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e’s Last Ride

    黑骏马缓缓踏上小高地天空阴霾草原如海浪般伸延不尽我们拼命的奔跑那样的空旷静谧会悄悄填满从今以后时光的所有空隙(2006-11-24)

  • 一战,托尔金,维特根斯坦

    翁贝托·埃科在《玫瑰的名字注》里这样写道:尽管万事万物都会消亡,我们依旧持有其纯粹的名字。我认为,要讲故事,首先要建造一个世界,这个世界要尽可能地填充起来,直至细枝末节。不是...

  • 选择困难,拖延,成瘾,抑郁

    我知道,有些时候,我们是无法感觉到村上春树的“小确幸”的,也许不是我们不曾感受它们,只是,它们离线了。我发现,拖延、选择困难、成瘾、抑郁之间有显著的关联,不是严谨的科学分析,...

  • 1937年的爱情

    那年夏天,我还是个大学生,在郑州,要返回南京等火车的空闲时间里,闲晃书店,遇到了叶兆言的《1937年的爱情》,后来,它成为我最喜欢的小说之一。叶兆言把这些话“写在后面”:写小...

  • 莫速海的火烧粱

    没有想到这个城市几乎占据我全部感觉的不是莫速海的颜色,或者潮汐、海鸟、大帆船、水手,而是空气里的腥味,它们来自市场,更来自莫速海的风。有一小段时间,我几乎不能忍受淹没在这样的...

  • Plug in

    0窗外大雾弥漫,那景色像经过数字处理的动画,模仿着布满噪点的黑白老电影。我在空旷的大办公室里慢慢的收拾东西,它们那些是电影、音乐、书籍、移动硬盘、数据光盘、茶杯,作为礼物的纸...

  • 海报

    40周岁的第一个早晨,布拉多从睡梦中醒来。赛恩斯大街像往常一样介乎于熙熙攘攘和僻静之间,平淡无奇的建筑沿街排列着,如果一个漫无目的的摄影爱好者走过这条街,唯一能令他驻足的就是...

  • 马赛克天空

    0九年前闷热的午后当依玛踏着12厘米高跟凉鞋拖着巨大的旅行箱在街边的二球悬铃木下仓促而徒劳的拦截每一辆出租汽车,她身后那个颈后挂着草帽静静站立的小女孩的命运就已经被决定了。傍...

  • 三夜城之恋

    1、我宫里有什么事情吗?没有什么,只是凌波阁的飞檐下的蜘蛛网没了。还有就是库房里的蓝田暖烟罗受了点潮气,我叫小的们在宫墙边上晾着了,红色的宫墙,淡蓝色的罗,在风里头让人有些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