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北方以南,南方以北

    苏安扬靠在窗边凝望星空,有流星划过,稍纵即逝,他感觉不到任何的遗憾,眼波里满是柔情,他像跃龙门后的锦鲤,满心欢喜。星空下站着一个姑娘,过肩长发柳...

  • 120
    血酬

    水中枸杞就像血液中的血小板一样,突然一块石头飞过来砸碎了这个杯子,液体流出,枸杞也开始失去水分、渐渐消亡。 车子正以每小时一百二十迈的速度飞驰在...

  • 120
    莫多尔湖

    月光正静静地趴在湖面上,四周充斥着知了的聒噪。湖中有啪嗒啪嗒的声音传来,循声而望,湖边的一处水洼中正荡开一圈圈涟漪。水洼四周长满了莫多尔湖特有的...

  • 120
    又一个作者月入数万,面对曾为保安的他我情何以堪?

    今天跟一个关系还不错的作者聊天,他说不管再换多少责编我也是他眼里最重要的那个编辑,心情还挺感动的。 其实对他印象还挺深,虽然写的不算突出但当时平...

  • 120
    游你

    太阳就匿在海边厚重云朵的后面,我屏住呼吸、瞪大双眼,祈祷下一秒日出的到来。她每升一寸我提起的心就跌落一分,忽然她露出了一个角,在这个阴冷的天气里...

  • 120
    反转人生

    我一直认同二十几岁是个可以被称为尴尬的年纪,退几步是青春期,进几岁迈入中年,对未来迷茫而向往,对过去怀念且厌倦。 是的,正式介绍一下,我就是尴尬...

  • 120
    等待

    赵啸鸣再一次被窗外扫进来的阳光晃醒,他摇了摇有些僵硬的脖子,将呆滞的目光投向了窗外。这辆汽车正行驶在一处郊外的小路上,两边都是金黄、垂首的麦穗,...

  • 120
    夜12路公交车

    夜12的运营时间是凌晨一点到早晨五点,从夜幕彻底封锁街道到日出东方。 又是夜班,苏方白忙完工作后扭了扭僵硬的脖子,起身走到了大大的落地窗前。远方...

  • 120
    绝望之子

    “醒醒,醒醒,该你了。” 我睁开眼,眼前的强光让我什么都看不见,待我适应了温度后,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病房的手术台上。 “来人啊,来人啊。” 门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