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上的花雨满天

字数 2249阅读 162
涅槃

莫高窟内,我看到佛陀的涅槃像,就感受到了解脱。

或许这就是远方存在的意义,它提醒你,生活不止日复一日的艰辛劳作,还有在茫茫黑戈壁上掩藏了千年之久的涅槃重生。

漆黑的洞窟内,讲解员照着壁画轻声细语道:“这是释迦牟尼的涅槃像,我们可以看到佛陀身后是他的弟子们,他们脸上的表情或悲或喜,是因为有些弟子并没有真正理解涅槃的含义,所以就表现出沉痛的样子,而真正理解涅槃不是死亡,而是开始的人,脸上的表情就很愉悦。”整个洞窟是棺材状的,前后有凹陷进去的佛龛,两边的石壁上整齐地排列着形态各异的千佛,佛陀本体的颜料历经千年依然光鲜亮丽,佛陀的素衣上有阴刻的纹路,分别代表佛陀的三十二相与七十二种好。看到佛陀静静躺在那里,我的内心就感到平静。踩着洞窟的莲花砖,如千年之前的供养人一般,虔诚而缓慢地移动步伐,步步生莲。连续几日,夜不能寐,每每将要入睡之际,佛陀的庄严宝象就进入脑海,我想要记录,在忘却这种感受之前记录下来。想要记录的欲念呼之欲出,我要记录下内心的狂喜,震撼,记录下对各国敦煌盗宝人的愤怒,最后记录我对敦煌的迷恋。

敦煌是一个处在沙漠戈壁滩上的小城市,然而它的历史已经延续了数千年之久。行走在城市的街道上,不远处就能看到绵延数千里的沙漠,鸣沙山和三危山静静守护在它的周围,看着不远处的沙海,不禁想起旧日站在敦煌城楼上的将军,看着半城烟沙,是否想起的是不远处的楼兰,是否默念着,黄金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是一个年平均降水量仅为39.9毫米的地方,不出意外,一般远方的客人都能欣赏到大漠里璀璨的星空,然而我们还是遇到了阴天和降水,天空一直灰蒙蒙的,狂风卷起地面的黄沙又把它们高高扬起,远远望去,竟分辨不出究竟是尘土还是雾气。楼兰就掩埋在这如雾气一般的黄沙之下。

古时楼兰所辖面积大约是在从阳关出去的罗布泊所覆盖的范围之内。罗布泊是楼兰人的神,也是楼兰全部子民的生息之本。长期处在匈奴和大汉王朝的控制之下,楼兰国君讨好双方,不敢得罪两国,然两国交恶,且罗布泊渐渐枯萎,气候严重干旱,楼兰子民最终迫不得已,迁离罗布泊区域,一夕之间,消失在茫茫沙海之中。

事物大抵都是如此的吧,辉煌过,绚烂过,最后都归于沉寂。从130亿年前的大爆炸开始到现在,我所存在的宇宙已经经历了如此漫长的时光。在这样的时间限度内,整个人类的文明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计。或许这就是人生的真相吧,短时间看来是喜剧,长远地看都是悲剧。

爱手艺(洛夫克拉夫特)所创造的克苏鲁神话体系里,有这么一个基础设定:在宇宙中,人类的价值毫无意义,并且所有对神秘未知的探求都会招致灾难的结局。人类经常要依靠宇宙中其他强大存在的力量,然而这些存在对人类却毫无兴趣,如果不是怀有恶意的话。物理学家刘易斯曾说,“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成就就是发现了人类的愚昧无知。”

对洛夫科夫特而言,宇宙是个收容可怕奇迹的避难所,这种观念不过是他病态的局外人心理的鲜明写照:洛夫克拉夫特在他的家乡普罗维登斯是个局外人,在克苏鲁传说中,现代人也是外来者,在宇宙间迷失了方向,随波逐流,在一个可怕的边缘摇摇欲坠。

很久以前我们已经知道,自己并不在宇宙的中心。当哈勃望远镜将目光投到银河系之外,我们才知道宇宙中有数千亿个银河系,多如恒河沙数。当“自由号”发现了黑洞的存在,我们明白了宇宙之外还有另外的宇宙存在,我们只是一粒微尘。所以,宇宙本身就是一处巨大的、神秘的、不可知的存在。保持着这么一份对宇宙的敬畏之心,怀着这样的觉悟,无疑是一种明智的选择。正如美国科幻巨匠在《沙丘》中所述:

“人类每次正视自己的渺小,都是自身的一次巨大进步。”


什么都无法放弃的人,什么也无法得到。在《进击的巨人》中,所有调查兵团的人在冲出墙壁的时候,都拥有了时刻献出心脏的觉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选择拼死一搏是为了替死去的亲人复仇也好,为了成为英雄也罢,或者仅仅是为了正义也可,但是选择去拼死搏斗的那一瞬间,难道就没有想过造成如今现状的原因么。在墙壁之中的人类退无可退,他们只看到了唯一的敌人,巨人,以吃人为乐的巨人。明白更多真相的巨人却说,在墙壁内是没有出路的。墙壁内的人类安逸了太久,他们早已忘记曾经被巨人支配的恐惧和被囚禁的屈辱。他们对墙外的世界了解太少,他们的世界太小,最大的威胁就是墙外的巨人。

墙外的巨人看到了更大的威胁,那些巨大化的动物,以巨大化的猴子为代表的生物,聪慧、狡黠而残忍。那些生物早晚会攻入墙壁之内,粉碎墙内人所构建的乌托邦。在没有这些情报之前就投入战斗,再次来看那些献出心脏的行为,就会觉得愚不可及。然而,巨大的墙壁和人们内心的恐惧阻止了他们去发现真相。只知晓部分真相的人,为了自己的信仰而战死,着究竟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悲哀都无法评说。

究竟,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当人类吃下毫无反抗能力的牲畜时,对牲畜来说,人类就仿佛是地狱恶鬼一般的存在。现在情形反转了,蜗居在墙壁里的人类,更像是墙外巨大生物们饲养的家畜。不甘于做家畜的人,选择拼死一搏,为了自由。墙壁外的生物更像是一只从天而降的惩罚惩罚天使,他们奉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想要为成为自然界最后的卫道士。千百年来,为了人类所谓的文明进步,无数生物濒临灭绝,资源消耗殆尽,人类,就仿佛生存在地球上的病毒,疯狂、贪婪而拥有强大的破坏力。迟早,我们会葬送掉自己的未来,因为灭六国者,六国也,亡秦者,秦也。

最终,我们将亲自断送我们的未来,就像那些不知悔改的壁中人。毫无希望可言。数千年之后,愿有人发现我们,就如同我们发现楼兰。愿他们的国降临,世间花雨满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