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梦想与伤痕

    在年终的一次同学聚会上,我终于又见到了马改改,那时距离我们高中毕业已经过去了五年。 在我原本的想象中,马改改应该是脚蹬十厘米的高跟鞋,身穿长款黑...

    0.1 72 0 1
  • 剑   殇

    我曾是一把剑,一把旷世奇剑。而我最终明白,纵使再如何珍奇,在他人眼里,也不过是一把杀人的利器。要杀谁,怎么杀,何时杀,从来都由不得我。 而项将军...

  • 婆媳对话要讲究语言艺术

    一大早,素素正在给孩子穿衣服,婆婆忽然大叫:“又穿这件,我看你那里有件绿色背带裤,怎么不给孩子穿啊?”素素一听,气不打一处来,马上呛了回去:“什...

  • 心上的灯

    小辉茫然的坐在卫生院的凳子上,厚厚的棉布口罩,和他小小的脸庞形成鲜明的对比。 卫生院冷冷清清,已经近黄昏了。 一阵冷风吹过,小辉缩了缩脖子,抬眼...

  • 来去

    人生总是充满无常的。 直到现在,我内心深处仍旧希望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一个梦。 我们这一代,安稳了几十年,几乎从来没有正面面对这样一个大范围大规模...

    0.1 73 0 2
  • 楔子

    地府,盛开的曼陀罗花无风自摆,宛若血一般的水波,轻托起着一座幽暗高耸的宫殿。 “你可想好了?”大殿之上,阎帝高高端坐,王冠上的流苏微微晃动,看不...

  • 水晶舞会不散场

    老家在鄂西北一个偏僻的小镇上,那个年代家家都不富裕,穿衣打扮也讲究实用,鲜见纯净靓丽的颜色,多以暗色或者艳丽耐脏的颜色为主。那年我马上就要过十二...

  • 水晶舞会不散场

    老家在鄂西北一个偏僻的小镇上,那个年代家家都不富裕,穿衣打扮也讲究实用,鲜见纯净靓丽的颜色,多以暗色或者艳丽耐脏的颜色为主。那年我马上就要过十二...

    0.2 53 0 1
  • 做一棵萌萌哒木棉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春节,宅在家看电影。尽管网上骂声一片,但因为《微微》是青春期里最喜爱的小说,我还是去看了。 整个影片娓娓道来的叙事,明亮温暖...

    0.1 79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