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书屋]结婚狂

转 - CL/htm_data/1910/7/3684316

1
吴敏娇的一生平淡无奇。
父母离异,母亲再嫁,有了妹妹后,她更是毫无存在感。
及至过度劳累,死在公司里,也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悲伤。
父母拿着公司给的赔偿金,算计前后,也没有舍得在寸土寸金的S城给她买一块墓地,而是跑到S城周边的小县城N城,买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小户型,供奉她的骨灰。
他们真是精明啊,小户型也就几十万而已,比S城的墓地便宜多了。
买这样的一套住宅供奉骨灰,比买一个墓地要气派多了,而且还算一套持有房产,将来极端情况下还可以变现,不像墓地就是个死物。
N城是有点远,但是那些墓地也很偏啊,反正一年来祭拜一次就可以了,这点距离还是可以接受的。
吴敏娇同家人感情淡薄,对于父母这样的安排也没多大意见,就算她有意见,一个死人,也没人会在乎。
她一直没去投胎,因为还有一个心愿——结婚。
“如果条件允许,我想嫁给王一博。”三十二岁的吴敏娇,容貌清秀,身量娇小,提起意中人,两颊更是飞上了两朵红晕。
秦曦和小冥王对视一眼,小冥王用口型无声问:“谁是王一博?”
“吴小姐啊,”秦曦挠了挠头发,有点无奈,“咱能现实点吗?我也喜欢王一博,我也想嫁给王一博,你觉得可能吗?”
小冥王问:“谁是王一博?”
听了秦曦的话,吴敏娇叹了口气,“如果不能是王一博,那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她清亮的目光在屋内转了一圈,落在小冥王身上,“他也可以。”
小冥王不干了,“凭什么呀?我可不是随便什么人,还有,王一博到底是谁?”
秦曦看一眼小冥王,上下打量,脑海中忽然飘出了一个不要脸的想法,她嘿嘿一笑,“行,这是合约,你签个字就行。”
吴敏娇粗略一扫,大手一挥,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礼?”秦曦同吴敏娇讨论婚礼细节,“中式还是西式?要不要拍婚纱照?”
吴敏娇愣了愣,“随便。”
随便?秦曦也是一愣,作为一个死了都要结婚的结婚狂,不是应该构思过N遍自己的婚礼吗?她看了看吴敏娇,吴敏娇正望着小冥王,眼中浮现暖意,那神情,就仿佛妻子凝视丈夫。
额,这角色进入得有点快吧?
送走吴敏娇,小冥王抓着秦曦又问了一遍,“谁是王一博?”
秦曦搜出王一博的百度百科,把手机丢给小冥王,小冥王扫一眼,有点不是滋味,“挺帅啊,哎,你觉得是他帅还是我帅?”
秦曦没空理会他这个无聊的问题,她在纸上刷刷算着帐。
“你在算什么?”
秦曦盯着纸上最后得出的数字,笑得无比奸诈,“从表面上看,你是新郎,我是新娘,我有不少同事和朋友,假如把他们都请过来参加婚礼,嘿嘿嘿,礼金可是好大一笔钱。”
小冥王眼睛一亮,“哇,小秦助理你真是太聪明了!哎,把你那些幼儿园同学,小学同学,初中高中大学都请过来!”
秦曦白了他一眼,“想不到你比我还不要脸。不行不行,这事我干不出来,就请跟我关系好的就行了。对了,你那边有没有朋友?”
“我那边就算了,死神都是很穷的。”
2
吴敏娇对婚礼没什么要求,对婚礼上要穿的衣服也没什么要求。
她只有俩字:随便。
也是,新郎都是随便的,更别提其他的了。
她随便,秦曦办起来却不能随便,她请了N城最好的婚庆公司,在五星级大酒店摆了二十桌。
看着账单,小冥王有点肉疼,“是不是太浪费了?吴敏娇可没这么多要求?”
“这你就不懂了,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来参加婚礼的朋友看到这里档次这么高,礼金自然不好意思少。”
小冥王眨了眨眼,好像有点道理。
婚礼进行得很顺利,唯独让秦曦看不顺眼的是靠近门口的一桌,全是黑色西装的大男人,面无表情,只晓得一个劲儿地吃吃吃。
“他们是谁?”穿着洁白婚纱的秦曦,凑近了小冥王,轻声问道。
小冥王撩起眼皮子看了一眼,“哦,他们啊,都是周边城市的死神。”
“不是说死神很穷的吗?”
