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写在婆姨抑郁时

    先长叹一声,累呵! 国家发布规制,小学不允考试不允评比。可他妈的,学政衙门因为一来找不着北,二来体会不到人上人滋味,再加上分馍馍的权力感觉实在不...

    0.8 327 0 2 1
  • 120
    再读昨夜

    我便若蚕,夜吐丝。 终是郁郁,醴醪而歌,遂打油一回何妨: 楚米烦恼伴一生, 秦汉纠缠且还魂。 向使得月天香阙, 何至今朝独涕零。 自注曰:己亥秋...

  • 120
    己亥九月十二日偶题

    昔读《红楼》,中有“幽微灵秀地,无可奈何天”之句,但觉妙不可言。今夜偶忆及此联语,便以之入诗,雪芹于地下当不会哂我借他酒杯一用罢。挥弦老爹己亥九...

  • 120
    下铺的兄长

    昨晚赶去城南殡仪馆,吊唁一个兄弟的老岳丈。时至子时,化悲痛为酒量,微醺返家。 今晨,正梦周公,有视频电话呼入,乃一沧桑老脸,原来是郭子!郭子者,...

  • 120
    伯伯和菡儿笔谈

    文/筱菡伯伯挥弦爹 菡儿: 你好福气,你伯伯字如千金,能让我单独予书信,唯你俩兄弟。 伯伯饮酒正酣,你妈妈来电,扰我雅兴,但事关你娃,忍了。你又...

  • 120
    给挥弦的第十八封信

    挥弦: 想必你和老爹一样放假三日,此最后一日罢。 你关注的收藏的,我也照单全收了,如斯,我才可扪你脉搏,不至于茫然失措。 今夜,十六,月亦不圆。...

  • 120
    此生,未必就此别过

    孩子们,我知道,选择的时候到了。我也曾和你们一样,徊徨不安,寄望于父母可怜的人脉和乞告。但,多年后我明白,聚散分合,都是漫漫长路中的小坡坎,谁离...

  • 120
    给挥弦的第十六封信

    挥弦: 老爹今晚多吃了几口酒,便有万语千言上心头。于是,此书定然啰嗦,还望耐心以读。 为条理计,三部分,容我道来。 其一,关乎你。 自你结束良乡...

  • 120
    给挥弦第十五封信

    挥弦: 老爹刚才和你在客厅邂逅,看到吧,你爹赤膊呐!你奶奶说:罗艳,莫这么,你好歹是个老师。我一惊,然后到处找衣服,找到了,穿上,却感觉啥都不是...

个人介绍
入佛门六根未净,进商界狼性不足,只得做了教书匠,主业:坐(讲)台、吃粉(笔灰)、卖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