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征地

    一 白玉栓熬了半辈子,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发财? “嗨,醒醒,醒醒……” “哎呀……你推我干什么?”睡梦中的白玉栓翻了个身,不耐烦的嘟囔着。 “你做...

    0.1 4915 9 11 2
  • 120
    木族的藿香(下)

    伍 七日后,藿香为柏家的儿媳妇换药,那女人不善言谈,眼神里对藿香是无尽的感激。 藿香是个聪慧通透的女子,她虽心性高傲,可对贫困之人却又颇多怜悯之...

  • 120
    木族的藿香(上)

    壹 桃花初谢,丁香紧切。 宴城的四月繁华似锦。 木桑来到宴城。 宴城的街道车水马龙,宴城的集市人潮如海。 木桑的马漆墨一样油黑映亮,风轻轻佛起木...

  • 120
    一入锦里再无川

    一 棠梨从浴室出来,发尖还滴着水,鹅黄的浴巾裹着半截身体,素净的脸上浮着喜悦。她算好了日子,今天苏铁肯定过来。 润肤乳才倒入手心,电话就响了,听...

  • 120
    漂洋过海来看你

    一 马赛港的黄昏总是美丽的。 墨金色的云层后面,半边落日霞光万丈,海鸟在天际展翅略过,飞向地中海的尽头。 世杰站在港口,他要一直等到亮橙的云涂满...

  • 120
    教我的孩子拒绝“不好意思”

    我的成长历程里几乎都伴随着这四个字——不好意思。 别人说我,我不好意思还击。拿了我的东西不给,我也不好意思要,借了我的钱不还,我也不好意思要,总...

  • 120
    继父

    一 青山打了半辈子光棍,三十八岁才娶了寡妇苓花,倒插在苓花门上。 惊蛰一到,僵冻的大地开始复苏,蛰伏的虫草也萌动探头,四野一派柔和舒软,风虽然大...

  • 120
    周山的鬼妻

    一 矿工长顺从矿井下被弄上来的时候,已身首分离,全身血肉模糊,煤黑混着鲜红的热血,黏糊糊一团一团,血腥味是新鲜的,场面轰然而塌刺。 几个矿工颤巍...

  • 120
    【连载】《恨绵绵》十四结局

    十四 新年过后,凤姬就租了一间简陋偏僻的小房子,总共不过十平米,低矮潮湿。茱萸站在地上,用小手捂着鼻子,扑闪着睫毛问道:“妈妈,我们来这里做什...

个人介绍
北方北,微信公众号《淡定的兔子》。微信号:zaishuiyifang040921邮箱zhaochunbo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