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的情怀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近来,我心绪颇有些不宁——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借了这黄昏夜雨,我撑了一把伞儿,茫然地沿着马路,漫无目的地游弋在风雨裹挟的夜色中,只管往西,随便去到哪儿……

                                    02

走在初冬的雨幕中,情不自禁地,我身体透出一丝寒意来。也难怪,这淅淅沥沥的江南冬雨,虽不大,只一丝丝地,还带点缠绵粘乎劲儿,像古灵精怪的虫子,附在身上,却催你打着颤儿,你若吃不消还会再来点附加值——喷嚏鼻涕结伴而来。经历多了,我也习惯了,于是身上便有了些抗体。只是这段日子不甚其扰,骨子里透着的冰凉,也没了先前的元气,告诉自己的健康已然堪忧。

于是,我摒弃杂念,步频加快,不再踯躅徘徊。不觉间,走出家门已有好几公里的路了,慢慢地,我身上有了些许暖意跟热力,眉头不再紧锁,心情渐渐地开朗起来。

马路冷清,路灯昏黄。不多的车子们,偶尔从我身边滑过;行色匆匆的人儿,稀稀拉拉地,面无表情。赶路么?上班么?抑或约会么?节奏这么快,累不累?有没有一点浪漫情怀?我这是不是冒犯人家了,打住!不会是老年痴呆症的前兆吧?都怪我思维馄饨,言不由衷,唉。

独我形只影单,好像跟周遭浑身不搭界,天马行空地,由着性子地,徜徉于这水雾笼罩的帷幕里,宛如一株即将凋敝的菊花儿,斜斜的身影有点林黛玉似的自怜自艾,我这还算作个男人么,朽木一截。

夜,幽静得很是怕人,只有自己的心跳、脚下的噗噗声,还有林子里不知啥鸟的扑腾声,交织在一起……此时的我,什么都不想,也不用想,半眯着无神的眼,放空混沌的脑子,让雨中冰凉清新的湿气,由鼻孔传导至五脏六腑的最深处,带出浊气来,惬意地享受大自然馈赠与我的大氧吧。

                                      03

“滴答”,“滴答”,这是什么东西在我耳畔回响?哦对了,是传说中的时间老人吧,如影随形地陪在我身边,时刻关注我的一举一动。如同孙大圣降妖除魔一样为我保驾护航,又如禅意似耳语,悄悄地跟我来一场心灵的对话——拷问我,督促我,引领我。

“我给你把把脉,看看你内心状况如何?”

瞧——

心:痛,热,闷;

情:躁,郁,冷。

经过一番仔细的问诊、调理、灌输,我有一种被这雨水冲刷洗礼的劫后余生,脱胎换骨,更有阳光渗透进来的舒坦熨帖,是不是我僵化腐朽的躯壳跟灵魂有了碰撞与对话后,起了化学反应,产生了质的飞跃?

由此,我变得像得到真传的剑客侠士一般,精气神被一一注入丹田,只觉得眼神不再迷茫,头顶冒着气流,脚下虎虎生风,浑身上下变得不再是那颓废的烂木头,更像是浴火重生,嬗变成升级版的变形金刚。

感谢你,善解人意的时间老人!

                                    04

看,那是什么?哦,那烟波浩渺的太湖尽在咫尺——

湖畔:芦苇,亭榭,拱桥,幽会人;

湖面:白帆,渔船,灯火,水波纹。

                                ………   

听,谁在吟诵?哦,声源来自避雨的亭阁幽会佳人——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

江南雨,她缠绵缭绕,娉婷袅娜,圆润温柔,无声无息地,妩媚多情地,把你牵引,把你美得欲罢不能。不是吗——

落在湖面的泛起涟漪,像开出的白莲花纯洁可爱;

落在小路,林中,亭阁的,似少女羞怯含情;

落在我的伞儿上,如久违的故交热烈相拥。

这妙不可言的江南雨哟,就是夜听时刻的悄悄话,抚慰心灵的浓鸡汤,刮骨疗伤的避风港……

               

图片发自简书App

                                      05       

忽然,我迟钝的脑瓜子灵光闪烁,脑回路成几何级数地翻倍铺展开来,炸裂式的检索出已经锈迹斑斑的记忆来。其中,儿时的映像画面存储器里,有关故乡的风啊雨的情景,逐渐清晰起来——

长江边,紧靠着的一条内河,名叫碑亭河,这是养育我长大成人的母亲河。她弯弯曲曲几千米,神似一条巨龙模样,河水碧蓝清澈,鱼虾肥美,岸边播种的各类农作物:大豆高粱,水稻棉花等,灌溉、饮水都取之于她——我们的衣食父母。

每当下雨时节,我总是头戴斗笠,穿个蓑衣,套着胶鞋(热天,总是光着脚丫),拿个细棍枝条什么的,骑上牛背放牛去,那样子别提有多神气活现的啦!

我像一个指挥官,一路赶着我的牛儿,到河岸堤坝边,那儿青草茵茵。牛儿是个很有灵性聪明的伙伴,一路上用不着你催打吆喝,自个儿直奔目的地,享受那养分充盈的早餐,午餐,晚餐……我得闲时,还能到河边悠闲地垂钓,逍遥自在。人儿,牛儿各忙各的,各取所需,好不快乐!

最让我神醉的是暑假里,村里的娃儿们——打猪草的,放牛的,三三两两地聚拢在河边嬉戏打闹,赤条条地身子跳进水里,那叫一个“爽”字了得!扎个猛子,有鱼有虾。顽皮劲上来了,扯出水草裹着稀泥,互相摔打在伙伴的头脸上,糊弄得彼此都不知是谁呢,也弄不清是谁发明的这种玩法,肆意开怀的笑声漾开很远很远……

高兴劲还没过,一场暴雨突如其来。伙伴们赶紧摘一张荷叶当作伞儿顶在头上,窝在水里,个个像《小兵张嘎》里的小八路,别有一番英雄情结,开心的劲儿那就甭提了。

                                  ......……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应该是上世纪70年代——我7、8岁岁光景的事儿了。好遥远的记忆,回想起来,依然唏嘘不已,个中滋味很难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可以肯定的是,我曾经度过了人生长河里一段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一辈子都不能忘怀,尤其藏在我脑海深处的那一幅画面,暖暖的——

雨后黄昏:河面(水鸟),天空(彩虹),牧童(笛声),老牛(哞哞),炊烟(袅袅),暮归(小路)……

                                      06

心里的疙瘩里,假若老是住着酸楚,藏着痛苦,尽是阴雨绵绵,不打开这个结,就永远没有晴天。

有没有一种药方,能刮骨疗伤,让你的机体痊愈,心灵不再阴霾?

有 ——

如果你用生命中的雨水(智慧),去荡涤洗刷灵魂深处的污垢(弱点),你将拥有一个如同儿时那般天真无邪的快乐华年!

                        作者  竹醉楚风

                        微信号 hubeisongzilyl

                      希望你多多关注我哦,伸出你手                          为我点个红心❤,谢谢你!

                                      2018/12/0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