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公主的乞丐

1.

“嗨,兄弟,你跑这么快干什么,家里出事了?”

一名身背巨剑的大汉拦住正在飞奔人问。

“你他妈家里才出事了,你全家都出事了。”

被人拦住了去路,任谁也不高兴,更何况这家伙说话这么难听。

“哎哎,兄弟,你别激动嘛,我就是开个玩笑,那你跑这么快是干什么?”

这大汉也不生气,反而笑呵呵的问道。

“去看笑话。”

被阻拦的人显然很不耐烦,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面前这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好惹。

“笑话?什么笑话?”

“那乞丐又发疯了,正在酒馆吹牛皮呢。”

“乞丐,哪个乞丐?”

“还有哪个乞丐,我们镇只有一个乞丐,就是那个自称是米歇尔大人的疯子。”

“屠龙勇士米歇尔大人?他不是一年前就失踪了吗,怎么会有人冒充他。”

“哎呀!你是不是傻,就是因为他失踪了才会有人冒充他,他要是没失踪,谁有那个胆量。”

大汉还想再问什么,那人已经一溜烟跑远了,只留下最后一句话。

“月光酒馆,你有什么问题到那里问就行了。”

大汉没有去月光酒馆,他转身离开,走向另一条通往皇城的路。

2.

“米歇尔大人,你说你昨天和帕丽思公主上床了,我们还不知道帕丽思公主长什么样子呢,您能给我们说说吗?”

月光酒馆,一个看客对站在椅子上一身酒气的乞丐说道。

“帕……帕丽思公主,也……也是你们这些无知小民能……能见到的?我告诉你们,帕丽思公主外表看起来像天使一样,可是他的心肠却比蛇蝎还恶毒,如果她让你为她做什么,你最好不要答应。”

乞丐说完,又灌了一口酒,只不过因为酒喝的太多了,双手连酒瓶都拿不稳,那口酒大多顺着脖子流了下去。

“这个混蛋,自称自己是米歇尔大人还不算,竟然还在这里污蔑亲爱的帕丽思公主。兄弟们,打死这个满口胡言的疯子。”

乞丐的话显然引起了群情激奋,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吵。

很快就有人行动起来,乞丐站的桌子被人一脚踢歪,那满身酒气的乞丐也被人揪着衣领提了下来。

“谢谢,谢谢,不用这么客气,我自己能走。”

乞丐看见这帮人的气势,知道自己的情况不妙,连酒意都清醒了三分。

“谁他妈的让你走了,兄弟们,给我打。”

这人说完,为了起一个良好的带头作用,一拳打在乞丐的脸上,乞丐一个踉跄,晃悠了半天,竟然没摔倒。

众人一看,这疯子倒是抗揍,于是也放下了心里负担,对乞丐拳打脚踢。反正像这种废物,只要打不死就不会有人怪罪。

“别打了,别打了,我说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你们不相信就算了,还打人。”

乞丐双手抱着头倒在地上,尽量让自己的身体接触更少的脚印。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看我不打死你。”有人说。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亏我当初看你可怜还给过你一瓶龙舌兰。今天竟然敢污蔑亲爱的帕丽思公主,你这样的社会渣子还不如送给哥布林做饲料。”另一人道。

“这种人渣还敢说睡了帕丽思公主,呸呸,我真该死,竟然对帕丽思公主用了这么不敬的词语。”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一边打一边喷。最后发言的那人还因为内疚打了自己两巴掌,但也因为自己受到了伤害,更加用力去踢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乞丐。

“我没说谎……我没说谎。”

乞丐被打的神智不清,反反复复只剩这么一句话。

“还米歇尔,你他妈要是真是米歇尔,倒是起来反抗啊,你这个爬虫,渣子。”

这人话刚说完,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提了起来。这人回头一看,竟然是老熟人,自己刚刚见过,正是刚才挡住他去路的大汉。只不过此时的大汉看起来一点儿都不憨厚,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那是一身皇宫侍卫的装扮。

其他围观群众看到这个场面,都非常识趣,眨眼功夫整个酒馆就只剩下五个人,大汉和被他玲起来的人、酒店老板、倒在地上的乞丐、还有一个,是帕丽思,帝国公主帕丽思!

