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要逃离的是那个有负罪感的自我,而不是周遭的一切。

    除了含着金钥匙出生和在贫困线挣扎这两个极端外,社会上大部分都是中产,已经达到小康或正在小康的路上。 这些家庭的孩子,特别是80末、90初出生,没有饿过肚子,但也没有到可以视金...

  • 我们要逃离的是那个有负罪感的自我,而不是周遭的一切。

    除了含着金钥匙出生和在贫困线挣扎这两个极端外,社会上大部分都是中产,已经达到小康或正在小康的路上。 这些家庭的孩子,特别是80末、90初出生,没有饿过肚子,但也没有到可以视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