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Chemical Rain

    凌晨一点,二宫跟丢了他的目标。他最近做事情有点心不在焉,医疗部的人说这是因为告诉他这是情绪装置的问题:“你调得太低了,所以才会一直这么焦躁。调到...

  • 黄金雨(中上)

    战线被拉得愈来愈长,我们一路辗转到了Q城。 这里每天都在死人。 夜里说笑打牌的人几乎没有了,营地(如果说我们窝藏的地方还算得上营地的话)静得出奇...

  • 黄金雨 (上)

    ** 我问大野,空袭警报拉响的那天你在做什么? 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我,久到我几乎以为他又睡着了,他这个人总是这样,和他聊天需要很多的耐心,但我...

  • 鸠占鹊巢 02

    一连几天,樱井都在吹那天二宫听见的曲子。 葬礼第二天,他就来了。典子没有让佣人应门,也破天荒地没有差使二宫,而是自己去门口迎接他。二宫当时百无聊...

  • 鸠占鹊巢

    他想说人并不是完全由自己构成的。 比如此刻,他穿着父亲的衬衫,上面始终有股挥之不去的汗水味。他穿着母亲为他缝制的裤子,针脚上或许还揉进针尖刺破手...

  • 无爱可诉

    渡海是秋天的时候来了这里,随身的行李只有一只小小的旅行箱。他的房间里本来堆满了东西,他的,他父亲的,但他最后带走的只有一只行李箱。办理入职之前,...

  • Lucky Strike 03

    朗姆洛最后用手机和巴恩斯拍了张合照,这又花去了不少时间,因为巴恩斯的个头太矮了,摄像头没法同时框住他们两人的脸,巴恩斯又极不配合,朗姆洛不得不半...

  •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08

    雷,狗血,放飞自我了 朗姆洛不记得这是他和冬兵同居的第几天,第二十天?二十一天?他只知道他不可能永远待在这里。每天在同一个时刻醒来,吃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