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色衣服

    今天是2020年8月13日,早晨七点十五的闹钟没有叫醒我,而在七点五十三猛然惊醒。无论昨天经历了什么,到第二天我还是要经过一番精心打扮后...

  • 久未失眠,为拷问灵魂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可有趣的灵魂到底是什么? 2017年7月,我从银川回到西吉,一个落后的小县城。直至今日...

  • 沉默是一场失去

    沉默像是长大的象征,说得惨烈一点,沉默也许是变老的象征。 我本不是一个城府深,能深藏情绪与心事的女子。以前叽叽喳喳,慷慨激昂,喜欢唇枪舌战的我,...

  • 还好我有高跟鞋和口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高跟鞋和口红对我有了致命的吸引,它们如衣服般,遮掩着我的羞体。嘴唇和脚是羞体吗?不是,它们遮掩的是我灵魂上的堕落和落魄,遮掩...

  • 落败

    因为一场考试,我最近生无可恋,心里难过的要死,突然不知道活着为了什么?也许不仅仅是因为一场考试吧,还有目前生活的不如意。每天上班期间佯装成白领的...

  • 那个满口 “我爱你”的女同事

    我一直以为“我爱你”是一个很珍贵的词,必须结合天时,地利,人和才能说出来。可我的女同事,她对着她男朋友满口的“我爱你”,还时常问他爱不爱她。 有...

  • 写在晚睡前

    人长大了,突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内心杂乱,面对生活英勇而又无奈。很多时候,每天天一亮,我们就穿上白雪公主的舞裙,身姿曼妙,端庄大方,浅尝辄止...

  • 120
    他要娶了,她要嫁了

    那个说要包养我的人钱还没挣够,就转身娶了别人,我为他准备了一包炸药,还要省下买线裤的钱给他包红包。 那个12年的朋友早晨五点给我发微信说她要结婚...

  • 半夜笛声碎

    他是汉族,她是回族 她嫁给了别人,他死了。 他是死了, 可是在她心里长成了一株株的藤蔓。这些藤蔓缠绕着她心里的每寸经络,她越是挣扎就缠的越紧,直...

个人介绍
半世掩埋,半生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