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末日幻境

    对于半身入土的我来说,一切已变得无关紧要了,即便末日将临。 我们互挽着手像往常一样绕着公园漫无目的地走了一圈后,老伴揉着酸痛的脚脖子提前打道回府...

  • 120
    梦中的伴侣

    张先生单身住在文化街小区一幢公寓的四层楼里,有时候他会想象他未来的伴侣是什么样子,他决定要个小孩,取个普通但不俗气的名字。他已经26岁了,父母不...

  • 120
    我的女孩

    我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呆在角落里不受人打扰的写作,于是,街头那家咖啡馆便成了我经常光顾的场所。午后温暖和煦的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照射进来,仿佛能给人...

  • 120
    猫不见了

    我的猫不见了,那是母亲生前送我的猫。大概从那对母子离开后的那天起,我就找不到我的猫了。我打从心底里讨厌她们,那种感觉就像咬一口苹果突然吞下半截虫...

  • 120
    诸如玻璃杯与梦

    大学毕业两年后的张先生靠着父母的支助很快在市区买下自己人生的第一套房子。那是毗邻农贸市场的一套不错的二手房子,虽然站在朝南的阳台上可以看见从不远...

  • 120
    照片里的男人

    就像一条时间线上转换了不同的视角,莫止念从来不相信所谓平行时空之类的言论,但眼下有人似乎给他出了不小的个难题。从市区前往乡下老家的头天傍晚,他接...

  • 120
    眼睛里的房子

    我有一间仅属于我自己的房子,时间在这里变幻莫测。有时它刻意放慢脚步,我在里面住上两三个月,也许只是外面的一瞬间的功夫;有时它又如白驹过隙,外头千...

  • 120
    莫比乌斯环

    这是一个抽象的世界,带着朦胧的色调…… 在乔治·伽莫夫的经典著作《从一到无穷大》举了这样一个例子,在一个二维平面生活着一头头朝左的扁平驴,如果它...

  • 120
    警察与医生

    不知从何时起,阿毅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门远行。不过,在此之前,他得先安顿好家里的一切。 “这次你又要出门多久?”妻子问他。 “两三个月或者半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