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第十一章 妖怪少女

    那晚,高中同学茹鹃说要我带她去铁道上走走的时候,我的确吓了一跳。这个妖怪少女什么都做得出来。 当然,这不是个灵异故事,更不是妖怪故事。我要跟大家...

  • 第十四章 那年烟花特别多

    1997年,在我的印象里记忆很深。想起来,就会冒出两部片子,一个就叫《去年烟花特别多》是个沉闷的艺术片,是跟闷骚文艺的摇滚青年焦猪一起看的,在他...

  • 第八章 货车没来的那一夜

    从云南保山回来后,我像是丢了魂似的,在学校里,做什么都没有劲,就像看东西,没了色彩;吃饭,感觉没放盐;喝酒,瓶子里没有酒精,我生活里少了样类似盐...

  • 第七章 骑风少年

    那时,小河城学院有三个食堂,男生食堂在男生区,女生食堂在女生区,还有个教工食堂,自然在教师宿舍区附近。 当然,所有的食堂都是混着吃的,不会说,因...

  • 第四章 罢课记

    大一那一年还发生了件牛逼的事,就是“罢课事件”。国庆节过后的不久,在外语系男生宿舍里开始流传一个说法:同样的专业,我们比其他学校的,多交了两千块...

  • 第二章 十八岁爱上一个女伢

    上大学那年,我刚好十八岁。而我的大一第一个学期是属于小雅的。 小雅是外语教育四班的学生,我是二班的。她来自益阳桃花江,湖南有谚语:“桃花江边美人...

  • 第九章 诗人辅导员

    搬桌椅的那一夜之后,我对中文系一楼似乎有了好多情感联系。经常有事没事,绕道那里去看看课桌椅,就像看自己的作品。 半夜搬桌子的事情,也被同学和辅导...

  • 第十章 孤独的邂逅

    19岁那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失恋。原来,我以为“失恋”对我这样的怪胎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就像夏天里忽然下了阵雨,没几分钟,就会雨过天晴,...

  • 第十一章 三人晚餐

    刚进大学,我就会学一件事,就是,可以得罪教授,但是千万不要得罪辅导员。得罪教授,最严重的不过是挂科,补考和重修;得罪辅导员,你可寸步难行,住最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