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马尼玛

    关于相亲,我妈总觉得我不听话,总觉得我得听她的。其实我已经很听她的了,不然你打死我看看我会不会去相亲。 但是不管你怎么做,滋要你女朋友没找到,你...

  • 毛裤景与史莫莱特·万的水房情事

    文/马尼玛 其实我是极度不愿意黑他的。 为什么呢? 因为他无聊得不像个单身狗。 爱工作,也爱撸啊撸。 能辅助,也能打野,还能五杀。 能吐,更能喝...

  • 120
    8294

    文/马尼玛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惊呆了。 我正坐在一辆火车上,左手掐着一根灭了的烟头,右手握着一瓶见底儿的二锅头。 这时候我的脑子里闪过三个经...

  • 120
    怀孕

    自从我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几篇小文之后,便有一个济南的银行家通过微信找到我,给了我一大笔钱,让我写文章来赞美他! 虽然拿了他的钱,但是我马尼玛作为...

  • 给你们

    我最二的一个兄弟,昨天婚了。 这其实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因为老林是我们这群人当中我认为最二的一个,虽然也有人认为我是最二的,但我一直坚信老林要比...

  • 喜哥

    昨晚在一九烧烤,我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喜哥。 见到他便指着他骂,你个比昂草的,终于出现了! 喜哥不以为然,“忙!”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怎么又吃烧烤?...

  • 红帽骑士

    今天不忙,没什么事,脑袋里不知怎么的,总是浮现出这么一幅画面。 夕阳西下,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一个有着花白胡子的老人,迎着我,逆着光,骑着三轮车...

  • 我和老杨深夜关于两性问题的讨论

    我和老杨从超市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的很彻底了。 我俩走在路上,一路无话,老杨打开刚买的肉干大嚼特嚼。 他突然问我:“你觉得一夫一妻制合理不合理?”...

  • 一块肥肉

    什么在抖? 谁的手? 烈火在我左右 我发出“嘶嘶”的低吼 却有一把盐 撒在我的伤口 我被迫着成熟 不再有什么奢求 只希望 在你用尖牙 撕碎我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