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了,约不约校门口的铁板生煎豆腐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个人一直比较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家嵊州美食的小店要喊作“广东粥”。有同学说因为广东粥是一个品牌,还有一个来自嵊州的同学用一种特别得意的口吻说:“因为洋气。”汗颜。

我们学校北出门直走有一条街的小吃美食,重庆小面、陕西面馆、山东大煎饼之类的让这个江南城市忽然多了各种北方的粗犷气息。

广东粥像一个腼腆的妹子躲在一群大汉们中间,原木色的招牌隐匿在周围花花绿绿热闹的氛围里。但是它的顾客永远都是最多的,老板娘一次次很愧疚地说自己的店面太小了,晴天还能在外面摆桌子,下雨就变得很麻烦了云云。惹来旁边一家烧鸭面老板嫉妒到质壁分离的脸。

作为一个实惠的穷学生,一直去这家店主要是它的分量很大,曾经高估自己能喝完一份粥再吃一笼蒸饺,结果事实证明一份铁板生煎豆腐包就能解决我的午饭,还能吃到撑。

每次上了菜的第一反应都是:好香啊好香啊我这次能吃两份。然后在一口一口鲜香中沦陷自己。认为此包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吃。吃完之后就感觉自己又有动力去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了呢。

然后就安利了一大堆同学,都是穷学生的那种,土豪学生是另一个世界里的生物了哈哈哈。闺蜜爱上了它家另一个神器——铁板炒年糕。

图片发自简书App

嗯,和闺蜜吃了一回,觉得也不错:这年糕,外脆里嫩吱吱响,香气穿透了半边天,穷学生,来一份,吃了一份想两份,吃了两份想三份,吃得呀,只想活在年糕堆里,蘸了酱,抹了醋,赛过天天买衣服。

看多了郭冬临,说着说着就会唱起快板什么的,看来我大概也不是什么正经学生了。

在我的日日安利下,闺蜜爱上了炒年糕,而我偏偏钟情于生煎豆腐包,总是会为了哪个更好吃争两句,然后开开心心各点一份打发午饭。这样的日子仿佛过了很久,但是回想起来又有些模糊了。

大四了,快毕业了,大家忙着实习,忙着工作,忙着考研和考公,停课了之后再也没机会能聚上吃点校门口的便宜小吃了。连寝室的人都不再见,更何况只是同一个专业的人?

广东粥自然还是卖粥的,说了俩铁板的东西让人以为一个粥店不卖粥了是有点挂羊头卖狗肉之嫌。

可能是开在学校附近,所以它的粥一点都不随便,一碗下去顶三天的饭(夸张手法,请勿学习)。但是那时候还不怎么会拍照,记得有一次开了个滤镜,拍出来一碗粥就跟童话故事里女巫制作药水的大缸一样,泛着不知名的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惜我喝粥少,也没拍什么照,整得现在一张照片都体现不出来它的价值。

翻着朋友圈里一堆美食小吃,想着那些远离了不见面的、曾经一起吃饭的同学,感叹时光太快年月逝去,假装自己已垂垂老矣。

如果下课了,我们还去吃铁板生煎豆腐包好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