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过境迁,我们都不再是当初年少的模样

文/Airunny阿裹

图片发自微博


我出生那年,下了一场大雪,因为我是女孩的缘故,外婆就给我取名叫“小雪”,希望我能够像白雪一样永远纯洁坚贞,善良大方。

上小学的时候,我在班里的成绩一直都保持中游状态,永远都上不去也下不来,就像站在空格梯上的我,往上爬是别人的屁股,往下走是别人的头,行路两难,永远是那么平静无波。

就像我的性格一样,似乎从小到大就冥冥中注定,我一辈子会比较安静文艺爱折腾多一点,虽然骨子里那部分带野性的血液从来都执著存在。

那时我有两个好朋友,一个叫柚,一个叫梦,她们两个都是我爸爸同事的女儿,就住在我家隔壁,每天我们仨都是一起上学放学,做作业、跳飞机、玩嚼嚼糖(白糖制作的一种小零食)、丢沙包、跳皮筋、藏猫猫,我们仨就像各自身体的左右手一样,是那么地亲密无间,形影不离,就这样,我们一起无忧无虑、天真无邪地度过了六年的小学时光。

上了初中,我们仨考进了同一所学校,却没被分进同一个班。

一开始我们仨依旧像从前一样,每天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吃饭看书,后来上了初二,各自的学习任务逐渐地繁忙起来,每周各种大大小小的考试接连不断,晚上周末都是超时超点的补课,渐渐我们见面一起回家的时间少了,在一起聊天玩耍的时间也少了。

那时的我们都还没意识到我们仨之间的关系正在渐渐发生微妙的改变,我们会不再是彼此亲密无间的左右手,我们不再想要靠近彼此而天天黏在一起,我们不再想要像小时候那么调皮捣蛋不懂事,我们都渴望长大,渴望做那些大人才能够做的事,小小的我们骨子里在拼命撕叫,想要逃离飞奔远方。

我们也没意识到彼此正在慢慢走向友谊的黑暗边缘,我们的友谊之烛正在被空气里的风慢慢吹灭,我们会很久不再见面。

那年我顺利考上了高中,柚却没考上,她毅然选择不读了,跟着父母一起去外地打工赚钱;而梦发生了点意外,得了一种怪病,导致她神志不清,变得疯言疯语,她家里人不得不带着她到处寻医治病,中药西药算命求神拜佛都试过,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是没治好,最后不得不决定把她送去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从前仨人的小世界,一瞬间变成了我一个人独自留在这里继续疯长。

图片发自微博

高中三年的生活,我过得很快乐也过得很疲惫,特别是高三,每天都五点半早起背书,上课认真听课做笔记,晚上回宿舍挑灯夜读到凌晨两三点,那时的所有高三党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考上自己梦想的大学。

我早已经适应了没有柚和梦的生活,她们已经成为了我过去生活里的两个影子,迷迷糊糊,没有任何波澜,没有任何起色。

她们再也没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再也没来找我玩,我不知道她们到底去了哪里,过得怎么样,只知道她们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想,她们应该在那座大山背后吧。

很快我的高中时代过去了。

我承认我即使努力了,还是没能考到离家乡很远的地方,于是就去了县里一个很普通的二本院校,选了一个很好就业的和谐专业,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

在我的大学里,没有很惊心动魄,没有很疯狂叛逆,也没有很平静如水,只是风起的时候,水面还是会轻轻荡起涟漪,我的心还是会有所微微跳动。

虽然离家只有三个小时的路程,但在大学的我还是选择很少回家,逢年过节也就回去那么几趟。

每年的寒暑假我就找机会跟着别人出去找份兼职赚点钱,还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

我不是不恋家不想回去,而是如今的自己,不敢太过分恋家,不敢太放纵自己,不敢再随心所欲,不思后果不想未来地任性做事。

二十几岁的我,已经没有多少年可能奋斗,我知道学到老活到老,可是我还是很害怕自己赚钱的速度赶不上父母老去的速度,害怕给不了我想给她们的一切美好的东西。

我还是会在每个夜深人静,一个人的小屋子里,独自忍声大哭落泪;还是会想起那个小小的柚和梦。

我要跟时间赛跑,跟过去的自己赛跑,我必须加倍努力,必须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倒下不能松懈不能懒惰,我还有很多很多要做的事等着我去完成,至少我要,做一件我从没坚持很久的事情。

我无意间从邻居那里听到一些有关柚和梦的消息,我很开心但也有些许的失落。

现在的柚已经成家立业,成了一个一岁半小孩的母亲,我加了柚的微信,她的头像是一个微胖的女人抱着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女人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意看着镜头,画面塞满了暖暖的爱意。

我知道,那个女人就是柚。

梦的病也有了好转,不过一直还靠吃药来维持精神状态。她十几岁就嫁给了一个做生意的广州人,如今的她虽然还是会经常做一些奇怪的事,但所幸那个男人对她很好,照顾周全,对她体贴入微,百依百顺。

只是如今的柚,我们即使加了彼此,聊过几句话,就再也没有下续的理由,她有她的家庭要照料,我有我的学业要顾全,我们都早已经不再是当初的你我。

如今的梦,虽然我知道她已经结婚的消息,但自从那次生病去了远方,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的大学生活也即将结束,感觉这一切就像做了一场梦,像过山车又像坐火车。

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我一直在这个小家乡读了十六年,现在的我,早已经褪去了曾经那些天真幼稚的蚕壳,正在努力蜕变成一只优雅安静的蝴蝶。

七年的时间,我不清楚柚和梦在我所向往的远方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度过了这漫长的七年岁月。

不过我知道,一定不容易。

她们是否还记得我,是否在某个安静的片刻会想起我,是否还记得曾经那些属于我们仨的美好回忆。

我记得我在梦里到过有你们的远方,所以如今的我才会那么地向往去远方。

图片发自微博

打开皮箱,搜寻我所有的物件,唯一有的是压箱底的那张我们仨站在一起的小学毕业照,照片里的你们俩,站在我的左右边,拉着我,就像我的左右手一样,我们是那么地亲密无间,形影不离。

此刻,耳边响起了那首容祖儿《挥着翅膀的女孩》的旋律……

我知道,时过境迁,我们都不再是当初年少的模样了。

-END-



更多文章关注主页



一个爱音乐爱写东西,坚持原创,喜欢分享的自由摩羯喵
如果觉得此文不错,可以点下“喜欢”。 你还可以关注我,我会给大家分享更多有趣的东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姐,你失恋了?”秦绅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激动地打了个电话给李柚,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其真实性。 “对啊,我失...
    陆Nene阅读 422评论 12 17
  • 听说昨天傍晚的天空,上演了一场绮丽多姿,妖娆绚烂的云? 可惜得很,我没看见。 当时我在干什么呢? 也许是我在银盆南...
    Flower忆阅读 263评论 3 1
  • 此刻,怀念的事 那一年 春季后山潮起的花海 夏季紧凑有序的星空 秋季林中带叶的小路 和,冬季十指相扣时 曾十分欢喜的温度
    Pan一一1984阅读 45评论 0 0
  • “随着年龄的增长,便会越来越喜欢怀念过去”这是在长辈们聊天时我偶然听到的。于他们而言,无论是甜如蜜还是苦似莲心的种...
    岁月安然阅读 9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