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但是那都过去了

    韩一一比我大两岁,不论用什么标准来衡量都是一等一的美女,以前在格高的时候是我学姐,我刚进校的时候她新概念拿了一等奖,一众老师们顿时觉得我校人杰地...

  • 蛙哥

    我收到蛙哥的婚礼请帖时,人不在国内。那段时间临近期末,我整天日夜颠倒的学习,一直没看信箱。那天下午三点我刚起,隔壁的小哥就敲起房门来,给我送来了...

  • 一个剑客

    苏一一是天下第一剑客,江湖上素有这样的传闻。 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是第一剑客,每每有人夸他是第一剑客,他总是推诿说这江湖之大,何其不有?还有很多人比...

  • 大师兄

    我出身不详,父母不详,却有一个师傅,不知为何。生来受困于高墙之中,一样不知为何。 师门规定,成年之后方可下山游历,成年之前便只能空想,我毕生的愿...

  • 观万物生长

    冲着范爷去看了万物生长,开篇便是玻璃仪器的破碎,福尔马林的飙射,头颅骨架散落一地,这算是跟小清新彻底划清了界限。但细看整个故事,似乎又与大部分烂...

  • 少年

    我曾有个朋友。 无所事事的时候我与一阳以因速度慢而著称的动物的速度在街上行走着,看美女,看屁股;看跑车,也看屁股。 我说,一阳,等你以后出息了,...

  • 踮脚张望的时光

    ————————————改写自江郎才不尽 2011年的夏末,我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累了的时候坐在南京路的椅子上,路旁边的梧桐掉下了第一片...

  • 诗意的世界

    七月份的时候,暑假始伊。对于高考刚刚结束的人来说,正是一年中最明媚阳光的时刻,而苏一一却觉得整日昏昏沉沉的,几天下来,无所事事的厉害。 苏一一恍...

  • 末日那年我十八

    末日那年我十八,有数不清的梦想和没能完成的事情。虽然我打心底里并不相信这个预言,但它确实引发了我的思索,倘若这就是最后一年,我该做些什么才不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