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下雨的初秋午后

图片发自简书App

       自从女儿上高中住校后,发觉自己周末更为忙碌了。要来回接送,要开启买汰烧模式,给她做些好吃,总担心在学校吃不好。高中课业很重,妞回到家总在不停的赶作业,上网帮着查资料,下载老师百度云里的作业,陪着去新华书店等等,只有在周日午后,把女儿送回学校后,时间才是自己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午后,下起大雨。先生送女儿回学校,我去美容院做个了护理,睡了个美容觉,然后冒雨踩街。白云山南路满街的栾树开着黄色的小花,雨中落花纷纷,有些则已经结了红褐色的蒴果,再配上绿油油的叶子,整整一条街红黄绿相间,煞是好看。往年总是只看到栾树红色的蒴果,从未关注它的花,其实它的黄色小花开起来一簇簇、一串串的,很是艳丽,我们总是对一些风景熟视无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去浅焙者,点了杯来自巴布亚新几内亚叫“男神”的咖啡,是真的浅焙,不苦微酸,淡淡果香,味道不错。貌似好久没喝纯品咖啡了,看着咖啡师称重、磨豆、冲泡,闻着渐渐弥漫的咖啡香味,本身就是一种享受。浅焙者位置较偏,以做纯品咖啡为主,有点小众,不过,大概在椒江这个小城也是有点小名气的,这样在下雨天,除我以外,仍有几个客人,两男一女,都很年轻,应该是熟客,全部在吧台高椅上坐着,和店家随意聊天。我坐在吧台最后一张高椅上,看咖啡师冲咖啡,有一搭没一搭的加入他们的聊天,感觉很好。

       喝罢咖啡,本想冒雨走回家,再感受一番秋意,无奈雨实在太大,长裙裹在腿上,又冷又湿,走到茱莉的厨房那里避了会雨,最后还是让先生接回家。天光尚早,于是又到阳台上折腾开了。从花友到盆友,只需要一个夏天,今年夏天高温湿热,阳台上的花草很受伤,空盆自然很多,眼见着秋天来临,从头再来嘛。在阳台上种花多年,也算是有点经验了,花草其实和人差不多,人们喜欢春日的阳光秋日的微风,不喜欢夏日的炎热冬日的寒冷,花草也亦然。就像人有喜怒哀乐、生老病死,花草自然也会有生长、结果、衰老、死亡的过程,这样想,就能坦然面对一个夏天花草们的仙去。不过,生命是有轮回的,衰亡的花朵留下了种子或者种球,在合适的时间再次生根、发芽,又会给你带来秋的灿烂春的明媚。于是,我在那些空盆里埋下酢浆草的种球、旱金莲的种子,插下那些多肉的枝干,摆上那下多肉的叶片,给弹簧草换了大盆,浇上水,期待它们给我一个美丽的秋天。其实既便是酷暑,阳台上一直有花儿在开放,有些是我精心栽培,另一些,却是无心而为。比如那几棵长春花,比如那棵缠满死去天竺葵枝干的茑萝,还有那些鸡冠花和矮牵牛,我只是以前种过它们,对它们并不上心,甚至都没有收过种子,而它们却学会了自己播种,学会在恶劣条件下生存,并在人们对着满阳台空花盆灰心了的时候,开出了艳丽的花朵。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阴,不断有意外和惊喜,这大概也是我爱上花草的理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天渐渐有点暗了,一阵凉风袭来,穿着短袖衣衫不觉打了个寒颤。江南就是这样,过了白露,雨一下,就成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