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祖父

    一 多少次,深夜的裂隙中总会回转那段你弥留时刻的记忆。病床边围着面目模糊的人们。整个梦境里,唯一清楚的只有那张挂着六十六年悲喜的脸。嘴唇微张,双...

    0.1 5473 2 12
  • 千草路岁月

    所有的白昼和黑夜里,千草路都在悄悄生长。这里的居民和街道都在生长,公平地接受每一点阳光和雨露。很多个白昼里,人们总以为自己长得比街道更快,我们感...

  • 守墓人

    在每年的清明,我都极少随家人去扫墓。我和那个地方还隔着一大段年岁。死亡太冰冷,足够吞掉一个青年看似温暖的生活。即使无比清楚,未来必然有一条路等着...

  • 春错

    这个冬天里,曾祖母搬到家里来和我们同住,她的老房子太冷,四处漏风。老人生命里的温暖已经用完,要度过一个严冬,只能靠儿孙的取暖。我拎着行李走进家门...

  • 所有雨云的角落

    当天空积满雨云的时候,那颗与生俱来的种子已在心中悄悄破土。 它长出了巨大的豌豆叶子,在细密如针的雨幕里,轻易地映现出山野里泛滥的溪流,川海巨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