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要馍馍的

    有一次,我在银行出来,一对夫妻就跟上来了,五十左右的年纪,穿着儿女退下来的校服,布鞋,手里拎着一个商场的购物袋。满脸堆笑地伸过来一只破碗。我一下想起我的爷爷来了,觉得爷爷当初...

  • 240
    《啃老》

    前几天跳绳膝盖吱吱响,于是想补点钙(自我诊断),去药店买钙片被告知医疗卡现在不能用于购买保健品了,其实我听到这个消息还挺高兴的,省得一些老人家囤货,每次去药店都看到店员在忽悠...

  • 240
    再读《孔乙己》:我们都中了不可救药的毒

    再读孔乙己,是在前几天我把鲁迅先生的《朝花夕拾》请回了家,我饶有兴趣的将其中几篇曾经学过的课文再拿出来再读了一遍。 尤其是这篇《孔乙己》,对比过去所读,貌似更能体会到一些深处...

  • 240
    无题

    在那个春天的黎明 你飘洒的雨露 滋润了满园的花蕾 在这个夏日的清晨 你挥霍的阳光 绽放了无数的向日葵 在那个清秋的午后 你扬起的朔风 沉淀了硕果累累 在这个严冬的黄昏 你漫天...

  • 240
    母亲节:浅谈红楼人物—李纨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用三句话概括了贾政长子贾珠的短暂一生——“十四岁进学,不到二十岁娶了妻,生了子,一病死了。” 李纨是贾珠的正妻,与贾珠当年何其恩爱,却不知一朝贾珠故去,徒...

  • 消失的坠子书辗转成歌,说书的美少女流逝如花

    往事如烟,宛如无边的氤氲,缱绻在回忆的长河中。 孩童时稚气未脱,最高兴的事儿,就是听说“古”了。 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电视机。每天吃过晚饭后,就对着一只昏黄的小灯...

  • 240
    这些记忆的琐屑(一)

    1. 在我的记忆里,暮色里的水源山是奇异的。 在村外的山头捋完丛毛,我和爱姑总会在那个小山头,稍站一会,不急着回转。 我差一点忘了说了,在水源山,松树不叫松树,叫丛树。当丛树...

  • 男欢女爱引发的思考

    饮食男女,都有色欲! 古人云,食色性也,足见性之所至,绝非龌龊。 然今世之文,谈性色变,谓之淫荡,真不知何以至此! 男欢女爱,原本正道。 当然,需合乎礼仪廉耻,而非公然苟合如...

  • 240
    红尘一梦,梦里兰州

    世人都说,南国风雅,北国壮美,各有千秋。我从南国归来时,已褪去一身浮华,带着虔诚与感动,拥抱了梦里的北国。寒假里,北国的土地,早已白雪皑皑、寂静无声。不识回眸处,雪落已成诗。...

个人介绍
温柔剑客路人甲,行走江湖里,笑看红尘中。不为把那姹紫嫣红看遍,只撷一世清欢。
偷得红尘半日闲,
且把浮生付笑谈。
浊酒三杯诗篇就,
半是野樵半是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