定是必不可少的。

九月的南京,太阳还十分的毒辣,我鼻子上还被晒脱了一块皮,每天照镜子都是一种折磨。刘婷婷就比我幸福多了,她学校的军训安排在11月,所以每天和我视频聊天时总会大声的嘲笑我说:“非洲小土著,你这样别说我哥,我都快嫌弃你啦。”

然而刘婷婷也就嘴上说说,她从未嫌弃过我,李想也是一样。

我军训刚结束的那天,李想就来我们学校找我,说要带我去吃顿好吃的补补。当我从楼上下来,看到站在我们宿舍楼外面等我的李想,心里莫名的觉得温暖。

原来被人等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啊。

“嗯,是黑了,怎么瘦成这样,食堂的饭不好吃?”

“没有,食堂挺好的,就是每天训练太累,结束后只想回寝室躺着,瘦点好,一直想瘦呢。”

因为听出了李想语气里的担心,所以我故作轻松的回答了他。

“女孩子太瘦不好,婷婷说你爱吃鱼,走吧,今天带你去吃鱼,记得多吃点。”

李想带我去我们大学城附近的一家川菜馆吃了烤鱼,那天我的确吃了很多,向来嗜辣的我直呼过瘾,可是却没发现,李想吃的却很少。晚上和婷婷聊天时,她告诉我,李想从小就不吃辣。

用我大学舍友的话说,我的大学生活其实只有三部分,一是上课,二是写文,剩下的,大多都是关于李想。

她们都知道,开学送我来的那个男生在我们隔壁大学,比我们高两级,学的是数学。她们都知道,那是每天和我聊天的闺蜜的表哥。她们都知道,我喜欢他。

李想其实挺忙的,我拥有他所有社交账号,但是却极少见他在线,他找我都是打电话,就连短信都极少发。

可是他这么忙,却依旧会一周来学校找我一次,有时候会带我去吃饭,也有时候只是四处逛逛,美名其曰,熟悉环境,实则就是瞎聊。

大一的第一学期过得很快,快到圣诞节的时候,李想说他们系搞了一个圣诞晚会,问我要不要去看,我站在寝室的阳台上伸出手去感受了一下外面的温度,被冻得一哆嗦,然后嘴上说的却是,好。

我把早就准备好要给他的平安果给带上后就出了门,快到他们学校的报告厅时,我远远的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正在和人说话的李想。

他穿了件灰色的大衣,脖子上戴了条与他平时的风格十分不搭的围巾,从与他说话的女生手里接过了一个包装好的盒子。

不用说谁都能看出来,一定是女生送他的圣诞礼物。

我心里有点酸酸的,看了眼身上厚重的羽绒服,又摸了摸口袋里那个已经沾上了我的体温的苹果,突然很想转身走,可是又舍不得走。

“张婕,过来。”

听到李想在叫我,我的脚立马就不听我大脑的指挥,冲他走了过去。

“这是我女朋友,今年刚来南京,在隔壁学校上大一。”

还没等我说什么,李想就这样握住我的手对别人说,我十分惊讶的看着他,结果他却无视了我的表情,继续说:“我先带她进去了,大家圣诞快乐。”然后就拉着我往报告厅走。

到了报告厅坐下后,还没等到我问他为什么,他就先开口对我说:“没能先告白是我的错,事发突然,你会不会介意?”

4.

介意?不,我丝毫不介意啊。

这次“事发突然”后我正式成了李想的女朋友,刘婷婷知道后隔了个手机屏幕大声吼着:“这下姐姐变嫂子了,我哥怎么这么酷!”

是啊,李想怎么这么酷,原来他真的喜欢我。舍友问我有什么感觉。

我说,这种感觉就像,第一次买乐透就中了大奖,想狂笑,又不敢太张扬。

那是李想啊,我从小学开始就知道他有多厉害的李想啊,他说喜欢我,这难道不酷吗?

