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给挥弦的第三十封信

    挥弦: 刚喝酒回到家里,四壁悄然,奶奶已睡下了,你妈妈在书房——她在书房让我欢喜让我忧,欢喜的是我的藏书总有她喜欢的,忧的是她不是在看书,而是在...

  • 120
    为了忘却的记念(挥弦爹版)

    一 我早已想写一点文字,来祭奠中国足球。这并非为了别的,只因为多年以来,悲愤总时时袭击我的心,至今没有停止,我很想借此算是竦身一摇,将悲哀摆脱,...

  • 120
    给挥弦的第二十九封信

    挥弦: 此时午后,有难得的暖阳。 印象中,午间给你写信实属鲜有。距前书亦快两月了罢,今与你笔谈,心情却是前所未有之沉重。 今儿冬至,依俗当和亲人...

  • 120
    给挥弦的第二十八封信

    挥弦: 时至深秋,雁阵惊寒,不知不觉你返校已近两月,每周你依约和家里通电话,知你一切安好,我与你娘亦少了些许挂牵。独自在外,学业维艰,还望做到生...

  • 120
    假装很高尚

    从乡下回到城里,真没想到。原来,上课在城里是业余。唉,就一年,变化太大。 九月以来,我挤出时间教学,见缝插针!迷糊之中觉悟了双减。 教育这玩意儿...

  • 120
    告诉你将呕欲呕不能呕的滋味

    夜深,秋凉。 据说今儿是喜庆的日子,我便相信了罢。其实,无论信与非信,终归从小到大都对这一日有盼,不用念书,不用上班,挺好的。 因为搬家的缘故,...

  • 120
    给北理2021萌新的一些话

    用简书写文字是我习惯,倘若乐意读,请耐了了性子。之所以写这些文字,就当我好为人师罢,这辈子是改不了了。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北理学生家长,儿子2...

  • 120
    蜜蜂之死

    我知道,那只刚才还在我耳边嘤嘤嗡嗡的小蜜蜂确乎死了。我援例官宣,以通稿的形式向饭桌上的朋友们发布:小蜜蜂经抢救无效,宣告临床死亡,享年N月。 对...

  • 120
    不吐不快

    忽地想说几句不合时宜的真话。 我知道,这年头吧,讲真话愈发难了,一不小心落下诸多麻烦,所以,大家都学会了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呵呵一声笑傲浆糊,皆大...

个人介绍
入佛门六根未净,进商界狼性不足,只得做了教书匠,主业:坐(讲)台、吃粉(笔灰)、卖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