“对啊,他们只是来蹭饭的。”
“……”
秦曦也是第一次被这么多死神蹭饭,出于对死神的敬畏,除了敬酒,她也没敢多说什么。
婚礼结束,秦曦和小冥王盘腿坐在床上拆红包,数钱。
这时候,门铃响了,秦曦踹小冥王一脚,“开门去。”
原来是吴敏娇,真有教养,都能穿墙了,还遵循着活着时候的礼貌。
秦曦不好意思地把红包藏到身后,搓搓手,“那个,婚也结了,你的遗愿完成了,你该去冥界了吧?”
吴敏娇摇摇头,看小冥王一眼,娇羞无限,“等一下,人家还没过夫妻生活呢!”
小冥王警惕地往墙角一缩,护住胸口,“你想干嘛?我卖艺不卖身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吴敏娇脸红了,“我就是想像正常夫妻一样,给你做一桌菜,再帮你洗洗衣服什么的。”
她的声音越说越小,仿佛自己提了个什么过分的要求,生怕别人不答应。
小冥王道:“你早说嘛,这个简单。”
他看向秦曦,秦曦轻咳一声,“那个,我厨艺一般,你要是不介意……”
“我想亲手做。”吴敏娇强调了亲手两个字,共情戒指虽然能身临其境,但比起亲自,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
秦曦后背寒毛一竖,难道吴敏娇想附在她身上?她咽了咽口水,看了一眼小冥王,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小冥王笑了笑道:“这个也简单,你俩把共情戒指的主次交换一下,吴小姐带主戒,小秦带次戒,这样,吴小姐就能控制小秦的躯体,跟附身差不多了。”
两枚戒指能翻出这么多花样,秦曦也是服了,交换好戒指后,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的了,虽然脑子能思考,也还是有意识的,但就好像意识浮了出来,飘在空中看着“自己”麻溜地系上围裙,在厨房的锅碗瓢盆里忙碌。
而吴敏娇就在她旁边,做着同样的动作,仿佛复制黏贴般。
秦曦在厨房里热火朝天地忙着,小冥王就翘着二郎腿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吃水果,无比惬意。
便在这时,门铃又响了,响了一下之后,不等人来应门,又换成了啪啪啪的拍门声,还有男女混合的怒吼声,“秦曦,你给我开门!”
即使厨房里喧闹无比,秦曦还是一耳就辨别出,这时她爹妈的声音!
他们怎么来了?
颤颤巍巍地开了门,秦母一下就揪住了秦曦的耳朵,“你这个忤逆女,结婚居然不告诉爸妈!你眼里还有父母吗?”
一顿臭骂,秦父严厉的眼神在小冥王身上打量,“你小子哪里跑出来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偷偷拐了我女儿,真是好本事啊!”
3
秦曦的父母近年来学会了玩微信,这天无意中在朋友圈发现了女儿的婚礼,这还得了,马上就买了车票,从老家杀了过来。
秦曦欲争辩,不过此时身体不受她控制,她想说:“爸妈,你们先坐下喝口水,听我慢慢道来。”却什么都做不了,说不了,就这样傻傻地站着,手足无措,好像不知道如何跟自己的父母相处。
小冥王拉着秦曦“扑通”一声跪下,“伯父伯母,你们别生气,都是我不好,因为我家里是做死人生意的,我怕你们不肯把曦曦嫁给我,就让她先斩后奏。你们要怪就怪我,千万别怪曦曦。”
看到女婿如此维护女儿,秦父秦母的气消了大半,秦父道:“你家做什么生意的?卖棺材?”
小冥王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地胡扯道:“开火葬场的。”
秦父秦母对视一眼,开火葬场倒也是个赚钱的生意,除了晦气点,倒也没什么。
两人的目光又挪回小冥王身上,这孩子长得真好,唇红齿白的跟个大明星似的。又看了看自家闺女,年纪好像大了一截,皮肤也没人家白,这会不会有点老牛吃嫩草?
秦父秦母再次对视一眼,秦父拉着小冥王喝酒聊天去了,秦母则拉着秦曦钻进了厨房,一边打下手一边说着体己话。
秦曦话很少,神情也是呆呆愣愣的。
牛肉炒好,秦母夹了一筷子让她尝咸淡时,她的眼圈居然红了,两行泪毫无预兆地流了下来。
秦母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给她擦眼泪,“这是怎么了,大喜的日子,是不是小明欺负你了?刚刚他都是装的?”
