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个兵

坐在远行的列车上,窗外的景物模糊得快速向后驰去,家离我越来越远了,从四川到内蒙古,第一次出远门,这一走就是两千多公里。想起父母送我进站时的依依不舍,母亲泪眼婆娑的紧紧抓住我的手不放开,我的鼻子不禁又酸了起来。

离开家,只为了一个男人,一个穿军装的男人——刘小勇。那年他从内蒙古包头来到四川安顺。认识他是在二十九天前……

我是父母的独生女,是移动公司营业厅的一名业务员。遇到他的那天阳光明媚温暖,天空很蓝,我穿着一条浅蓝色的长裙,乘坐公交车去上班。眼底是挡不住的黑眼圈,昨夜为朋友庆祝生日,去夜店唱歌喝酒到凌晨才回家。平常这样的生活总让自己觉得莫名的空虚,我一直希望过安逸自在的生活。

我就在那辆公交车上邂逅了他,他上车后坐在了我的旁边,一身整洁笔挺的绿色军装,中等身高,身体结实,侧脸可见的是精神、俊朗的五官,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眼神明亮、斯文。

“请问西门口站还远吗?”他问我。

“哦!西门口呀,我下车后,你在下一站下车就是了。大概还有六站。”我报以微笑。

我到站下了车,他对我友善的点头示意。

早上开始的忙碌持续到了中午,办业务的人从多渐渐变少。

“请给我办张电话卡。”随即递到我眼前一张身份证。

我抬头看去,发现竟是早晨车上的军装男孩,我笑了。“怎么是你?”

“好巧!是你?”他笑着露出了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原来他叫刘小勇,二十七岁,大了我五岁。

“你是外地来的?”身份证的开头不是熟悉的数字。

“哦,是的。我是从内蒙古来的。”他眼睛亮亮的看着我回答。

“你是从草原来的吗?”一直向往大自然的我,难掩兴奋的问。

“我的边防营就在草原上。”

“你们的草原美吗?你们出门骑马吗?你们住蒙古包吗?”我边敲着键盘,边问着。

“这个季节的草长得很好,高的地方能长到一米多,营地周围的牧民家里养着成群的牛羊的,每天放牧时,他们就骑着马赶着羊群。我们不住蒙古包,牧民们是住的。”

我总是羡慕鸟儿,可以无忧无虑的飞翔在天空中,飞到自己想去的远方。草原上,是否也有成群的鸟儿?

思绪把我化身为鸟,飞向那一望无垠的草原,掠过蒙古包。轻轻落在蒙古包前,淡淡的奶茶香飘来。远处牧场上,成群的马、牛、羊,在自由的驰骋,牧羊人唱着牧歌,骑上马,走在草地与蓝天之间,牧羊犬挺着胸脯,像一个带领大军的将军,赶着羊群在小河边饮水。

阳光照耀在了小河面,清澈蜿蜒的河水清凉甘甜,霎时间,小河立刻变的金光闪闪,像洒满了金砂一般,那是鱼儿跃起,波光荡漾,点缀着草原。清凉的微风吹散了白云,天空一片蔚蓝。

“你也喜欢草原吗?”他微笑着望着我出神,我的脸一红,忙收回了思绪,低头继续敲着键盘。

办完了所有手续,我把身份证和单据递还给了他,脸上热热的。

“我有一些草原上日出、日落,蒙古包袅袅炊烟的照片,是个爱好摄影的士官拍的,你要是喜欢,加我的微信,我发给你。”他真诚的说着。

我愣了一下,随即开心的应允,互加微信后,他身形挺拔的迈着大步离开了。

那天晚上我收到了很多关于草原的照片,我们聊了很多话题,原来他来自内蒙古边防营,是一名营长,到四川安顺来征兵,要从我们这里接整整一百名士兵到内蒙边防营。

后来聊天中,他给我讲军营里的故事,给我讲草原上狼群的故事,讲守株待兔抓盗猎者的故事,讲中蒙边界开关时热闹的集市,讲绵延不尽的草海是怎样的壮观……

军营的生活,充满了整齐的步伐、嘹亮的军歌、潇洒的军装,日子重复、紧张,却不枯燥,在部队里,没有尔虞我诈,没有阴谋算计,有的是战友之间的兄弟情谊,有的是当兵的毅力和荣誉感。

是他们在守护着中蒙边界的国门,保卫着一方国土的安宁与平和……

刘小勇又来营业厅了两次,他每次出现时,总是干净清爽,仿佛带着草原上温暖和煦的阳光和青草的气息。

后来,我们相约吃四川的名小吃,饭后他和我抢着付账。

聊天中我知道了,他的家在承德,刚到部队时,因为个子不高,身体瘦弱,体能很差,他用不服输的劲儿,每天玩儿命似的锻炼自己,业余时间更是用功学习读书,之后不久,他的体能、文化业务都拿到了全连第一,从此以后,他都是稳稳的第一名!

坚持努力的他,也是靠着踏实的干劲,一步步升职,成为了一名营长。积极乐观的他总是热心的帮助别人,对我的照顾和关心更是无微不至。

认识十天后,他要我做他的女朋友,我羞涩的答应了。他给了我温暖和安全感。

认识他二十天后,他告诉我,再有一个星期,他就要回营地了,问我愿意和他去内蒙古吗。守着边防,这个男人的心孤寂和落寞太久了,以至于他迫切的渴望拥有一个家。他强烈的要求我和他走,说他一定会努力给我创造一个幸福的家,我没有答复他。

我的心情很复杂,短短的相识让我们对彼此的认识还不足够多。可他和我身边的那些男孩子很是不同,他勇敢坚定有目标,从不矫情、虚伪和任性。

直到他要走的第二十五天,我终于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跟他走!跟认识了二十几天的他去草原。

是他一直在守护国家,那就由我来守护他吧!

用了两天的时间,我和他见了父母,并说服了父母。他带着新兵先回了内蒙,两天后,我也踏上了列车。

火车到站了,我走出了车站,内蒙古的天空很蓝,我穿着浅蓝色的运动装,他在出站口等着我,穿着笔挺的军装,一脸灿烂的笑容!

“欢迎你,我的第一百零一个兵。”我笑着投入他的怀抱!

三个月后,我们结婚了,我住进了部队里的家属楼,成了一名军嫂……

两年后,我们的儿子希希出生了,寓意是满满的希望……

五年后,为了孩子将来上园、上学的需要,我带着孩子独自搬到了距离营地300多公里外的包头市,他留在了边防营。

当孩子生病时,当家里需要换灯泡时,需要买米面时,我也曾夜里默默地流泪,可哭完之后我仍然告诉自己要坚强,因为我知道,在他的心里有着对我和儿子更深的愧疚和爱。

每隔几周的周末,我就会开着车,穿过草原回边防营陪他,他开心的陪着我渡过周末,草原就像他的怀抱!

八年后,我们买了房,把我的父母接到包头住。

十年后,他复员了,我们一家人终于团圆了,过上了幸福而平淡的日子!

谈起往事,大家还会笑称,我是小勇接回来的第一百零一个兵。回忆在一起充满笑和泪的日子,我从没后悔过。

没错,我就是他接回来的,第一百零一个兵。第一百零一个只守护他的兵!每个军人的妻,都是守护他们的第一百零一个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