帕丽思看着倒在地上,被打的昏迷不醒的乞丐,眼神中有怜惜,有不解,有内疚。但最后,这些表情都消失不见,帕丽思的眼神中,只有脉脉浓情。

帕丽思眼神示意大汉,大汉马上玲着已经被吓晕过去的人走出去,同时,酒吧老板也识趣的离开了自己的领土。这次,酒吧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那就是帕丽思公主,她可真漂亮。”

门外,一群人挤在酒馆门口朝里张望。

“快把你的嘴闭上,看见帕丽思公主腰上的软剑了吗?公主已经用那把剑杀了十几个出言不逊的登徒子了。我看那,公主这次出来,就是要杀了这个疯乞丐。”

“不至于吧,那乞丐虽然平时疯疯癫癫的,但也不至于就这么死了啊。而且,这样的疯子,那用得着帕丽思公主亲自动手,我们就把他收拾了。”

说话的这人正是刚才要把乞丐当饲料的人。

可惜他们都猜错了,接下来他们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帕丽思公主没有解下腰间软剑,更没有杀他。帕丽思公主蹲下身,把乞丐的头拥入自己的胸口,污渍弄脏了她的白裙。

乞丐悠悠转醒,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帕丽思那张绝美的脸。

“啪!”

没有人想到,乞丐突然暴起,一巴掌打在帕丽思的脸上,竟然把她打的飞出去几米远。

守在门外的大汉怒目圆睁,巨剑已经握在手里,他一生的职责就是保护可爱的帕丽思公主,公主在他心目中是完美的存在,那个乞丐竟然用他肮脏的手打了她,他要冲进去坎碎这个伤害她的人。

“出去!”

“滚出去!”

两个人说了两句话,前者是帕丽思对大汉说的,后者是乞丐对帕丽思说的。

大汉愣住了,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告诉他们你把我睡了吗?他们不是不相信吗?来啊!现在就告诉他们,你没有说谎!”

帕丽思捂着流血的脸,一步步走到乞丐身旁,这高贵的公主,此时竟然说出如此下贱的话,她居然让一个乞丐和他做爱。

没人注意到,她流血的脸上,挂满了泪水。

乞丐只是冷漠的看着她,那眼神像一块冰锥,刺痛帕丽思的胸口,又疼又冷。

“刺啦!”衣服撕裂的声音!

帕丽思双手撕开自己的上衣,暴露出光滑洁白的身体,帕丽思的手在颤抖,她把手伸向光洁的后背,解开了文胸,一对大白兔呼之欲出,将要呈现在乞丐眼前。

万幸,帕丽思的身体是背对着酒馆门口的。门外众人齐齐吞了一口口水。

“还不够是吗?”帕丽思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心肠再硬的人听了这声音心都会软下来。

“把你的衣服穿上,离开这里。”

乞丐仍然无动于衷,他说这句话或许是真心的,可是他不清楚帕丽思公主的情绪已经失控了,当一个女人情绪失控时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帕丽思也是个正常女人,而且是比绝大多数女人的身体都要完美的女人。

帕丽思抽出软剑斩向自己的衣服,典雅简单的长裙被划破,露出一双修长洁白的玉腿。

“怦!”

大汉强忍内心的绞痛,怦的一声把门关上。

他知道公主平时是什么样子,俏皮可爱才是公主的性格,他想象不到,他的帕丽思公主怎么会为了一个男人变成这个样子,哪怕对方真的是米歇尔又如何。他想要冲进去,手刃了那个让公主放下尊严的混蛋,可是他不敢,他爱她,她的一切命令他都会执行,她刚才让自己出来,他只能出来,守着这可恶的酒馆。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米歇尔为什么沦为乞丐?帕丽思为什么这样做?

大汉此时怀着一种近乎祈求一般的希望,希望那乞丐能像刚才表现的那样冷漠,他甚至一样希望乞丐夺门而出,他不愿意忍受这样的煎熬,想到心爱的人在屋里的遭受,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他的愿望实现了,乞丐缓缓走了出来,一言不发的远去,他身上那被众人践踏的肮脏外衣不见了,外衣正披在帕丽思的身上。

米歇尔拖着疲惫的身体朝郊外走去。

郊外的雪山下有一块不起眼的墓碑,这块墓碑底下,埋葬的就是他杀的那条龙,同时,还有他心爱的人。

3.

回忆……

“米歇尔,雪山里的那条龙又破坏了十几里庄稼,你快去把它杀了。”

帕丽思公主拉着米歇尔的手,撒娇道。

“一条龙,不抢东西不杀人,只是每个月出来找点吃的,我还没见过性情这么温和的龙呢。”

米歇尔一脸不情愿,那条龙实在说不上是祸害,要知道,在这片大陆,随便一个野猪冲出森林,也能破坏三五里庄稼,别说什么龙了。

“那、那……那条龙还打伤了好几个村民呢。”

帕丽思公主急了,连这种理由都想出来。

“别闹了,一会我还要进宫见你父王呢。”

米歇尔显然不想理会她的无理取闹。

“你见我父王做什么?”

