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个人介绍
做出這個決定,有些猶豫和艱難。直到有人跟我說: 為什麼不寫點兒什麼?直到看到木木已先於我開始寫作,直到發現在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會耐心的聽我把話說完,而我腦子里那個小女孩異常孤獨和癲狂。那天深夜,我看到她坐在撒滿月光的窗前,低聲哭泣,我俯下身,抱起她,小小柔柔軟軟。該開的花開了,那是淚花,不該開的花還未開,那是渴望。
那些心底裡不斷湧動細細碎碎的聲音,是一個還為長大小女孩的心思,你聽或不聽,她都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