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开始念旧了,我们太贪心了

HaHaHa... 抽烟响...

我拿着一根不知从哪弄来的烟,把里面的烟叶子全部抖落出来塞进去一根“火柴炮”再把烟叶子填回去,给一个“傻子”抽,没嘬两口就炸的只剩嘴里叼着的烟屁了,我们站在大墙上往下面路过的“傻子”身上尿尿玩......

我今年26岁,当时一起玩的几个发小儿也都差不多大,每次侃大山的时候都会聊起小时候那点儿见不得人的破事,那时候我们在周围几个村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谁家玻璃被砸了、锁眼被堵了、小树被拔了,都是直接找我们,先杀后问没有冤假错案,基本都是我们干的。

我家附近有一个敬老院,除了有一些老者之外还有一些脑子不太好使的傻子,这也成了我们的一大乐趣,当我们再一次给傻子烟抽的时候被拒绝了,问他为什么不抽了?他说了一句“抽烟响”笑的我们前仰后翻,最后这三个字也成了他的外号。

那时候不像现在的孩子有手机电脑可以玩,那会儿“土豪”的标准就是有一台小霸王学(you)习(xi)机,谁家要是有这个,人缘儿准特好。除了打游戏就只能是自己去创造游戏了,下河游泳、摸鱼、骑着28自行车比赛,那时候我个子小连车座子都够不着。

我到现在还能感觉到当时的笑声。

多年过去了,让我感到除了时间的流逝以外也溜走了太多的东西,可能现在我连儿时伙伴的联系方式都没有。我们都在试图改变着什么,却没发现自己也在这场变革之中。

那时的笑声如今变成了呐喊,那时候总是想象着长大后的样子,模仿着本不属于那个年龄的事物,有人说“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但我妄想的认为我还会回到当初的时光,谁又不想呢?

除了每个人都留恋的童年,我的妄想还有很多,可能最打动我的只是那时候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一种状态,我无比怀念。我们盼望着成长、成熟,这一天终于快要到了,但我们还是想象着本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的东西,太多的现实让我们放下了理想、放低了姿态,来达到我们希望的目的。

我们期待着被伤害的他们,能够用平等的眼神看着我们,我们太贪心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