秦母心疼女儿,越说越气,拉着秦曦就去客厅找小冥王算账。
小冥王和秦父就着花生米已经喝了二两白酒,秦母双手叉腰,母鸡护小鸡般扯着嗓子朝小冥王吼道:“你这小子,刚结婚就欺负曦曦,我们家曦曦在家娇养了二十多年,嫁给你可不是为了受气的,你要是不懂得爱护她尊重她,这婚离了也罢!”
秦母在气头上,离婚的话也说了出来。
可怜的小冥王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秦曦忙道:“妈,不是,你误会了,他对我很好。我是……太感动了……从小到大……我妈妈从来没有……我……我都是一个人……”
她一边说一边又忍不住哭了起来,语无伦次的,秦父秦母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小冥王却是明白了。
吴敏娇自小在家中不受重视,母女间最寻常不过的细节,她从来没有体会过,更没有被母亲如此维护过,看到秦母这般待秦曦,她一时感伤,忍不住就哭了起来。
小冥王拉过秦曦,解释道:“伯母,曦曦的意思是她对不起你们,她瞒着你们结婚,你还如此维护她,她这是感动的。”
“你这孩子,”秦母揉了揉秦曦的头发,“你是我女儿,我不帮你帮谁?你呀,怎么忽然这么多愁善感了?好了好了,快别哭了,吃饭了。”
4
这一顿饭,秦曦吃得食之无味,吴敏娇却吃得心满意足,这是她长这么大吃得最幸福的一顿饭。有爸爸妈妈,有老公,这是一个完整的家。
她梦寐以求的,家。
不,还不完整,一个完整的家里,怎么能缺少孩子呢?
吃完晚饭,秦曦和小冥王去楼下睡了,也就是供着吴敏娇骨灰的房子。秦曦的房子则留给父母睡。
“你去睡床,我睡沙发。”小冥王对秦曦道。
秦曦想点头说好。可是双手却不受控制地拉住了小冥王的胳膊,把他带进了卧室,一把摁在了床上。
“我们生个孩子吧。”她含情脉脉地说,舔了舔下嘴唇。
“吴小姐,我卖艺不卖身。”小冥王想侧过头去看床下的吴敏娇,可是床上的秦曦却直接强吻上来,一边吻,手还一边不安分地扒他的衣服。
“吴小姐,你冷静点!”小冥王从夹缝中艰难地发出音,“你别这样,你不能……救命啊……”
秦曦亲了亲他的耳朵,“我会很温柔的。”
小冥王浑身一哆嗦,拼命把秦曦踹开,跳下床抓住吴敏娇,把共情戒指才她的手指上撸了下来。
秦曦恢复自由身了。
她躺在地板上哎哟呼痛,“小冥王,你下手也太狠了,我的腰都快折断了。”
小冥王一边道歉一边把她扶起来,“没办法啊,我不狠点,我贞操就没了。”
两人齐刷刷瞪向罪魁祸首——吴敏娇。
吴敏娇这时候也冷静下来,愧疚地低下头,“对不起,我只是我只是……”她眼睛一眨,眼泪又流了下来,“我太想有一个家了。”
她拼命地工作赚钱。
她想结婚。
她对结婚对象没要求。
她对婚礼布置没要求。
因为,她只是想要一个家。
不管是谁,只要愿意娶她,给她一个家,她就嫁!
她如此卑微地,只想要一个家。
“秦小姐,我真羡慕你,你爸爸妈妈对你真好。”
秦曦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唾手可得的寻常,原来在吴敏娇看来,是那么难能可贵!
这个世界,不是每一对父母都是合格的父母的。
“小冥王,你带我回冥界吧。”吴敏娇说,“秦小姐,谢谢你完成了我的心愿,谢谢你让我体会到了家的温暖。来生……来生希望我也能像你一样,投生在一个温暖的家庭里。”
“一定会的。”
小冥王把吴敏娇带回了冥界,秦曦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她想:明儿一早我就要告诉爸爸妈妈我爱他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1,627评论 0 10
  • 苏格拉底说,未经省察的人生,是不值得一提的。
    寒山西子阅读 14评论 0 0
  • 每个人都要保持乐观的心态,终于可以去面对各种各样的事情和问题
    回眸岁月如梭阅读 65评论 0 1
  • 准备软件: AndroidSDKANT : ANT_HOMEPython 环境变量: ANDROID_HOME:D...
    JumboWu阅读 236评论 0 1
  • 今晚和奶奶聊天,谈到了奶奶以前经历过的事情。 “你二伯五岁的时候,拖着一张椅子从伯劳走回来,三十里地啊,他能一路拖...
    雨后晴天的女孩阅读 89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