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那个爱我的人,走了

    一抔黄土,隔两岸红尘 半瓶老酒,托一杯黄昏 梧桐稀疏,风雨亦潇潇 孤灯一盏,等不来夜归人 远行,归来 循环的模式被谁更改 鸡栖于埘,庭院空寂寂 ...

  • 生活需要勇气

    光阴吐丝,网住了生活 直到,眸子日趋暗淡了光泽 不能仰望星空 无法畅饮春风 十八岁,送我一匹野马 让我骑到三十八,仍可 追逐风,纵横驰骋 四蹄腾...

  • 日子好了,你却走了!

    在爆竹声中,平生度过了第一个没有父亲的春节,我的内心惆怅而忧郁。 每年除夕,我们总是循着先祖的坟茔,绕有一圈去上坟,可是今日,队伍中少了你,你成...

  • 童年·灯笼·炮竹

    我小时候,每逢过年的时候,父亲总会给我们兄妹几个每人买一个灯笼。那时的灯笼是真正的灯笼,不像现在,名曰灯笼,其实全是形形色色的电子玩具。灯笼是用...

  • 刺客往事(3)判官

    云无迹勉力拉住崔若云的手,张了张口,想说什么话,却没有说出来。青木使徒叹道:“有什么话,到下面再说吧!“,手一挥,几个滚边青袍的刺客走过来,手中...

  • 刺客往事(4) 幻阳

    两个时辰之前,云无迹从野外打来两只野兔,剥皮剔净之后,放入火炉中煮熬,不到半柱香功夫,肉香扑鼻,一家人围在火炉边吃肉,其乐融融。云无迹还找出一坛...

  • 刺客往事(1) 风云

    窗外风雪正大,厅上八支蜡烛,被迂回进来的微风拖曳得来回晃动。 大厅上立着五个人,头上带着黑色斗篷,披着梅花滚边青袍。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两手下垂...

  • 刺客往事(2) 青木

    云无迹脸色陡变,说道:“前代冷老斋主立下戒条,斋中兄弟入斋时,都要宣誓遵守;唐斋主当初入斋时,当然也不例外,堂斋主受冷老斋主之托,接替斋主之位,...

  • 刺客往事(5) 往事

    一柄刀抵在白扶摇的背脊上,刀尖锋锐冰凉,随之鼻端一股幽微的香兰之气。白扶摇叹了口气:“姑娘,你讲点道理好吗?”崔若云道:“你杀了我父母,我要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