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高高秋月 第三章 聊天

    等我醒来时,连星子都要重新挂回天上,算算时辰,差不多睡掉整个白天。 我伸了个懒腰,撩开床帐,阿甘立刻推门进来,一脸严肃的模样,叫人心下一惊,“莫不是陛下又.....” 她闻言...

  • 120
    高高秋月 第二章 兄妹

    回到昭和殿,随意用了些吃食,阿甘被我气到,一刻也不愿留在殿内,空旷的大殿又失去了人息。我独个坐在窗牖前,瞧着残阳逐渐退去,万点余光,静静映照在这气息渐弱的城邑之上,恍惚中竟有...

  • 120
    高高秋月 第一章 替身

    阿甘急匆匆来昭和殿找我的时候,我正歪在软榻上打盹。许是长身体的缘故,近来总吃的很多,饭毕后每每困倦得要命,可歪不到一刻钟,阿甘必会火急火燎地闯进来。 “殿下,请殿下移步清平殿...

  • 120
    阿伦是条狗

    从阿伦懂事起,它就非常骄傲。 彼时阿伦被关在铁笼子里,总是得意洋洋地对伙伴们说:“我是最漂亮的,我的毛发又细又软,至于你们...”它伸出爪子不屑地指了指,“你们都比不过我。”...

  • 120
    上帝

    (一) 李丽又一次从阿远的窗前走过。 微风卷着槐树花的清香。 阿远正伏在书桌上紧张地做着题,李丽看见黑色的水笔杆子不停地动,在白纸上画出...

  • @商昕璐 :heart:

    叹花

    (一) 蓟州青山城,以城靠青山而得名。 城中酒坊巷一户人家的卧房里,铜镜前,描眉贴花,涂脂抹粉,谁言闺中妇人就不能娇媚如花?笑话,我丈...

  • @娟娟新月 谢谢:smile:

    叹花

    (一) 蓟州青山城,以城靠青山而得名。 城中酒坊巷一户人家的卧房里,铜镜前,描眉贴花,涂脂抹粉,谁言闺中妇人就不能娇媚如花?笑话,我丈...

  • 120
    叹花

    (一) 蓟州青山城,以城靠青山而得名。 城中酒坊巷一户人家的卧房里,铜镜前,描眉贴花,涂脂抹粉,谁言闺中妇人就不能娇媚如花?笑话,我丈...

  • 120
    别在该奋斗的年纪里,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缺

    文|赵晓璃 写在前面的话: 我遇到过不少求助者,他们中有很多人在咨询的时候都在向我强调一个概念,成长。 “晓璃老师,我想离职,在这份工作中我感受不到成长......” “晓璃...

  • 120
    大学的第一次兼职 我只想要反悔

    开头,我想说,我高估了自己。 前两天,同学有事回家,请我帮她代三天的辅导班兼职。这个兼职其实并不难也不算太累,就是辅导小学生写作业,然后检查订正。50一次包晚饭。 我们读中文...

  • 我的坏脾气确实大多数都留给了父母。

    儿子一句话逼父亲自杀:给家人脸色看,是残暴的冷漠

    人其实挺奇怪,总是会和亲人吵架,却对着陌生人说了许多心里话。 这种“偏心”存在于无形当中—— 公车上遇到陌生的老人,会主动站起来让座;路过乞讨者,会施以援手;越是遇到不熟的人...

  • 120
    儿子一句话逼父亲自杀:给家人脸色看,是残暴的冷漠

    人其实挺奇怪,总是会和亲人吵架,却对着陌生人说了许多心里话。 这种“偏心”存在于无形当中—— 公车上遇到陌生的老人,会主动站起来让座;路过乞讨者,会施以援手;越是遇到不熟的人...

个人介绍
颓废小姐,一个爱画画爱美食的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