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坐火车

高铁票不好买,买了卧铺,准备发往长春去看二姐(毕业后她嫁到长春了)。想起四年大学生活石家庄至长春往返奔波了好多次,从来没有坐过卧铺,和河北的老乡同学结伴坐硬座,每次都是大家说说笑笑凑合走完这千里之路。就像上了四年大学对我的学校和学业没有特别记忆的片段一样,我对那时候路途的记忆也很空白。工作后坐过一次卧铺也是晚上上车白天下车,没有路途上的色彩,真正记忆深刻的是上大学第一次去长春的路途。

从打算拿入取通知书买学生票开始心里就不踏实,因为老家离市里很远,交通又不方便,就拜托一个叔叔给买,为了凑学费本来就过了入学日期了,买票时着急的很也只能买无座的票,我不知道那趟车次,但是我清楚的记得那趟车是广州东到哈尔滨。大哥骑着摩托车骑了好久把我送到火车站,到站后他买了站票送我上车。当时各地车次都少,长途车平时都是严重超载,车到站,停留时间很短,人们疯抢着上车,我也很积极的往上使劲,其实前面的人都是后面的人给拱上来的,大哥看那情景一脸焦急的喊道:“快点往上挤云,咋这么多人,看里面站的全是人,我是不能上去了,上去就下不来了,这可咋弄啊,唉呀,这,唉呀……”不知到怎么迈的脚就上去了,站在两截车厢连接处,有好多人都在那个位置站着,到处都是人,我怯生生的站着,强压着慌乱的心脏,感觉好多人在看着自己,我就一动不动,真的没想起来挤到窗户处和大哥再见。到长春后往家报平安,妈说,回去后大哥很难受,说后悔没有把我送到长春去,让我一个人走他担心的都没有睡好,我说:“没有让他送我就对了,要不我还得操心他呢!到了长春住哪儿?他怎么回来?买票还得好多钱,要是他回不来咋整?我自己没问题的,我一个人省心。”

在路上还真发生了件不省心的事。也许那时候真的是小,一个人站在车厢连接处被别人问及多大啦干嘛去?怎么没人送等等问题,我都一五一十的回答着:“去上大学,因为筹学费晚了所以才去,今年19了,家里没人送,没出过远门……”我那时用不流利的普通话柔柔的说着,有点羞涩,有点小兴奋,有点小紧张,还有点小骄傲。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哥好像夸了我一大顿,然后就在售货车过来时买了火腿肠还有面包送给我吃,我拒绝了,他就硬拉开拉锁塞到我包里了。晕车难受,一路上不吃不喝没合眼没上厕所,后来就一直坐在我的衣服包上。这车厢里的人真像流水线的产品,来来回回的。时间漫长,一点点的走,突然有一对夫妻大包小包的进入视线,我看还有被子之类的,女的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她老公说去补个卧铺票去,那女人就和我交谈,她伤心的说孩子有病,他们全国各地的跑着治病之类的。过了会她说想去找找老公,让我帮她抱会孩子,我就接过来了。好大一会,那女人还没回来,小女孩突然抽搐了一下,吓的我心慌好大一会,我就抱的更紧,所幸过了一小会那两口子回来了,我才放心。后来她们去别的车厢了,列车员过来说我:“以后这种事别帮忙了。”我在那儿呆呆想了半天,理顺不过来,难道她们是在寻找目标抛弃有病的孩子,还是想讹我?毕竟这些都没有发生,不过那个时候人心都还不复杂,社会还没有这么多道德危机,确实没啥好怕的!

离第一次坐火车隔了15年了,现在坐在车上望着窗外感觉心里很放松,看看窗外,回想以前,挺新鲜的,好像没坐过火车一样,只是心情不同,那时候心里是满满的迷茫与期待,现在是空空的自由与新鲜。变成大人有很多不顺心的事,但现如今我觉得我的内心已然宽广和积极,被磨练过的心更漂亮了,不过对自由心态的向往一如既往,也许自由值得每个人用毕生去追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