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宝宝

    宝宝,我是喜欢这么称呼她的。深夜睡不着,满脑子都想着有没有能够赚多点钱的,尽快让宝宝来到我身边。回家两天,却比在广州更让我着急,突然发现自己其实...

  • 芳华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为何腰系黄绦,身穿直裰,见人家夫妻们洒落,一对对著锦穿萝,不由得人心急似火...

  • 嗨,海

    海,这个字,不用把整个发音发完整,只需轻轻的的念,便会觉得很舒服,胸中种种压抑的气息在这种腔调下便会都吐出来。而,海也是给我这种感觉,轻松而舒服...

  • 无奈的夏天

    二十五岁的夏天是目前我人生中最难熬的夏天。 心中总是有股躁动和不安,有团熊熊烈火,也有寒气凌然的冰。在挣扎中,我和她分手了,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