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玫瑰篱笆墙

    1.偷窥 村东头去往山里的那个路口,有家关门闭户的篱笆院墙,总能闻到花香。我每次路过,都要探头看篱笆那些藤蔓的空隙。我总想看看里面有谁?在做什么...

  • 重新开始日更是怎样的心情

    日更过后,有时为了日更逼自己输出 可是一直以来输入也是同样重要。 从国庆跨省度假到回归工作岗位,假期去过山里,信号也不稳定。那时候的日更就像河水...

    6.8 420 4 22
  • 看《坏老头》无论年纪大小,实现梦想

    《坏老头》讲述一民族品牌服装厂的退休厂长和新创业的服饰搭配电商一群年轻人的故事。 老头本来已经退休,过着浇花种草唱戏打太极的悠闲生活。这时院儿被...

  • 旧书拿来做什么?

    今天收拾近两年的旧书,突然发现,有些旧书都没动过,而且现在都不想看。挑出来十几本书,完全没兴趣,就像前几天收拾衣服没穿过也不想穿,只能及时处理掉...

  • 扔掉

    国庆放假,我跟着朋友去了他们的家乡。那个多年以来无限遐想的地方。是怎样的山川养育那样的一群人?我曾经无数次的想象过。 待到重要有机会,几个人一起...

  • 衣服身上的洗水唛头

    第一次知道服装有洗水唛头,是因为表姐在一家外贸代加工厂做QC主管。她那时候想学电脑,找我教了她,然后她就不停地重复各种操作。我在旁边无聊,就顺便...

  • 鞋子的命运

    我最初躺在一个鞋厂,不知所以的坦然,以为跟其他兄弟姐妹一样,从成形到出厂,从上柜销售到主人家,只需按部就班,等待安排就行。因为我们品牌被人熟知而...

  • 梦中的高低床

    黑壳台灯亮得晃眼,在门后面左边的床角,双脚插头那里没能拔开,因为房间里住了几个人,得给她留等。 以前上卫校,宿舍四个人一张,像家乡寨里的普通建筑...

  • 选择

    她说,当年是自己的选择。那个暑假,高考通知书邮递到来的时候,多少家庭欢呼雀跃,而自己家却摇摆不定。姐姐考上了北方的一所大学,哥哥跟家里要钱,非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