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我就是爱东北

  许久不动笔说些什么,再拾起笔怕也难逃硬式教育的后遗症,结束了众人各自印象中都最炎热的暑假,初到山大几个月,若说我此刻真的想说些什么,大概只有让我魂牵梦绕的东北了。

真的离家千里时,才由衷的感觉到东北的独特魅力,爱他的四季分明,爱他的率真爽朗,爱他的口音,爱他的所有美食。我开始和所有人说欢迎你们有时间去东北,恨不得所有人能和我感同身受,爱上这片黑土地。我被这样的一片土地养大,张成如今的样子不知道有多荣幸。我想起国庆假期从太原飞到沈阳的时候,听到的都是渲染力十足的地道东北话时激动的心情,在沈阳街头过马路人生地不熟的问交警怎么走时,他热情又风趣的回答我;想起之前在老家坐公交时一个人忘带钱包,有陌生人主动借钱给他;想起前几天网络上盛传的南北方买东西的差异里,北方人在人家要买一个青椒当配菜时爽快的给了他几个。这些大概都是反驳“穷山恶水出刁民”最好的例子了。现实点来说,如今的东北,经济落后、人才流失、重工业也大不如从前,对一个想博个美好未来的年轻人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出路,可我却很执着的爱着这片土地,那些说东北这个共和国长子陨落的人们真该到东北看看,至少体验一下淳朴的民风,有这样的一群人在啊,有什么时做不成的呢?

  来到山西这边生活之后的日子其实还好,不过最难熬的就是想念东北的美食,街边的烤冷面,大锅里的猪肉炖粉条,再冷些冰天雪地里的粘豆包,铁板上的煎粉和小土豆,甚至走在市场里传出的锅包肉和茄盒混合的香味,你看打不倒的东北啊,零下二三十度时蔬果都没有多少种了,也能靠白菜、土豆、地瓜活的幸福感十足。从前日子不这么富裕的时候,东北的家家户户都存些大坛子,主妇们买回几十斤的白菜来装进坛子里,用口口相传的手艺来腌制,等到真正的寒冬腊月时,一颗颗的取来,加上猪肉和大骨头,细细的熬上几小时,配上一碗白米饭来,幸福也不过如此了。冬天全是冰雪的路上,把自己裹得像熊一样横着走,路边摆着各式水果的糖葫芦,摊子上老板忙着熬糖,摊子旁放着有关糖葫芦的音乐,我还是最爱山楂的,总要忍不住买上一串,一口吃掉一整个,甚至舔掉木棍上的糖,直到吃的脸上都黏黏的才心满意足的放下。

  走出东北后,来到远在一千四百多公里外的地方,看到陌生的街道,陌生的城市,听到陌生的口音时,心底总会泛出一丝酸苦,一瞬间好像明白了古代诗人俗套的思乡诗句到底是为了什么,“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甚至那些几岁时就熟背的“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都说着不同的人们对不同的土地怀着的同样的心情,想起不知名的小诗曾写道“而我只有就着乡愁/用廉价的老酒/把自己灌醉在/月色最美的这些晚上/醉吟着/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寻一个清闲的冬天吧,其他季节都不算,来一次东北,看看这里可爱的人们,尝尝这里可口的食物,感受下零下二三十度的大雪,和农村暖的发烫的火炕,你真的会和我一般的爱上这里。

  日子挨到十月末,家乡的河湖都结出一层薄冰了,忽然很怀念东北的大雪,深夜梦里我仿佛真的回到日思夜想的地方,梦里的东北真的下了一场好大的雪,我爬上一个积雪很厚的山,一步步踩在雪里,我迎着风在雪中奔跑,在地上打滚,梦醒了,一颗思乡的心更无处安放了。

  我深切的爱着的那片土地啊,溪深常受雪,山冻不流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