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母亲,你还能“站”在路口送我吗

    年介七旬的母亲因心脏病引发脑梗,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已经一星期了,她左嘴向右歪斜,左半身从刚开始发病时的不能动弹到现在尚有少许知觉,生活已无法自理,...

    26.7 4187 136 130
  • 120
    一张戏票

    盛夏的傍晚,河畔的柳树,屋后的杨树,门前、菜园里的杉树,都像遇到了什么高兴事,手舞足蹈还哼唱不停,狗尾草、锅盔菜以及一些不知名的小草也跟着搔首弄...

    15.7 3654 77 129
  • 120
    斜阳温情

    父亲打来电话告诉我说他腰疼得厉害,医生建议他睡硬板床,问我怎么办?我一头雾水地回道:“您一直都睡的硬板床啊?”他一改往日生硬的口吻柔声说:“我不...

    28.3 2811 82 111
  • 120
    做一碗蛋饺老哥吃

    近两年来舅舅的身体每况愈下,几乎不出两个月就得住一趟医院,一住就是十来天,医生叮嘱只能靠自己保养,打点滴已然不能凑效。 母亲头一次上医院去探望舅...

    8.3 2998 97 107
  • 120
    父爱的味道

    01 走过冗长岁月,回首来路伤心繁复,唯有童年是我人生之旅最心怡的风景,那里有父疼母爱,有我的笑语欢颜。 说到父亲,最不能遗漏的便是出自他之手的...

    0.2 2957 75 102
  • 120
    空巢的牵挂

    在表哥家短暂的几天停留后,我发现了一个令我十分诧异的现象,那就是几乎每天晚饭时舅舅都会打来电话,表哥会习惯性地看一眼手机不接就摁了,待饭后再拿了...

    1.7 2518 67 101 2
  • 120
    我的存在竟让父母如此为难

    父母生了两个姐姐后,时隔四年怀上了我,满以为这次会是个男孩,倾注了全部的希望,但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我还是个女儿。听说当时母亲哭了,父亲还安慰过...

    1.6 3496 160 96 2
  • 120
    我再也不喜欢小舅叫我了

    记忆里的小舅是喜欢我的,永远满脸堆笑嘴里抹了蜜般地喊我“霞霞,霞霞。”就连我至亲的父母也只是喊我的全名,对于“霞霞”一词我是尤其钟爱,甚至也曾希...

  • 120
    我终究是不懂父亲

    今年自春节别过父亲之后,远赴异乡的我会隔三岔五打电话给他,问询其身体康健与否以及农活进展情况,料想母亲随我出门后留下他孤身一人定有诸多不适和疲累...

个人介绍
释怀是对自己最好的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