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困难,拖延,成瘾,抑郁

96
作者 closer2sky
2014.08.24 12:10 字数 780

我知道,有些时候,我们是无法感觉到村上春树的“小确幸”的,也许不是我们不曾感受它们,只是,它们离线了。

我发现,拖延、选择困难、成瘾、抑郁之间有显著的关联,不是严谨的科学分析,仅仅是个人想法。

选择困难者并非失去了对可选项进行理性分析和权衡的能力,他缺失的是一种综观式的、感性的、有倾向性的决断力。日常生活中的选择往往是微不足道、模棱两可的,是喝一杯茶还是咖啡,解决此类问题,理性分析的作用不大;而在极端的情况下,即便利弊得失的算计已经明确,我们依然难以做出理性的选择,其结果可能恰恰是非理性的(可以看看《笛卡尔的错误》里的例子)。

不论拖延的原因何在,拖延发生时的状态和选择困难的状态是有些相似的:有些事情我们明明清楚需要去做、应该去做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确实是我们“想”做的,但是我们就是“不想”去做它,我们或者无所事事,或者很容易受到诱惑去做另一些我们清楚不该此时去做或者“不好”的事情。

选择困难的重点可能在于,我们对这种选择本身产生了负面情绪,这样加剧了选择的困难;而拖延的问题则可能在于,由于我们对自己的“期望”总是由于自己的拖延而落空,这种落差不断增加,自我认同不断受到损害。

梳理一下,这之中共同的线索是,我们的感性系统受到了两个方面的破坏:一,通常来说社会性的、积极的本能或者情感受到抑制,这和抑郁的表现类似,我们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什么都不想做,死亡的阴影笼罩;二,某些动物性的、消极的本能或者情感反复的到巩固,这种巩固可能确实是在大脑神经回路层面上的,暴饮暴食、毒品、色情等成为轻车熟路的事情,也就是成瘾。

我并不认为,动物性的本能就是不好的,我也不认为只应该存在积极的事物,只是认为,在这些情况下,人失去了平衡。

我一直以为,最有力量的、最美的,不是喜剧,而是悲剧。

我祝愿每个陷入抑郁的人,在某一刻突然感觉到某种必须去品尝的美味、某个必须亲眼去看看的小小风景,或者,有某个人伸出温暖的手,也许这些都不可得,但是还有一种情感,就好像《地心引力》中的女宇航员,在那个我们坠入的虚无深渊,我们最终升起一股反抗的激情,那是生命最伟大的力量。

西行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