我与李想的恋爱,和所有校园里的情侣没什么两样,亦或是与我们没有确认关系前也太多的改变。

他依旧会经常出现在我的宿舍楼下,带我去吃饭,陪我四处逛,当然,以前是我跟在他的身后,后来是我挽着他站在他的身旁。

我们每天都会通很长的电话,在电话两头,他忙他学生会里的工作,我写我的文,我们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沉默的时候听听彼此的呼吸声,也会觉得安心。

我花了一整个冬天的时间,跟着舍友学会了织围巾,给他打了条与他那件灰色大衣十分相衬的围巾,我记得他拿到围巾时,眼睛里闪着亮光,拥着我在我耳边说:“有媳妇儿的感觉真好。”

是的,那时候刘婷婷叫我嫂子,他叫我媳妇儿,我也曾一直觉得,我们可以走到最后。

与李想恋爱的日子在我看来过得真是飞快,李想后来考了他们学校的研究生,继续研究他的数学,而我也在一年又一年的新生报到中成为了大四下架学姐。

我们在一起的第四年,我在南京找到了第一份工作,离开了校园,走入职场,也是第一次与李想产生了矛盾。

作为一个职场新人,我第一个月就被公司外派出差了三次,李想对此非常的不满,我能理解他对我的心疼,可是我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换工作?我不是没有想过,可是我哪有什么选择的机会,要想在一座城市站稳脚,那就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我与李想一个月未见的时候,他在电话里对我说:“现在是一个月,以后或许还有更长。”

而我只能揉揉眉心,脱掉高跟鞋,假装一点也不累的回复他:“不会的,以后一定会好起来。”

5.

我好像总是这样,现在做不好的事情,总想着以后。只可惜,以后还是没好起来。

我出差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李想也面临着研究生毕业后新的选择,他的导师建议他继续念下去,可是他却拒绝了,说要去找工作。

他爸妈知道后非常生气,因为他们觉得李想学了这么多年的数学,以后自然也是要继续研究数学才好,他们拖刘婷婷来告诉我,让我劝劝李想的时候,我心里突然涌出一阵悲伤。

我问李想:“为什么喜欢我?”

他对我说:“你们女生不是都说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吗?”

虽然我知道他这么说没什么错,可是我却觉得害怕了,既然没什么理由,那我还值得他为了我去放弃他本该有的未来吗?

分手是我提的,在我又一次出差上高铁前。

电话那头的李想隔了很久没有说话,直到我说我要检票了的时候,他才开口:“你总是这样,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就逃。我们在一起那天,要不是我叫住你,你肯定就转身走了。这次又是,张婕,我原本真的打算要和你过一辈子的,可是你呢,你是不是从未这么想过?”

说完后李想就挂了电话,我梗着眼泪一直到了高铁上,才敢哭出来。

是的,我总是说自己喜欢他,可是却又总在推开他。

6.

与李想分手的第二年,我终于不需要再出差了。

我老板在例会上宣布我成为新的市场部副总时,我的同事们给我鼓掌,对我说恭喜,我用得体的笑容回应他们的祝贺。

晚上下班回到住处后,我把存了很多年的车票铺开在我卧室的地板上,想笑但笑不出来,想哭也一样哭不出来。

我和刘婷婷依旧是很好的朋友,不同的是,她在我面前基本不会再提起李想。她后来也来了南京,我们住在一起,每天一起抱怨南京拥挤的地铁和小区门口难吃的饭店。

我妈说我们俩不愧是闺蜜,这么多年了,竟然没人学会做饭,难怪两个人都找不到男朋友。

我把这句话转述给刘婷婷时,她笑着说:“那你告诉阿姨,你以后就和我过一辈子了。”

我听了以后放声大笑,然后不发一言。

曾经真的有人打算要和我过一辈子,可是我却就这样把他赶走了。

我工作的第四年,刘婷婷交了个男朋友,从我们一起租的房子里搬了出去,我们一周见一次,会聊聊彼此的生活,也会聊她的爱情。有时候我会觉得,我们一点都没长大。

直到她对我说李想要结婚了。

7.

李想要结婚了,听说那个姑娘会做饭,还很温柔,也颇得他妈妈的欢心,这就够了。

念书时我们都觉得只有能走到最后的才是最好的爱情,后来我越发的懂得,不管能不能走到最后,只要在一段爱情里,真正的用心的爱过,那就已经很好了。

在我不知道怎样爱好一个人的时候,是李想给了我他能有的最好的爱,很多年以后,我们都已释然,他能找到真正陪他过一辈子的人,那么,我一定也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刘婷婷告诉我李想要结婚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心脏像是被重重的击了一拳。 然而只有那么一瞬,接着就恢复了平静...
    岸上行走的鱼阅读 9,186评论 153 370
  • 当爱已成往事 回忆成了我的生活 还记得分手时 你的泪流 梦里哭泣的人却是我
    马流云阅读 116评论 0 4
  • 荠米是土话,它有个官名儿,叫荸荠。水栗,乌芋,马蹄儿说的也是它。 自小我就爱吃荠米,因此爷爷在水田里,种了半亩荠米...
    在河之洲ysy阅读 2,545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