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是作业,做个存档。

    我读布拉德伯雷

    今天要写的是雷·布拉德伯雷,英文名Ray Bradbury,一个美国科幻作家。 说来惭愧,写完以上那一行字后,我对着文档发了一个小时的呆,因为我不知该从何说起,甚至还厚颜无耻...

  • 又是深夜更文辽,一起秃头吗?(不)哈哈哈哈

    桃花乱落如红雨

    “知道桃花箭么?致命的暗器,又精美得像姑娘头上的簪,箭首五瓣红铜桃花,刺入目标就绽开,若是射中喉头心口,便一场桃花红雨呵。” 三年前青五这样和白十六说的。白十六记得他逆光而更...

  • 我可能是个神经病🌚……想以“五音”为基础写个小短篇系列,至于为什么不是从“宫”开始……因为我还没修好orz

    【五音】商·对决

    一轮圆月。 两个人。 一把刀长四尺四,宽五寸,厚一寸五,重四十二斤,抡起来呼呼生风。另一把刀薄而韧,长五尺五,宽五寸五,厚五分五,重三五两五钱,弹起来嗡嗡地响。 长街宽十步,...

  • @李梵心 没删,就是设为隐私了,因为一些事情~

    (宿命)圆

    当故事开始时,故事便已结束。 一、 剑客背着绝世的剑,昂首穿过春天的田野。 春天,秧苗把农民种在地里,他们在雨后湿润的空气中摇摇晃晃地扎根,随着时节将弓着的背寸寸伸展,到了时...

  • @李梵心 哇偶,还有人记得我hhhhh,因为太懒了hhhhh( ´∵`)

    (宿命)圆

    当故事开始时,故事便已结束。 一、 剑客背着绝世的剑,昂首穿过春天的田野。 春天,秧苗把农民种在地里,他们在雨后湿润的空气中摇摇晃晃地扎根,随着时节将弓着的背寸寸伸展,到了时...

  • 没找到规则的入口,不知道时间超过了没有,被自己蠢哭了T﹏T做了一些新的尝试,对自己来说有特别的意义。

    (宿命)圆

    当故事开始时,故事便已结束。 一、 剑客背着绝世的剑,昂首穿过春天的田野。 春天,秧苗把农民种在地里,他们在雨后湿润的空气中摇摇晃晃地扎根,随着时节将弓着的背寸寸伸展,到了时...

  • 深夜更文😳

    (断刀)大侠的刀

    一 “哟,崔大哥,今儿这么早啊。” “您早,您早。唉,王爷不要把后花园扩建么,我那小店就给王爷征用了,生意做不成,就只能来茶馆泡着了。” “唉,我看这日子真是越来越难过,我乡...

  • 哇偶,难得在这里看到古耽,还是这么高质量的,幸会幸会~太太会在这里常驻吗?😊

    男儿到死心如铁-66 无名之战下

    目录|第六十五章 无名之战 上 第六十六章 无名之战 下 岳朗中了一箭。 那片林间的沼泽,是他费尽心机给百五营准备的大礼,而且只能送出一次,当然要亲自做饵才能彰显十二分的诚意...

  • 哇偶,难得在这里看到古耽,还是这么高质量的,幸会幸会~太太会在这里常驻吗?😊

    男儿到死心如铁-66 无名之战下

    目录|第六十五章 无名之战 上 第六十六章 无名之战 下 岳朗中了一箭。 那片林间的沼泽,是他费尽心机给百五营准备的大礼,而且只能送出一次,当然要亲自做饵才能彰显十二分的诚意...

  • 大半夜的沙发

    (竹林)竹林魔术师

    一 和许多武侠小说的主角一样,我厌倦了被人安排好的人生,离开故乡作为剑客闯荡天下。 我出生北国,实在看腻了雪,所以这次我想去大陆最南端的莽州。听说那里永远不下雪,在瘴气和密林...

  • @纸席 暴、暴毙?突然觉得好像也不错呢(感觉大大你比我还手黑(⁄•˅̥•∖))

    死亡模拟

    听说钟是死了。 钟是死了?钟是怎么就死了?钟是是怎么死的? 元非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如果重来一次,他会关上那扇门吗? 他不知道。 一、 九月二十八日,天气:阴转小雨,当...

  • ???这里还有广告?真是令人害怕,删了🙃

    死亡模拟

    听说钟是死了。 钟是死了?钟是怎么就死了?钟是是怎么死的? 元非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如果重来一次,他会关上那扇门吗? 他不知道。 一、 九月二十八日,天气:阴转小雨,当...

  • @爱自己998 hhhhhh瞎起的

    死亡模拟

    听说钟是死了。 钟是死了?钟是怎么就死了?钟是是怎么死的? 元非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如果重来一次,他会关上那扇门吗? 他不知道。 一、 九月二十八日,天气:阴转小雨,当...

  • 神神叨叨闲极无聊之作,没什么内容,但写得很痛快。

    死亡模拟

    听说钟是死了。 钟是死了?钟是怎么就死了?钟是是怎么死的? 元非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如果重来一次,他会关上那扇门吗? 他不知道。 一、 九月二十八日,天气:阴转小雨,当...

  • 妈耶,又忍不住跑来看了(捂脸),希望这痴汉行径不会对你造成困扰(再捂脸)(ฅ́дฅ̀)

    (谎言)阿真

    阿真一直相信安郞是个英雄。 他们住在大漠中的孤城,就该是属于战争、传奇和英雄的地方。现在全城人都说,敌军的黑旗已布满东面的河谷,战争一触即发。 有战争就有英雄,而英雄也要从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