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塞冬

当陆地侵入海洋

波塞冬用巨怒的海浪

反复锤击着

冲碾成浪花的气泡释往空中

我登上一艘渔船

波塞冬握着火焰的飞叉看着海面

远方的灯光映照着明亮的黑暗的海岸线

波塞冬的眼睛

雪亮的扫视着朦胧的夜色

总有一天我们知道什么是最美的

逝去的光阴不再回归

波塞冬的故乡

在音乐中起伏

岛屿成为固定的音符

我不作潜伏的恶者

在风暴与黑暗中

寻找猥亵

波塞冬啊!

我是天上的乌云

流浪在你的天空

你站在云与海之间

阻隔着

难道没有泪水就不能投入你的怀抱

我在波塞冬的家乡

细数着沙滩的痕迹

生命对于人类过于苛刻

欢喜,忧愁,得到,瞬间失去

锤炼着幸福与不幸的神经

也许你在荒原上站立了很久

在温暖中瞬间崩溃

总要相信

都会痛饮幸福之泉的声音

啊!波塞冬

你用怎样的温柔

俘获了卡桑德蕾

为什么想起你

就感到迷茫和困惑

德蕾莎

为什么想起你

我就感到振奋和堕落

,,,

波塞冬

曾经有一刻

我沾染了你的火焰

手伸向额头

站在波涛的浪尖

假如爱情象神一样普度众生

为何,他不爱我

波塞冬

我等待着你收起孽性的那一天

墙角面色发黄的乞丐

头上盛开着玩世不恭的发型

像明星衣不遮体的时装

写意的装典着人生的诗句

曾经想做一个流浪的诗人

圣-阿诺

烟和希望是相同的

都会消失在空气中

黑暗中我把希望砌成一座纪念的丰碑

让我体会那甜蜜的忧愁

布吕希埃

当生命的幕布在那一刻拉起

波塞冬

有人用死海凝成的巨浪

袭击了你宫壁的图腾

一切来源于背叛

来源于修道院的钟声

来源于不再流动的死海

当让你尾随进出的入口不再敞开

波塞冬啊!

即使你有原始的力

,,,,,,

克罗心

我认为最美的十字架

所有的美在这里展开

未来多好

古旧的缝纫机

泥泞不堪的白杨路

斗酒吟唱的诗人

你如我多好

做一个邋遢的旅行者

波塞冬

不要让他离开

离开

他会忘记原始的海

波塞冬

你的宫殿中流动着乌拉诺斯的精血

何时可以唤起爱与美狄丝的灵智

听,海浪溅起的泪花

淋落了海鸥东渡的羽毛

乌云遮蔽了天空

波塞冬祭起了梦的飞叉

波塞冬祭起了生存

波塞冬祭起了死亡

波塞冬祭起了失明人的歌

波塞冬祭起了没有灵魂的天堂

你是我12月哺育成的花

落入不灭的视线里

波塞冬变成一条游龙

爪变成了无坚不摧的飞叉

长杆在撑着路灯的尾翼

向着天空索取更亮的光明

风轻捋着海浪

海底的岩浆是波塞冬跳动的心脏

我拿什么去固缚我的心灵

我向天空伸出信仰和友谊之手

塞壬在看不见的岛屿上歌唱

我沉睡在海的中央

波塞冬

有一天

那是否是你双手合拢的温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