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想起故乡,我就心疼

    想起故乡,我就心疼 文/韩乾昌 每当朋友们在一起谈到各自的家乡,有人自豪,有人得意,有人失落,有人忧郁,而我总是心疼。 我的家乡似乎注定就是一个...

    0.1 408 18 11
  • 120
    秋思

    文/韩乾昌 秋,淡淡的来了,总是带给我生命的感动。 初秋时节,淫雨霏霏,难免生出一些莫名的惆怅与离情别绪。总会想起一些过往的人和事。 但此刻,我...

  • 120
    家乡的大戏

    文/韩乾昌 对家乡的思念,是午夜里伸展的枝枝蔓蔓;是爷爷忽明忽暗的烟锅;是屋顶一页斑驳的瓦楞;是墙角的一蓬衰草;是平地而起的一声铁炮仗;是一嗓子...

    1.6 269 18 12
  • 120
    【歪侃红楼】论光棍儿的修养

    作者/韩乾昌 光棍时节雪纷纷,剩男剩女欲断魂。 借问马云何处有,淘宝商城嗯呐亲。 光棍儿的出现,不在昨天,也不是前天,古已有之。可见的明天,还将...

  • 120
    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文/韩乾昌 焦大的焦虑很大。 焦大的焦虑很大不是因为他的脾气大,而是他的功劳很大。功劳很大的焦大得到的回报却很小。 于是,焦大终于忍不住了,他要...

  • 120
    红楼梦里最失败的女人

    文/韩乾昌 成功的人生都相似,失败的人生各有失败的缘由。 所谓失败的人生,大概莫过于亲人失和、夫妻反目、朋友背叛、靠山垮台、仇人上门。 这种种失...

  • 120
    【焦大】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作者/韩乾昌 焦大的焦虑很大。 焦大的焦虑很大不是因为他的脾气大,而是他的功劳很大。功劳很大的焦大得到的回报却很小。 于是,焦大终于忍不住了,他...

  • 120
    门子,终究不曾入门

    文/韩乾昌 门子是个小角色,从热烈出场到黯然谢幕也不过一回之间。 此时的门子,是应天府衙门里的“小秘书”。关于其籍贯姓氏等一概无考。书上交代他原...

  • 120
    黛玉如诗

    文/韩乾昌 生活里若没有诗的滋养,再繁华的盛景也不过一片荒芜。 诗是什么? 我以为,诗是灵魂的寓所。 肉体在现实里歌舞升平,摇曳多姿,但倘若心灵...

个人介绍
温柔剑客路人甲,行走江湖里,笑看红尘中。不为把那姹紫嫣红看遍,只撷一世清欢。
偷得红尘半日闲,
且把浮生付笑谈。
浊酒三杯诗篇就,
半是野樵半是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