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战,托尔金,维特根斯坦

    翁贝托·埃科在《玫瑰的名字注》里这样写道:尽管万事万物都会消亡,我们依旧持有其纯粹的名字。我认为,要讲故事,首先要建造一个世界,这个世界要尽可能地填充起来,直至细枝末节。不是...

  • 选择困难,拖延,成瘾,抑郁

    我知道,有些时候,我们是无法感觉到村上春树的“小确幸”的,也许不是我们不曾感受它们,只是,它们离线了。我发现,拖延、选择困难、成瘾、抑郁之间有显著的关联,不是严谨的科学分析,...

  • 番茄钟和小树林

    每个人都各不相同,每个时刻的我自己也会不同,有糟糕的时候,也就会有好时辰—在终结之前。梁漱溟先生说:人类的本性不是贪婪,也不是禁欲,不是驰逐于外,也不是清静自守,人类的本性是...

  • Sue’s Last Ride

    黑骏马缓缓踏上小高地天空阴霾草原如海浪般伸延不尽我们拼命的奔跑那样的空旷静谧会悄悄填满从今以后时光的所有空隙(2006-11-24)

  • 马赛克天空

    0九年前闷热的午后当依玛踏着12厘米高跟凉鞋拖着巨大的旅行箱在街边的二球悬铃木下仓促而徒劳的拦截每一辆出租汽车,她身后那个颈后挂着草帽静静站立的小女孩的命运就已经被决定了。傍...

  • 三夜城之恋

    1、我宫里有什么事情吗?没有什么,只是凌波阁的飞檐下的蜘蛛网没了。还有就是库房里的蓝田暖烟罗受了点潮气,我叫小的们在宫墙边上晾着了,红色的宫墙,淡蓝色的罗,在风里头让人有些想...

  • 那年夏天,宁静的海

    这篇文章,大部分是《人类认知的文化起源》的读书笔记。科学探索不断的改变着人们的根本认识:人类在宇宙中,或者说我们在世界中,究竟处于什么样的位置?人们曾经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

  • 120
    一个更明亮的夏日

    退出之后,杨德昌在华盛顿州生活了7年时间,从1974 到1981年。“我在西雅图找到了一份从事计箅机微处理器与软件设计的工作(在华盛顿大学),从那时起我开始了朝八晚五的生活。...

  • 1937年的爱情

    那年夏天,我还是个大学生,在郑州,要返回南京等火车的空闲时间里,闲晃书店,遇到了叶兆言的《1937年的爱情》,后来,它成为我最喜欢的小说之一。叶兆言把这些话“写在后面”:写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