听见米歇尔要去见父亲,帕丽思只好临时放弃本就很难实现的计划。

“请他给我放三个月的假,我要和卡夫妮结婚了,她已经等我太久了。”

米歇尔解释,表情满是幸福。

可是帕丽思很不幸福。他结婚,她的幸福就要没了,她很想把刚刚得到的秘密说出来,说不定米歇尔可以回心转意,可是她不敢赌,这么多年了,她太了解米歇尔的为人,这件事不说倒还有回旋的余地,说了只会加速事情的发展。

帕丽思眼珠一转,有了主意。

“你说,你堂堂米歇尔大将军,办这个婚礼,不得和普通人不一样?”

“没关系,卡夫妮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

“她虽然不在意,但是你不能不在意啊,结婚是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事,你当然要给她一个美好的回忆。”

“你说的好像有些道理,那你说怎么办?”

“大陆上的人,还没有谁吃过龙肉吧?”

米歇尔眉头微皱,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他不知道,帕丽思没有告诉他的是,她刚刚得到的消息是,雪山上的那条龙是一条母龙,她在人间行走时流会化身为人类的模样,她化身为人的名字叫做卡夫妮!

米歇尔亲手杀了那条龙,杀了自己的爱人!

帕丽思的计划成功了,她以为卡夫妮死了,米歇尔就没有选择了,凭借米歇尔对王国的忠诚,让父王下令,把自己许配给米歇尔,他一定不会拒绝。

可惜帕丽思还是错了,她的计划很美好,却忽略了一个细节,米歇尔杀了那条龙之后,不可能不知道那条龙是他的未婚妻。

于是,皇宫里少了一位帝国的将军,街头上多了一个疯癫的乞丐。

4.

米歇尔自那次离开小镇以后,就再没出现过,人们只知道,他只会在一年中的一个特定日子来到雪山墓碑扫墓,不是他杀死巨龙的日子,是本应该结婚的日期,每年的一月五号,米歇尔总会回来给妻子扫墓。

又是一年的一月五号,米歇尔准时出现在墓碑旁,他什么都没带,也什么都不做,就那么笔直的站着,像一杆枪。因为他记得,卡夫妮说他这样子最好看,他要在她面前展现出最好的一面。

忽然,他听见一声龙吟,声音是从雪山深处传来的。

米歇尔的精神崩溃了,他发疯一样冲进雪山,寻着声音的来源跑去。

声音来自雪山深处的洞穴,他冲进去,潸然泪下,这是他的卡夫妮,他的卡夫妮回来了。

“是你吗,卡夫妮,是你回来了吗?”

“米歇尔。”

这声音欲言又止,可米歇尔愣住了,这不是卡夫妮,这是帝国公主帕丽思的声音。

“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米歇尔火热的心变得冰冷。

“你看,我像她吗?”

“像。”

当然像,他刚才一进来,以为她就是卡夫妮,帕丽思现在的样子,和当初卡夫妮变成龙的样子一模一样。

“卡夫妮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是我毁了你。可是……可那是因为我爱你啊!你娶了她,就毁了我,你让我以后怎么办。我知道我永远无法取代她,在你的心里只能容得下她,一年之前,我请求帝国圣魔导师冕下把我变成了她的模样,她既然已经死了,你就把我当做她吧,我情愿做替代品。”

帕丽思声音柔和,吗语气中竟没有丝毫不满,只有歉意。

米歇尔为难了,他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面前的女子为他做了这么多,他不能不说感动,身为帝国公主,为了他这样一个落魄为乞丐的人,竟然做出这样的牺牲,可是他仍然难以抉择。

米歇尔站在原地,竟有些不知所措。

“米歇尔,别怪她。她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她为了你牺牲了一切,别再留下遗憾,忘了我,她值得你珍惜。”

这是卡夫妮的声音,突兀出现在米歇尔的脑海,米歇尔知道自己怎么选了。

米歇尔拉起巨龙的爪子,说道“跟我走。”

“去哪儿?”

帕丽思的语气满是兴奋,她知道自己做的一切终究没有白费。

“见你父王,我还要当大将军呢。”

米歇尔说道。

“你不怕我这个样子?”

帕丽思眨动眼睛,有些担心。

“别骗我了,圣魔导师冕下一定有办法的。”

一个人牵着一条龙走出洞口。

这世界上公主有很多,可傻姑娘却只有一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真的有来世吗 那么 我愿做一只懂得飞翔的小鸟 一朵瞬间开放无声消融的雪花 甚至 窗前的一角蓝天 掀乱书页的风 落进...
    吴红梅阅读 167评论 1 0
  • 思维向南倾倒 北面的风吹散云朵 也吹走了纷扰 红色的墙 给我带来阻挠 却阻挡不了爱你的心锚 不撞南墙不死心,是决定...
    纳兰青青阅读 194评论 6 19
  • 离母爱最清醒的样子,直线距离已经有三年了~ 2014年的3月18号下午三点前后,我从集团办完公事回到办公室楼下,西...
    煜平垚阅读 110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